華語專輯

銀河網路電台 > 專輯介紹 > 周治平『中年男子』專輯介紹

Since2011

周治平 往明星博物館

來訪次數:001記載年份:2011~2021專輯紀錄:001

新聞檔案:001照片蒐藏:007資料總量:003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周治平『中年男子』專輯介紹

  • 演唱歌手:周治平
  • 專輯名稱:中年男子
  • 唱片公司:風花雪月音樂
  • 發行時間:2021/09

周治平2021全新個人專輯『中年男子』十首關於中年男子心事的歌曲,周治平用不同情緒但同樣真誠的文字,來表達自己對過往對愛情以及對人生的真實感受。

Disc 1

  • 01 偶然想起那日妳身上的香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02 一路瘋狂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03 中年男子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04 思念樹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05 流光 詞:崔軾玄 曲:周治平
  • 06 只如初見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07 女人是trouble 詞:N/A 曲:N/A
  • 08 我愛茶煲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09 多情夜台北 詞:崔軾玄/周治平 曲:周治平
  • 10 童聲 詞:N/A 曲:N/A
  • 11 爸爸的鞋 詞:周治平 曲:周治平
  • 12 大提琴試音 詞:N/A 曲:N/A
  • 13 每個人都寂寞 詞:施人誠 曲:周治平
  • 14 改歌名的語音訊息 詞:N/A 曲:N/A

專輯介紹


兩本筆記本
常有朋友在做唱片收歌的階段,問我還有沒有壓箱底的歌,當我每次笑著說要回「庫房」找找的時候,朋友都以為我是在開玩笑,但其實我是真有一個「庫房」,那就是我的兩本筆記本。

第一本筆記本,嚴格地來說,只是一本草稿紙,裡面歪七扭八的寫了一行又一行的詞句,有些看得懂,有些時間久了,自己也搞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很奇妙的,有時候就能在那一堆亂七八糟的字句裡面找到新的靈感。

第二本筆記本,是一個老舊的筆記本電腦,它是我在2006年底買的,現在使用起來已經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更換,因為裡面的資料拿到別的電腦上,大部分已經讀不出來了。打開電腦裡「我的草稿」這個檔案,裡面放了無數個文件檔,我把這些年的創作靈感都放在裡面,每一個文件檔案代表的是一首歌,有的裡面只有一兩行字,有的完成了百分之七八十,而有的文件,除了外面的名稱之外,裡面是一片空白。

不管現在的科技發展到了什麼地步,我還是喜歡寫字的感覺,所以當我創作的時候,我會習慣性的,把我的想法用筆寫在我的紙本筆記裡,一旦寫出了我自己覺得成熟的字句,我就會把它放進筆記本電腦裡面的檔案夾,保存起來。

我平常不寫日記
也懶得動腦子
每當有情緒想要舒發
我也都會把它化為文字藏進筆記
久而久之
這兩本筆記本竟彷彿承載了我整個人生的喜怒哀樂

十年
2009年,我和搭檔戈非在北京成立了獨立音樂品牌「草台回聲」,一路的披荊斬棘篳路藍縷自然不在話下,奮鬥了兩年之後,仍然一無所獲,2011年,戈非慫恿我出一張
個人專輯,希望我藉著宣傳專輯帶領著公司的歌手一起闖蕩江湖,幾番說辭搞得我心癢難當,但是,畢竟我上一次發行個人專輯,已經是上世紀的事情了,創作這件事情,不是說來就能來的,於是我拿出了我的兩本筆記本,開始了準備的工作,過了一年多,當大家都興高采烈地準備發行我的新單曲的時候,我竟然猶豫了,「如果要做就做整張專輯吧!」那個時候我這麼跟大家說。

2014年我搬回台北,那個時候我依然有發專輯的想法,在空閒時,我還是會拿出我的筆記本來找靈感,但多數時間,我只是茫然的面對著螢幕上一個個文件檔而毫無頭緒,那個時候演唱的邀約很多,於是我拿忙碌當逃避的藉口,讓發新曲的時間一延再延,到了2016年底,北京的「草台回聲」在戈非的經營之下日益壯大,許多旗下的歌手都慢慢地找到了自己的舞台,於是我更失去了一個推動自己創作的主要力量,雖然每次演唱會的場合,我都會對著台下的觀眾預告我即將有新曲的發行,但心裡卻隱隱的覺得,這個目標是遙遙無期了。

去年,疫情的爆發讓唱片圈整個停擺,一整年的演出場次驟降到了個位數,到了九月中,台北的搭檔兼經紀人小董建議我說,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就把已經寫好的單曲發了吧,於是我再度地拿起我的筆記本開始工作,可是這次的進度卻異常的順利,從原本預計的3到5首歌的EP,竟然發展成了十首歌的專輯。

2021年4月30日
在我給自己為這一張專輯的創作歌曲
設下時限的最後一天
我完成了第10首歌的創作
這個時候距離我起心動念開始準備這張專輯
正好是第10年

關於中年男子
這張專輯的起點雖然是「中年男子」這首歌,但整張專輯的每一首歌詞,其實都在描述著中年男子的不同心境,「偶然想起那日你身上的香」裡,中年男子對愛情的壓抑與故作冷靜的掙扎:偶然想起那日妳身上的香忘了時間將我傷成怎麼樣,「一路瘋狂」裡中年男子對人生的心有不甘和賈其餘勇的拼搏We live We love We die一路瘋狂直到歲月將我掩埋。

「思念樹」裡,中年男子對於溫暖與安定的渴望每次記憶每個畫面都清清楚楚那是我的幸福我的旅途我的思念樹。「多情夜台北」裡,中年男人的寂寞與放縱:不問情的真偽不用卑微求眼神的寛慰不必傾城的美只要絶對虔誠的奉陪。甚至是「我愛茶煲」裡,中年男子對愛情的逆來順受:縱然你祈禱想落跑但緊要關頭你的大腦勸不動你的腳從此放棄自在逍遙帶著她去天涯和海角。

也許我們曾經輝煌,也許我們依然卑微,也許我們都正在:帶著一點孤單和一臉茫然在人生的路上奔馳。但是我相信,我們都一樣:如果生命還有最後一絲精彩那麼我必然全力去愛!

我嘗試著在每一首歌裡
用不同的情緒但同樣真誠的文字
來表達我這樣的中年男子對過往
對愛情以及對人生的真實感受

偶然想起那日妳身上的香
| 檔案夾原名 | 我依然記得那日妳身上的香
| 初建檔日期 | 2021年1月
在老媽的吩咐下,去年開始教了一個校園民歌班
有一天學員起哄,讓我唱了一首多年前的創作
唱完了大家鬧得更兇了....

一直追問我歌詞裡的女主角是誰,有著什麼樣的故事,我有些尷尬地想轉移焦點,於是笑著問前排的一位老先生:您記得您的初戀對象嗎?有什麼樣的故事嗎?老先生愣了一下,隨即大笑著回答:時間太久,早就忘記啦!

不久,我在文件檔上紀錄了兩句歌詞

不管時間終究將我們傷成了怎麼樣
我依然記得那日妳身上的香

後來,依然記得改成了偶然想起,我們改成了我...

我知道
有些事情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不管那蒼老的眼神裡
是不是曾經有過一絲一閃而逝的悲傷

一路瘋狂
| 檔案夾原名 | 我在秋天醒來
| 初建檔日期 | 2016年9月
我2014年我從北京搬回來台北
心裡面一直還有發專輯的念頭
後來參加「台灣那麼旺」的評審工作遇見老友薛忠銘....

他那時候隔一陣子就要去大陸工作,租的工作室常常空著不用,於是就跟他借了工作室的鑰匙,每天抱著把吉他帶著筆記本去那裡寫歌,沒多久就寫出了這一首「我在秋天醒來」,裡面剛開始的兩句是:

我在秋天醒來
在無路可退的懸崖

整首歌詞的內容極其灰色悲觀,活脫脫就是一個中年男人被逼到絕境的慘狀自白,歌詞叨叨絮絮,旋律拖沓冗長,自己聽了兩遍,難過的要命,於是把它鎖進了檔案夾裡,從此不見天日。在這次籌備新歌的時候,我又把它拉了出來,首先我把歌名拿掉,然後以正面的情緒重新創作這首歌的旋律,奇妙的是,有時候雖然用了同樣的字句,但是當情緒轉換,那些字句竟然也反映出了正能量,於是我寫出了這首歌,取名叫「依然瘋狂」。

而在錄音室配唱的時候
又覺得依然瘋狂這樣的字眼太過軟弱
最終決定的版本是比較強悍的
字眼「一路瘋狂」

中年男子
| 檔案夾原名 | 男人四十
| 初建檔日期 | 不可考
大概是2001年左右
那時候剛過了四十歲的生日
對於中年男子的心境開始有了一些體會....

而因為之前曾經有過一部片子叫做「女人四十」,因此我就以「男人四十」這個題材開始創作,沒想到歌寫到一半,香港拍了一部「男人四十」的電影,這下歌名撞了,而我那時候並沒有那麼強烈意圖要為自己製作專輯,所以這首歌就擱下了。

當戈非慫恿我再出專輯,那已經是十年之後了,從檔案夾裡拿出這首歌重新審視,雖然對於中年的心境有更深的體會,但是「男人四十」這個題材顯然已經不能再用,於是我大筆一揮,把歌名改成了「中年男子」,在2012年9月小柯劇場的個人音樂會之前完成了這首歌,並且在音樂會上現場演唱,唯一遺憾的是那時候A2和A3兩段的歌詞相同,心裡雖然想著要多寫一段歌詞,但一時沒有靈感,再加上後來發片的計劃擱置,也就不了了之了。

2020年當小董重提發片計劃的時候,那幾天我剛好在電視上看到了星爺的老片「喜劇之王」,裡面有一幕,在片場裡吳孟達不許星爺吃便當的那場戲,看著星爺的神情,我寫下了:

面對冷眼嘲諷
只能還以尷尬的笑容

有了好的開頭
接下來就容易了
我很快的完成了最後一段歌詞的創作
同時,也對這次的發片計畫有了信心

思念樹
| 檔案夾原名 | 思念樹
| 初建檔日期 | 2013年1月
2012年9月我在北京小柯劇場舉辦個人音樂會
我的台北經紀人小雷帶著他的母親
千里迢迢的來到了現場聽我演唱....

演唱會結束後,小雷在北京逛了幾天,要離開的時候他神秘兮兮地問我:要不要幫潘安邦寫首歌,小雷那時候也代理潘大哥在台北的經紀,他說潘大哥有發單曲的計劃,但是不急,歌可以慢慢寫。

小雷回台北之後,我的歌一直遲遲沒有動筆,有一天小雷打電話來,說要給我一個歌名,看我有沒有靈感寫下去,於是他給了我「思念樹」這個題材,那天晚上我在筆記本上寫下了這麼一句:

你在我的心裡
種了一棵思念樹

這個題材並不難寫,但沒想到的是,我還沒來得及寫完這首歌,台北卻傳來了潘安邦大哥去世的消息,於是這首沒有完成的歌也被我鎖進了檔案夾,因為我那時候再也沒有心情去寫它了。

2017年,小雷也去世了。

這些年失去了太多朋友,當我再次拿出這首歌重新開始創作的時候,心裡面卻不是哀傷,而是一種䆁然與對人生的感謝,感謝上天在這人生的旅途中給了我太多精彩的時刻,和一路上朋友的扶持與祝福。

讓我在回首從前的時候
能夠懷著溫暖、帶著笑容
這首歌要說的就是這樣一種心情

流光
| 檔案夾原名 | 咪多希咪
| 初建檔日期 | 2013年8月
這首歌是先有旋律
然後再找朋友填的歌詞
檔案上的名稱就是旋律的簡譜咪多西咪

2013年8月底這首歌創作部分正式完成,但是後來我的聲帶狀況非常糟糕,所以雖然我很喜歡這首歌的旋律,也很喜歡作詞者崔軾玄筆下的情懷,但是這首歌的音域太寬,幾乎橫跨兩個八度,低音下不去,高音上不來,讓我對這首歌仰之彌高,不敢輕易碰觸。

2015年2月1日,我在惠州有一場小型的個人演唱會,在那之前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在兩個月前做了聲帶手術,並且事先對那次聲帶手術抱著十足的信心,因此在演唱會的曲目上安排了「流光」這首之前不敢嘗試的歌,抱著不成功就出糗的決心,那天我在演唱會裡把這首歌發揮的淋漓盡致。演唱會後我的信心大增,於是馬上找了北京的朋友為這首歌編曲,然後拿回台北錄音。

但奇怪的是,雖然聲音沒有問題,但是我當時卻怎麼也唱不出這首歌的感覺,在錄音室磨了幾天以後,我又放棄了。

這次為了這張專輯的籌備,我又想到了這首歌,但是卻發現母帶遺失了,無奈之下只好重新編曲,幸虧編曲雨勲為這首歌賦予了新的生命。

更重要的是
我又重新找回了
演唱這首歌的能力

只如初見
| 檔案夾原名 | 只如初見
| 初建檔日期 | 2006年12月
2006年,我回台北參加「童周共聚」演唱會
在一次排練結束,我走出排練場準備叫車的時候
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多年不見,她依然是我記得的模樣,我們停下腳步,不著邊際的聊了幾句,顯得尷尬又陌生,最後我問她:有演唱會,來看嗎?她微笑著搖搖頭,車來了,我低著頭上了車,我們繼續往著不同的方向,沒有回頭。

演唱會結束後,我買了這個筆記本電腦,建的第一個草稿檔案,就是「只如初見」,並且寫下了前兩句:

雪花掩蓋的那條街
空氣冷得連時間都凝結

2009年底,老朋友陳美威接了一個製作案,為歌手子碩製作專輯跟我邀稿,於是我翻出筆記本,完成了這一首「只如初見」,2013年我請吉他手畢赫宸幫我編了曲,在許多演唱會裡演唱過,前兩年我樂隊裡的鍵盤手張祿籴在「中國好聲音」的舞台上也演唱過這首歌,但無論是誰來唱,這首歌始終是我這10年最珍愛的創作。

10月的台北街頭
怎麼會有雪呢?
寫的只不過是表情的冷漠和內心的冰涼而已

我愛茶煲
| 檔案夾原名 | 我愛茶煲
| 初建檔日期 | 不可考
這首歌的靈感是來自於八零年代
香港電影「秋天的童話」裡面一句
周潤發的經典台詞:女人真係茶煲

我大概在1998年左右寫了這首歌,但是一直找不到適合唱這首歌的主人,這次從檔案夾裡找到了這首歌,乾脆決定自己來演唱。

原先A段的歌詞寫得比較鬆散,沒有重點也不夠諧趣,重寫的時候也決定以中年男子看待愛情的角度,並以盡量幽默的方式寫下三個A段的歌詞,其中口白的部分,其實是因為歌詞寫多了,唱不進去才決定用說的。

別想多了
咱們這頂多只能算數來寶

多情夜台北
| 檔案夾原名 | 曖昧萬歲
| 初建檔日期 | 2007年8月
07年當我唱完了「童周共聚」
回到北京的時候
之前認識的作詞人好友崔軾玄....

因為連續幾首出色的作品,已經聲譽鵲起,成為了新一代作詞人裡最被看好的一位,有一天他拿了幾首新寫出來的歌詞給我看,我覺得其中一首「曖昧萬歲」寫年輕人對愛情若即若離的態度很有趣,一時技癢,當場就為這首詞譜上了旋律,雖然是首遊戲之作,但我一直覺得這首歌寫得挺不錯,2011年的在上海金橋的演唱會上,我就把這首歌搬上了舞台。

這次籌備這張專輯,我自然也想到了這首歌,但是原本「曖昧萬歲」設計的年輕人主題跟我的差距太遠,於是我跟崔軾玄商量,請他重寫這首歌詞,這個重寫歌詞的工程進行了半年之久,小崔前後給了我四個主題,我都不滿意,好在我們交情夠深,要是一般人早就翻臉了。

最後
我們定下中年男子寂寞靈魂的
放縱這樣的主線
終於完成了這首歌

爸爸的鞋
| 檔案夾原名 | 不能沒有你
| 初建檔日期 | 2011年4月
在一次演出的旅程中
經紀人亞倩和我在機場的候機室聊起了電影
他說看了一部前些年台灣拍的電影叫做「不能沒有你」
裡面講述一個修船工帶著女兒住在廢棄的倉庫裡....

哇!修船工,廢棄的倉庫,爸爸牽著女兒,太有畫面感了,演出結束回到北京,我立刻在筆記本上寫下二句歌詞:

這世界是座荒蕪的樂園
你牽著我的手四處去探險

沒過多久有一個案子上門,金主希望我為他的女兒製作一首關於父女情深的歌,這剛好搭上了我之前的構思,可是當我創作出「爸爸的鞋」時,金主又覺得歌名跟一首老歌「爸爸的草鞋」感覺很雷同,於是我另外為他寫了一首歌,把「爸爸的鞋」又放回了檔案夾。

2011年底,我帶著徒弟鄧川去參加一個比賽得了第三名,並且得到了一筆獎金,但規則是這獎金要為徙弟製作一首歌並且拍攝MV,於是我把手邊剛寫好的「爸爸的鞋」拿出來給了鄧川,並且親手為他拍攝了一部MV,隔了一年,我又將這首歌重新編曲並且親自演唱,只可惜母帶跟「流光」一樣,都遺失不見了,唯一幸運的是,大豆的歌聲保留下來了。

後來看了「不能沒有你」這部電影
其實跟我想像中的畫面有很大的差距
因為電影大部分講的是對社會制度的抗爭
如果我是先看的電影而不是朋友的描述
這首歌未必寫得出來…

每個人都寂寞
| 檔案夾原名 | 無
| 初建檔日期 | 不可考
2000年左右,那時候我的工作室在信義路上
小董是我的徒弟
每天會到工作室來寫歌作demo....

施人誠那陣子沒有工作,每次想找個地方寫歌詞,或者是想找人聊天的時候,他就會到工作室來,一坐就是一天,有一次小董發了奇想,說要用舞曲結合古典樂,弄些東西來看看,我們都覺得這主意不錯,於是我譜了一首曲,施人誠填了歌詞,取名「酒店」,然後讓小董去做舞曲和古典結合的工作。

還沒見到成果,施人誠就被華研摘走,後來成了企劃一哥,而隔了不久,我也應聘到北京工作,這首歌並沒有保存在我的任何檔案之中,就這樣消失在記憶裡。這張專輯,小董也負責一部分的製作工作,當他拿出這首歌的時候,我一方面驚訝,一方面對這首歌實在是沒有記憶,在唱了幾遍以後,才隱約想起當年寫這首歌的感覺,而歌名也和施人誠一再討論,從酒店到夜店,最後改成「每個人都寂寞」。

舞曲和古典樂的結合
一直也是小董的夢想
這次他找來大提琴大師范宗沛
嘗試這一次的跨界合作
也算是圓了他的一個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