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NOTRE DAME DE PARIS, 1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5-22

NOTRE DAME DE PARIS, 1

以巴黎聖母院為背景的音樂劇「鐘樓怪人」即將捲土重來,甚至選擇在2019年六月以台北為該劇二十周年紀念世界巡迴的第一站.....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鐘樓怪人法語版(Notre Dame de Paris)
首演年份:1998(巴黎)
作曲者: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
作詞者:路克普萊蒙頓(Luc Plamondon)

PART 1

2019年四月十六日,舉世聞名的法國巴黎聖母院突然發生大火,消息立即傳遍全球,引起世人的關切,大家都擔心這棟世界文化遺產會就此消失,還好火勢很快受到控制,沒有造成致命的損傷。另外,就在這件新聞發生的大約兩個月之前,從喪夫之痛中勇敢站立起來重新出發的歌壇天后席琳狄翁(Celine Dion)則因為身形變得幾乎骨瘦如柴、造型又跟昔日有著極大的差距而遭到議論,使得她失控的提出反擊,成了演藝界八卦新聞的焦點。為什麼兩件可說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會被放在一起呢?原來,席琳狄翁曾經在二十年前跟一齣以巴黎聖母院為背景的音樂劇「鐘樓怪人」(Notre Dame de Paris)有過一段淵源,而如今這齣戲又即將捲土重來,甚至選擇在2019年六月以台北為該劇二十周年紀念世界巡迴的第一站,也讓人不禁又回想起當年的往事。

時間回到1999年的十一月,當時正決定暫別歌壇的席琳狄翁在她的首張精選集裡面收錄了一首相當引人注意的「Live for the One I Love」,甚至在電視特別節目中深情款款的對著坐在台下的丈夫(當然,那個時候他還健在)演唱。當時,絕大多數平常只聽英語歌曲的人,都以為那是她特別用來感謝丈夫一路扶植與陪伴的新歌,其實那是「鐘樓怪人」的插曲之一,席琳只是拔刀相助,替同樣來自魁北克的加拿大歌曲作家好友路克普萊蒙頓(Luc Plamondon)所發表的音樂劇,即將以英語版本在英美兩地推出的「鐘樓怪人」打頭陣。早在1998年九月,該劇的法語版本在巴黎首演,就已經造成了轟動,因此信心滿滿的籌畫以英語的版本前進倫敦與百老匯,希望能夠繼「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與「西貢小姐」(Miss Saigon)之後,征服國際的音樂劇舞台。

普萊蒙頓的雄心與抱負,不是沒有理由的,因為「鐘樓怪人」在巴黎推出後,短短不到一年內就售出了兩百萬張門票和七百萬張CD,成為法國有史以來最成功的音樂劇,打破過去由「悲慘世界」所締造的紀錄。隨後,它前往加拿大公演四個月,也創下了三十萬張的驚人成績。接著,它在法國、比利時和瑞士各地巡迴演出,同樣也累積了極為亮麗的票房。由於這齣戲的故事藍本,跟「悲慘世界」一樣,是法國大文豪雨果的名著,可說是家喻戶曉,再加上迪士尼以近似音樂劇的風格推出的同名動畫長片在世界各國都瘋狂的賣座,以這齣戲所獲得的熱烈反應,實在沒有理由不相信它有「後來居上」的可能。只是,他顯然把事情想得太樂觀了些。要知道,美國人基本上是非常愛國的,很多老美都堅持,「音樂劇」是美國文化的專利,因此拒絕接受來自其他國家的作品,就算從80年代以來,包括「貓」(Cats)、「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和「悲慘世界」等來自英法兩國的音樂劇陸續在票房上改寫了紀錄,並不代表美國人就真的願意從此臣服在歐洲作家的膝下。事實上,有不少美國的「專業人士」提起那些「非美國」的暢銷名作,仍然嗤之以鼻,甚至公開的把它們形容為「英國垃圾」或「歐洲垃圾」。

專業人士如此,一般觀眾的情形也差不多。對他們來說,「從歐洲來的」作品,有前面提到的那幾部就已經很足夠了,美國人並不樂於見到更多的歐洲作品繼續「侵犯」原本專屬於他們自己的市場,於是,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和亞倫波布里爾(Alan Boublil)與克勞德米榭荀柏格(Claude Michel Schonberg)這幾位先前獲得瘋狂成功的歐洲作家在90年代中期以後所發表的「微風輕哨」(Whistle Down the Wind)以及「馬丁蓋爾」(Martin Guerre)等,都沒有能夠順利的登陸百老匯。已經有著高知名度的他們都這樣了,更何況是因為專門用法語創作,而在美國幾乎沒有人知道的普萊蒙頓。因此,儘管他聘請了曾經多次奪得葛萊美獎與奧斯卡的美國作詞大師威爾簡寧斯(Will Jennings)出馬負責幫忙改寫英語歌詞,仍然無法吸引美國人太高的興趣。2000年一月,英語版本的「鐘樓怪人」爭取到在拉斯維加上演的機會,可是始終無法進入百老匯。同一年的五月,普萊蒙頓率領法語版本裡面幾位能夠以英語演出的主要卡司,加上在英國舞台快速崛起中的澳洲女歌手蒂娜艾瑞納(Tina Arena),開始在倫敦演出。只可惜,據說是由於英鎊大幅升值的關係,使得票價與相關的花費相對的顯得非常高昂,因此賣座也不是特別理想,演出了十六個月之後,終於在2001年十月提早下檔,沒有能夠如願的改寫新紀錄。不過,話雖如此,我們仍然不能否定這齣戲傑出的品質與水準。

創作搭檔

「鐘樓怪人」的歌詞作者路克普萊蒙頓,來自加拿大的魁北克。50年代末期,他還是個高中生的時代,就因為受到了來自德國的「三便士歌劇」(The Threepenny Opera)作者寇特威爾(Kurt Weill)的影響,而開始考慮要投身音樂劇的創作。由於深愛美國名作家田納西威廉(Tennessee Williams)的作品,他前往紐約,攻讀美國文學。接著,他又轉往巴黎,主修法國文學。後來,他還陸續在西班牙和德國等好幾個國家的知名大學攻讀過各國文學。學業告一段落之後,他原本打算從事教職、或者成為報導文學作家,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都在嘗試作曲。而由於深愛貓王、披頭和滾石等英美兩國的著名搖滾藝人和團體,他又決定嘗試用法語來譜寫搖滾樂。1970年,普萊蒙頓回到魁北克,開始跟幾位作曲家合作,陸續幫許多位加拿大歌手譜寫過好些暢銷曲,更在1973年發表了兩部法語的搖滾歌劇,逐漸在法語世界打響了知名度,使他決定移居巴黎,開始創作法語的音樂劇,並且於1978年發表在歐洲各國造成轟動、後來被翻譯成英語「Tycoon」的「Starmania」。

1985年,普萊蒙頓結識了一位來自義大利的創作歌手理查寇奇安提(Richard Cocciante)。出生於西貢的寇奇安提,是個法義混血兒,父親是義大利人,母親則是法國人。他從兒童時代就跟隨父母回到羅馬,並且在70年代初期進入歌壇。1973年,他以第三張個人專輯開始走紅,逐漸在歐洲打響知名度。1978年,他更以一首「Marguerite」轟動法國,接著又陸續征服了西班牙等國家,甚至開始進入南美洲的拉丁市場,他的某些歌曲還出現義大利、法國、西班牙和英語等不同語言的版本,展現了他的語言天賦。1985年,他和一位女歌手合唱了一首普萊蒙頓的作品,兩人結識之後惺惺相惜,先是普萊蒙頓為寇奇安提撰寫歌詞,繼而開始共同合作譜曲,相當成功,包括席琳狄翁在內,許多知名的法語藝人都曾灌錄過他們的作品。1992年,普萊蒙頓與一位女性作曲家共同策劃一張概念專輯,邀請寇奇安提參與演唱、飾演「鋼琴詩人」蕭邦的角色,除了專輯的錄音外,也在法國和加拿大兩國的舞台上演出那部作品,進而引發了兩人共同創作音樂劇的構想,而由於「悲慘世界」在國際上所獲得的成功先例,他們決定也採用雨果的另外一部名著,也就是「鐘樓怪人」,來當作題材。

登上巴黎舞台

1998年九月,法語版的「鐘樓怪人」在巴黎正式推出,造成了空前的轟動。第一次聽說這齣戲的人,可能往往會聯想起迪士尼的那部「鐘樓怪人」(The Hunchback of Notre Dame),因為該片幾乎完全以音樂劇的型態來表現,但這兩者卻是完全不同的作品。迪士尼的卡通,由於希望符合該公司老少咸宜的「家庭」特性,劇情已經加以不少的更動,而普萊蒙頓與寇奇安提的音樂劇版本則比較忠於原作。這齣戲巴黎首演原卡司的幾位主要演員,雖然只有飾演聖母院副主教福若洛的丹尼爾拉沃伊(Daniel Lavoie)在大西洋兩岸都具有極高的知名度,不過卻幾乎個個大有來頭。來自魁北克的拉沃伊,不但是個優秀的演員和歌手,也是個創作者,曾為許多影片譜寫配樂,更曾推出特別為兒童譜寫的卡通影片「龍寶寶」(Le Bebe Dragon)全部配樂和插曲。而在所有的演員中,擔任夸西莫多的葛湖(Garou)更是搶眼,儘管因為劇情的要求,他化妝得極為醜陋,事實上他的外表卻是相當俊秀的,尤其是他蒼涼而粗嘎的歌喉,更是把充滿悲劇色彩的「鐘樓怪人」詮釋得淋漓盡致。同樣來自魁北克的他,是在接下這個角色的時候把自己的藝名定為「葛湖」的,因為在法文中,這個字代表了「狼人」,是一個「不見天日」的怪物,正和夸西莫多一樣。他和拉沃伊、以及另外一位男主角所合唱的「Belle」,在法國創下了銷售三百萬張單曲的驚人紀錄。

這齣戲沒有任何對白,完全用歌舞來表現劇情,它沒有華麗的場景,甚至連聖母院也只是用一堵上面有幾個窗口的牆來代表,可是燈光和一些活動道具的設計卻極見巧思,我們甚至可以看到象徵聖母院「鐘樓」的一口巨大銅鐘在舞台上擺動,對劇場道具人員來說,堪稱相當艱鉅的一大挑戰,而首演劇院舞台的寬闊,更幾乎是兩倍於台北的國家劇院。全長兩個半鐘頭的「鐘樓怪人」,可以說是一氣呵成,從全部的詞曲、演員的表現、歌舞的水準,到整體的設計,都是精彩萬分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