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URINETOWN, 1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4-24

URINETOWN, 1

華爾街日報說,「這齣戲的名稱令人倒足胃口,但是實地觀賞之後,卻是一次愉快的驚喜,為每一個觀念陳腐的百老匯觀眾帶來了新鮮的諷刺喜感,歌曲充滿了聰明睿智,不只是有趣,而且非常的好。」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尿尿城(Urinetown)
首演年份:1999(外百老匯)2001(百老匯)
作曲者:馬克侯曼(Mark Hollmann)
作詞者:葛瑞格寇提斯(Greg Kotis)與馬克侯曼
編劇者:葛瑞格寇提斯

PART 1

1999年,紐約「國際非主流藝術節」在外百老匯推出了一齣音樂劇,引起很多保守人士的議論紛紛,因為這齣戲竟然叫做「尿尿城」(Urinetown)。儘管「尿尿」是人人每天都不能不作的事,可是在傳統的觀念裡,這種事實在不是很「文雅」,更不適合在大庭廣眾的面前公開談論。當你必須去解決這種生理問題的時候,通常大家都會說要上「洗手間」或者是「化妝室」,除非是私底下跟自己最親密的死黨或家人說,很少人會直接表示要去「尿尿」。如今這齣戲竟堂而皇之的把難登大雅的排泄物和相關的動作當成一個城市的名字,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但是,當人們好奇的前去一探究竟之後,卻都為這齣戲幽默諷刺的創意而喝采,使得它不但獲得多項大獎的提名,更在2001年的五月登上百老匯大型劇院的舞台,進而在2002年的第五十四屆東尼獎裡面獲得十項提名,成為該年度呼聲最高的作品之一,最後奪下「最佳導演」、「最佳劇本」和「最佳詞曲」等三項大獎。雖然它不是甚麼熱門的大戲,也幾乎不曾前往世界各地巡演,但仍然不斷出現一些規模比較小的演出,而且還有人先後錄製了完整演出的實況,放在網路上跟大家分享,影音效果居然都還不差,很值得花點時間去觀賞一下。那麼,這究竟是一齣什麼樣的戲?是什麼人會突發奇想、敢於向「禁忌」的話題挑戰呢?在前去觀賞之前,如果能先有個認識,可能會比較好一些。

創作緣起

「尿尿城」的構想,來自編劇家葛瑞格寇提斯(Greg Kotis)。大學時代主修政治科學的寇提斯,雖然當時在百老匯還算是新人,卻是一個資深的「新未來主義者」,曾經在1997年跟一群同道共同創造了一部企圖在六十分鐘內演出三十齣短篇戲劇的名作「太多亮光會讓寶寶失明」(Too Much Light Makes the Baby Go Blind),在紐約與芝加哥的非主流藝術圈內相當成功。1995年,他前往歐洲旅遊,打算在兩個星期內遊覽三個國家,由於某些緣故,他很快的就花光了身上幾乎所有的錢,結果本來應該十分逍遙的假期,卻成了嚴苛的生存考驗,不但不能繼續享受觀光的樂趣,還得露宿街頭,在火車站與公園裡面過夜,盡可能不要花錢,好熬到早已預定好的日期,搭乘飛機返回美國。

有一天下午,寇提斯在寒冷的風雨中,走在巴黎的盧森堡公園,努力的測試自己的「忍耐」能力,看看能不能熬幾個小時,憋到晚餐的時候一併解決,因為那個公園裡面的洗手間是必須要付費才能使用的。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突然有了靈感,幻想有這麼一個城市,所有的廁所都由一家作風霸道的「公司」控制,人們不能自由自在的在自己家中使用抽水馬桶,必須前往指定的地方,付出相當不合理的費用,才能夠解決內急的問題。假如把人們都急需上洗手間的問題當作一齣戲主要的構成元素,顯然會是個新鮮的題材,因為過去從來沒有人大膽的碰觸過這個話題,而相關的一些荒唐內容,更是值得探討的。

回到美國之後,寇提斯起先嘗試把這個題材編寫成一齣非音樂性質的舞台劇,結果發現效果並不理想,因此他跟好友馬克侯曼(Mark Hollmann)提起自己的構想,希望改用音樂劇的型態來表現,得到了熱烈的反應。侯曼跟他曾經是芝加哥劇場界的同事,擅長多種樂器,經常在一些巡迴表演的戲劇節目中擔任伴奏。1997年冬季,兩人開始著手,決心把這個題材寫成一齣音樂劇,寇提斯負責編劇,侯曼負責作曲,歌詞的部分則由兩人共同合作。作品有了雛形之後,他們開始按照「戲劇工作者年鑑」裡面的業者名單,四處寄送資料,希望找尋支持者。但是由於這個題材太「敏感」了,毫不意外的,他們到處碰壁,幾乎沒有人相信這樣的一齣戲能夠賣錢,甚至還被認為連上演都不可能。在走投無路之下,他們只好孤注一擲,報名參加「紐約非主流藝術節」。幸運的是,該項活動的藝術指導相當開明,不但決定在活動中增加音樂劇的演出,甚至更不對作品的主題設下任何限制。就這樣,他們得到了發表作品的機會,在他們記憶中最炎熱的一個夏季,揮汗如雨的積極進行演出的籌備工作。

從外百老匯到百老匯

寇提斯與侯曼組合了一群年輕的優秀演員,而由於經費有限,他們就利用夜晚和週末的時間,在侯曼星期天擔任伴奏的那所教堂的地下室進行排練。1999年八月,他們正式在外百老匯推出「尿尿城」,吸引了許多好奇的觀眾,沒有多久,精彩的這齣戲就遠近馳名,以商業為取向的百老匯團隊紛紛慕名而來,積極的探詢以比較精緻的製作在百老匯上演這齣戲的可能性。在著名的導演約翰藍道(John Rando)掌舵之下,他們於2000年一月,在一群百老匯名家面前試演了經過潤飾的「尿尿城」,終於獲得道奇劇院集團的肯定,決定「冒險」把這齣戲搬上百老匯舞台。大老闆們請來了多位實力堅強的舞蹈設計、編曲指揮、以及各種相關設計的高手,進行緊鑼密鼓的策劃。2001年五月六日,這齣戲在美國演員劇院登場,果然獲得了良好的反應,接著,他們又在同年的八月,轉往場地更好的亨利米勒戲院,繼續贏得更熱烈的掌聲。

很多人在第一次聽到這齣戲的名稱時,都忍不住懷疑,這究竟是一齣什麼樣的戲?會不會充滿了極度不雅的內容呢?他們的疑慮完全是多餘的,因為各大媒體紛紛給予極高的評價與喝采。華爾街日報說,「這齣戲的名稱令人倒足胃口,但是實地觀賞之後,卻是一次愉快的驚喜,為每一個觀念陳腐的百老匯觀眾帶來了新鮮的諷刺喜感,歌曲充滿了聰明睿智,不只是有趣,而且非常的好。」紐約時報也說,「這是一齣充滿創意的傑作。」毫不意外的,在許多項戲劇大獎紛紛給予這齣戲「最傑出音樂劇」的肯定之後,它獲得了東尼獎的十項提名,僅次於「蜜莉姑娘」(Thoroughly Modern Millie)的十一項。儘管最後在「最佳音樂劇」等項目敗北,它仍然奪得「最佳導演」、「最佳劇本」和「最佳詞曲」等三項重要的大獎,證明了它的「基本品質」贏得了普遍的肯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