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爸经典

银河网路电台 > 百老汇经典 > URINETOWN, 1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9-04-24

URINETOWN, 1

华尔街日报说,「这出戏的名称令人倒足胃口,但是实地观赏之後,却是一次愉快的惊喜,为每一个观念陈腐的百老汇观众带来了新鲜的讽刺喜感,歌曲充满了聪明睿智,不只是有趣,而且非常的好。」

内容介绍

本周介绍剧名:尿尿城(Urinetown)
首演年份:1999(外百老汇)2001(百老汇)
作曲者:马克侯曼(Mark Hollmann)
作词者:葛瑞格寇提斯(Greg Kotis)与马克侯曼
编剧者:葛瑞格寇提斯

PART 1

1999年,纽约「国际非主流艺术节」在外百老汇推出了一出音乐剧,引起很多保守人士的议论纷纷,因为这出戏竟然叫做「尿尿城」(Urinetown)。尽管「尿尿」是人人每天都不能不作的事,可是在传统的观念里,这种事实在不是很「文雅」,更不适合在大庭广众的面前公开谈论。当你必须去解决这种生理问题的时候,通常大家都会说要上「洗手间」或者是「化妆室」,除非是私底下跟自己最亲密的死党或家人说,很少人会直接表示要去「尿尿」。如今这出戏竟堂而皇之的把难登大雅的排泄物和相关的动作当成一个城市的名字,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但是,当人们好奇的前去一探究竟之後,却都为这出戏幽默讽刺的创意而喝采,使得它不但获得多项大奖的提名,更在2001年的五月登上百老汇大型剧院的舞台,进而在2002年的第五十四届东尼奖里面获得十项提名,成为该年度呼声最高的作品之一,最後夺下「最佳导演」丶「最佳剧本」和「最佳词曲」等三项大奖。虽然它不是甚麽热门的大戏,也几乎不曾前往世界各地巡演,但仍然不断出现一些规模比较小的演出,而且还有人先後录制了完整演出的实况,放在网路上跟大家分享,影音效果居然都还不差,很值得花点时间去观赏一下。那麽,这究竟是一出什麽样的戏?是什麽人会突发奇想丶敢於向「禁忌」的话题挑战呢?在前去观赏之前,如果能先有个认识,可能会比较好一些。

创作缘起

「尿尿城」的构想,来自编剧家葛瑞格寇提斯(Greg Kotis)。大学时代主修政治科学的寇提斯,虽然当时在百老汇还算是新人,却是一个资深的「新未来主义者」,曾经在1997年跟一群同道共同创造了一部企图在六十分钟内演出三十出短篇戏剧的名作「太多亮光会让宝宝失明」(Too Much Light Makes the Baby Go Blind),在纽约与芝加哥的非主流艺术圈内相当成功。1995年,他前往欧洲旅游,打算在两个星期内游览三个国家,由於某些缘故,他很快的就花光了身上几乎所有的钱,结果本来应该十分逍遥的假期,却成了严苛的生存考验,不但不能继续享受观光的乐趣,还得露宿街头,在火车站与公园里面过夜,尽可能不要花钱,好熬到早已预定好的日期,搭乘飞机返回美国。

有一天下午,寇提斯在寒冷的风雨中,走在巴黎的卢森堡公园,努力的测试自己的「忍耐」能力,看看能不能熬几个小时,憋到晚餐的时候一并解决,因为那个公园里面的洗手间是必须要付费才能使用的。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突然有了灵感,幻想有这麽一个城市,所有的厕所都由一家作风霸道的「公司」控制,人们不能自由自在的在自己家中使用抽水马桶,必须前往指定的地方,付出相当不合理的费用,才能够解决内急的问题。假如把人们都急需上洗手间的问题当作一出戏主要的构成元素,显然会是个新鲜的题材,因为过去从来没有人大胆的碰触过这个话题,而相关的一些荒唐内容,更是值得探讨的。

回到美国之後,寇提斯起先尝试把这个题材编写成一出非音乐性质的舞台剧,结果发现效果并不理想,因此他跟好友马克侯曼(Mark Hollmann)提起自己的构想,希望改用音乐剧的型态来表现,得到了热烈的反应。侯曼跟他曾经是芝加哥剧场界的同事,擅长多种乐器,经常在一些巡回表演的戏剧节目中担任伴奏。1997年冬季,两人开始着手,决心把这个题材写成一出音乐剧,寇提斯负责编剧,侯曼负责作曲,歌词的部分则由两人共同合作。作品有了雏形之後,他们开始按照「戏剧工作者年鉴」里面的业者名单,四处寄送资料,希望找寻支持者。但是由於这个题材太「敏感」了,毫不意外的,他们到处碰壁,几乎没有人相信这样的一出戏能够卖钱,甚至还被认为连上演都不可能。在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只好孤注一掷,报名参加「纽约非主流艺术节」。幸运的是,该项活动的艺术指导相当开明,不但决定在活动中增加音乐剧的演出,甚至更不对作品的主题设下任何限制。就这样,他们得到了发表作品的机会,在他们记忆中最炎热的一个夏季,挥汗如雨的积极进行演出的筹备工作。

从外百老汇到百老汇

寇提斯与侯曼组合了一群年轻的优秀演员,而由於经费有限,他们就利用夜晚和周末的时间,在侯曼星期天担任伴奏的那所教堂的地下室进行排练。1999年八月,他们正式在外百老汇推出「尿尿城」,吸引了许多好奇的观众,没有多久,精彩的这出戏就远近驰名,以商业为取向的百老汇团队纷纷慕名而来,积极的探询以比较精致的制作在百老汇上演这出戏的可能性。在着名的导演约翰蓝道(John Rando)掌舵之下,他们於2000年一月,在一群百老汇名家面前试演了经过润饰的「尿尿城」,终於获得道奇剧院集团的肯定,决定「冒险」把这出戏搬上百老汇舞台。大老板们请来了多位实力坚强的舞蹈设计丶编曲指挥丶以及各种相关设计的高手,进行紧锣密鼓的策划。2001年五月六日,这出戏在美国演员剧院登场,果然获得了良好的反应,接着,他们又在同年的八月,转往场地更好的亨利米勒戏院,继续赢得更热烈的掌声。

很多人在第一次听到这出戏的名称时,都忍不住怀疑,这究竟是一出什麽样的戏?会不会充满了极度不雅的内容呢?他们的疑虑完全是多馀的,因为各大媒体纷纷给予极高的评价与喝采。华尔街日报说,「这出戏的名称令人倒足胃口,但是实地观赏之後,却是一次愉快的惊喜,为每一个观念陈腐的百老汇观众带来了新鲜的讽刺喜感,歌曲充满了聪明睿智,不只是有趣,而且非常的好。」纽约时报也说,「这是一出充满创意的杰作。」毫不意外的,在许多项戏剧大奖纷纷给予这出戏「最杰出音乐剧」的肯定之後,它获得了东尼奖的十项提名,仅次於「蜜莉姑娘」(Thoroughly Modern Millie)的十一项。尽管最後在「最佳音乐剧」等项目败北,它仍然夺得「最佳导演」丶「最佳剧本」和「最佳词曲」等三项重要的大奖,证明了它的「基本品质」赢得了普遍的肯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