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爸经典

银河网路电台 > 百老汇经典 > NOTRE DAME DE PARIS, 1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9-05-22

NOTRE DAME DE PARIS, 1

以巴黎圣母院为背景的音乐剧「钟楼怪人」即将卷土重来,甚至选择在2019年六月以台北为该剧二十周年纪念世界巡回的第一站.....

内容介绍

本周介绍剧名:钟楼怪人法语版(Notre Dame de Paris)
首演年份:1998(巴黎)
作曲者: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
作词者:路克普莱蒙顿(Luc Plamondon)

PART 1

2019年四月十六日,举世闻名的法国巴黎圣母院突然发生大火,消息立即传遍全球,引起世人的关切,大家都担心这栋世界文化遗产会就此消失,还好火势很快受到控制,没有造成致命的损伤。另外,就在这件新闻发生的大约两个月之前,从丧夫之痛中勇敢站立起来重新出发的歌坛天后席琳狄翁(Celine Dion)则因为身形变得几乎骨瘦如柴丶造型又跟昔日有着极大的差距而遭到议论,使得她失控的提出反击,成了演艺界八卦新闻的焦点。为什麽两件可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会被放在一起呢?原来,席琳狄翁曾经在二十年前跟一出以巴黎圣母院为背景的音乐剧「钟楼怪人」(Notre Dame de Paris)有过一段渊源,而如今这出戏又即将卷土重来,甚至选择在2019年六月以台北为该剧二十周年纪念世界巡回的第一站,也让人不禁又回想起当年的往事。

时间回到1999年的十一月,当时正决定暂别歌坛的席琳狄翁在她的首张精选集里面收录了一首相当引人注意的「Live for the One I Love」,甚至在电视特别节目中深情款款的对着坐在台下的丈夫(当然,那个时候他还健在)演唱。当时,绝大多数平常只听英语歌曲的人,都以为那是她特别用来感谢丈夫一路扶植与陪伴的新歌,其实那是「钟楼怪人」的插曲之一,席琳只是拔刀相助,替同样来自魁北克的加拿大歌曲作家好友路克普莱蒙顿(Luc Plamondon)所发表的音乐剧,即将以英语版本在英美两地推出的「钟楼怪人」打头阵。早在1998年九月,该剧的法语版本在巴黎首演,就已经造成了轰动,因此信心满满的筹画以英语的版本前进伦敦与百老汇,希望能够继「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与「西贡小姐」(Miss Saigon)之後,征服国际的音乐剧舞台。

普莱蒙顿的雄心与抱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钟楼怪人」在巴黎推出後,短短不到一年内就售出了两百万张门票和七百万张CD,成为法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音乐剧,打破过去由「悲惨世界」所缔造的纪录。随後,它前往加拿大公演四个月,也创下了三十万张的惊人成绩。接着,它在法国丶比利时和瑞士各地巡回演出,同样也累积了极为亮丽的票房。由於这出戏的故事蓝本,跟「悲惨世界」一样,是法国大文豪雨果的名着,可说是家喻户晓,再加上迪士尼以近似音乐剧的风格推出的同名动画长片在世界各国都疯狂的卖座,以这出戏所获得的热烈反应,实在没有理由不相信它有「後来居上」的可能。只是,他显然把事情想得太乐观了些。要知道,美国人基本上是非常爱国的,很多老美都坚持,「音乐剧」是美国文化的专利,因此拒绝接受来自其他国家的作品,就算从80年代以来,包括「猫」(Cats)丶「歌剧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和「悲惨世界」等来自英法两国的音乐剧陆续在票房上改写了纪录,并不代表美国人就真的愿意从此臣服在欧洲作家的膝下。事实上,有不少美国的「专业人士」提起那些「非美国」的畅销名作,仍然嗤之以鼻,甚至公开的把它们形容为「英国垃圾」或「欧洲垃圾」。

专业人士如此,一般观众的情形也差不多。对他们来说,「从欧洲来的」作品,有前面提到的那几部就已经很足够了,美国人并不乐於见到更多的欧洲作品继续「侵犯」原本专属於他们自己的市场,於是,安德鲁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和亚伦波布里尔(Alan Boublil)与克劳德米榭荀柏格(Claude Michel Schonberg)这几位先前获得疯狂成功的欧洲作家在90年代中期以後所发表的「微风轻哨」(Whistle Down the Wind)以及「马丁盖尔」(Martin Guerre)等,都没有能够顺利的登陆百老汇。已经有着高知名度的他们都这样了,更何况是因为专门用法语创作,而在美国几乎没有人知道的普莱蒙顿。因此,尽管他聘请了曾经多次夺得葛莱美奖与奥斯卡的美国作词大师威尔简宁斯(Will Jennings)出马负责帮忙改写英语歌词,仍然无法吸引美国人太高的兴趣。2000年一月,英语版本的「钟楼怪人」争取到在拉斯维加上演的机会,可是始终无法进入百老汇。同一年的五月,普莱蒙顿率领法语版本里面几位能够以英语演出的主要卡司,加上在英国舞台快速崛起中的澳洲女歌手蒂娜艾瑞纳(Tina Arena),开始在伦敦演出。只可惜,据说是由於英镑大幅升值的关系,使得票价与相关的花费相对的显得非常高昂,因此卖座也不是特别理想,演出了十六个月之後,终於在2001年十月提早下档,没有能够如愿的改写新纪录。不过,话虽如此,我们仍然不能否定这出戏杰出的品质与水准。

创作搭档

「钟楼怪人」的歌词作者路克普莱蒙顿,来自加拿大的魁北克。50年代末期,他还是个高中生的时代,就因为受到了来自德国的「三便士歌剧」(The Threepenny Opera)作者寇特威尔(Kurt Weill)的影响,而开始考虑要投身音乐剧的创作。由於深爱美国名作家田纳西威廉(Tennessee Williams)的作品,他前往纽约,攻读美国文学。接着,他又转往巴黎,主修法国文学。後来,他还陆续在西班牙和德国等好几个国家的知名大学攻读过各国文学。学业告一段落之後,他原本打算从事教职丶或者成为报导文学作家,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一直都在尝试作曲。而由於深爱猫王丶披头和滚石等英美两国的着名摇滚艺人和团体,他又决定尝试用法语来谱写摇滚乐。1970年,普莱蒙顿回到魁北克,开始跟几位作曲家合作,陆续帮许多位加拿大歌手谱写过好些畅销曲,更在1973年发表了两部法语的摇滚歌剧,逐渐在法语世界打响了知名度,使他决定移居巴黎,开始创作法语的音乐剧,并且於1978年发表在欧洲各国造成轰动丶後来被翻译成英语「Tycoon」的「Starmania」。

1985年,普莱蒙顿结识了一位来自义大利的创作歌手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出生於西贡的寇奇安提,是个法义混血儿,父亲是义大利人,母亲则是法国人。他从儿童时代就跟随父母回到罗马,并且在70年代初期进入歌坛。1973年,他以第三张个人专辑开始走红,逐渐在欧洲打响知名度。1978年,他更以一首「Marguerite」轰动法国,接着又陆续征服了西班牙等国家,甚至开始进入南美洲的拉丁市场,他的某些歌曲还出现义大利丶法国丶西班牙和英语等不同语言的版本,展现了他的语言天赋。1985年,他和一位女歌手合唱了一首普莱蒙顿的作品,两人结识之後惺惺相惜,先是普莱蒙顿为寇奇安提撰写歌词,继而开始共同合作谱曲,相当成功,包括席琳狄翁在内,许多知名的法语艺人都曾灌录过他们的作品。1992年,普莱蒙顿与一位女性作曲家共同策划一张概念专辑,邀请寇奇安提参与演唱丶饰演「钢琴诗人」萧邦的角色,除了专辑的录音外,也在法国和加拿大两国的舞台上演出那部作品,进而引发了两人共同创作音乐剧的构想,而由於「悲惨世界」在国际上所获得的成功先例,他们决定也采用雨果的另外一部名着,也就是「钟楼怪人」,来当作题材。

登上巴黎舞台

1998年九月,法语版的「钟楼怪人」在巴黎正式推出,造成了空前的轰动。第一次听说这出戏的人,可能往往会联想起迪士尼的那部「钟楼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因为该片几乎完全以音乐剧的型态来表现,但这两者却是完全不同的作品。迪士尼的卡通,由於希望符合该公司老少咸宜的「家庭」特性,剧情已经加以不少的更动,而普莱蒙顿与寇奇安提的音乐剧版本则比较忠於原作。这出戏巴黎首演原卡司的几位主要演员,虽然只有饰演圣母院副主教福若洛的丹尼尔拉沃伊(Daniel Lavoie)在大西洋两岸都具有极高的知名度,不过却几乎个个大有来头。来自魁北克的拉沃伊,不但是个优秀的演员和歌手,也是个创作者,曾为许多影片谱写配乐,更曾推出特别为儿童谱写的卡通影片「龙宝宝」(Le Bebe Dragon)全部配乐和插曲。而在所有的演员中,担任夸西莫多的葛湖(Garou)更是抢眼,尽管因为剧情的要求,他化妆得极为丑陋,事实上他的外表却是相当俊秀的,尤其是他苍凉而粗嘎的歌喉,更是把充满悲剧色彩的「钟楼怪人」诠释得淋漓尽致。同样来自魁北克的他,是在接下这个角色的时候把自己的艺名定为「葛湖」的,因为在法文中,这个字代表了「狼人」,是一个「不见天日」的怪物,正和夸西莫多一样。他和拉沃伊丶以及另外一位男主角所合唱的「Belle」,在法国创下了销售三百万张单曲的惊人纪录。

这出戏没有任何对白,完全用歌舞来表现剧情,它没有华丽的场景,甚至连圣母院也只是用一堵上面有几个窗口的墙来代表,可是灯光和一些活动道具的设计却极见巧思,我们甚至可以看到象徵圣母院「钟楼」的一口巨大铜钟在舞台上摆动,对剧场道具人员来说,堪称相当艰巨的一大挑战,而首演剧院舞台的宽阔,更几乎是两倍於台北的国家剧院。全长两个半钟头的「钟楼怪人」,可以说是一气呵成,从全部的词曲丶演员的表现丶歌舞的水准,到整体的设计,都是精彩万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