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THE BAND’S VISIT, 4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9-01-09

THE BAND’S VISIT, 4

他覺得自己腦袋比心聰明,但是認真想想,就算是腦袋,他也不怎麼高明。女生的言談經常讓他困惑,為什麼女生不能都跟他的母親一樣呢?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樂隊來作客」(The Band’s Visit)
首演年份:2016(外百老匯)、2017(百老匯)
作曲者:大衛葉茲貝克(David Yazbek)
作詞者:大衛葉茲貝克(David Yazbek)
編劇者:伊塔瑪摩西(Itamar Moses)

Part 4

那天晚上,幾乎每個人都有外出的打算。還是光棍的帕皮受到邀請,要跟他暗戀的女郎一起去參加一個兩對、四個人的約會,但是好不容易得到這樣一個跟心上人出去的機會,他反而焦慮得幾乎無法忍受,一方面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對方,另一方面又擔心自己的表現能不能受到肯定,而樂隊成員之一的哈雷德警官,由於不像隊長札卡里亞和賽門一樣有當地居民的邀請,因此打算跟著去湊熱鬧。蒂娜自告奮勇的表示願意帶札卡里亞出去到處走走,看看「貝特哈提夫卡」這個小鎮,但是札卡里亞對於女主人的熱情邀約卻有點遲疑,不敢爽快的接受。進用晚餐的時候,蒂娜主動閒聊,問起札卡里亞,他的樂隊都演奏哪種類型的音樂,札卡里亞回答說,他們的曲目通常都以傳統阿拉伯音樂為主。話匣子既然打開了,蒂娜也提起自己小的時候總是喜歡聽埃及電台播放的音樂,從被推崇為「東方之星」的埃及傳奇女歌手烏姆庫勒蘇姆(Umm Kulthum)開始,後來又愛上了電影,還對奧馬雪瑞夫(Omar Sharif)主演的一系列作品特別著迷。提起在國際上算是相當有名氣的奧馬雪瑞夫,札卡里亞總算是比較熟悉了,於是跟著順勢談到自己曾經看過的一部奧馬雪瑞夫作品,而那剛好也是蒂娜印象很深的電影。蒂娜發現札卡里亞的往日回憶竟然跟自己的有所交集,更是開心,兩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聊起來,分享著美好的往事。(歌曲:Omar Sharif)

哈雷德跟著帕皮前去赴約,來到了當地的輪鞋溜冰場。哈雷德很清楚自己不該當人家的電燈泡,所以刻意保持距離,站在老遠之外偷看。他發現帕皮竟然繼續假裝自己對那個心儀的女生不是很在乎、自顧自的溜輪鞋,但其實又不是真的那麼放得開,所以動作很笨拙。至於哈雷德呢,由於溜冰場的一名安全警衛看他獨自站在那裡,也不去溜冰,樣子有點鬼鬼祟祟的,忍不住上前盤問,雙方起了些爭執。帕皮聽到爭吵聲,趕緊過去關心,並且予以調停。從哈雷德的眼光中,他很清楚這位遠方的來客在想些甚麼,於是開始跟哈雷德解釋自己對於愛情的心態。他始終不明白跟女孩子在一起的時候該做些甚麼,連怎麼開始都不知道。他覺得自己腦袋比心聰明,但是認真想想,就算是腦袋,他也不怎麼高明。女生的言談經常讓他困惑,為什麼女生不能都跟他的母親一樣呢?對他來說,女生的話語簡直就跟大海的浪潮聲沒甚麼兩樣。在女生面前,他會手足失措,就像黑夜裡闖到大街中央的鹿突然看到汽車的燈光一樣的嚇呆。他的舌頭會突然不聽使喚,他的雙腳會有如被掛上鉛塊一般的無法移動,連眼睛都不靈光,腦袋更是比死海都還要更死,隨便你怎麼鼓勵他說應該繼續努力、設法打開僵局,到頭來他還是一樣。(歌曲:Papi Hears the Ocean)

雖然帕皮如此的呆,但是老天似乎別有安排。他踩著輪鞋、笨拙的滑行時,突然一個不小心碰到那個他暗戀的女孩,使得對方重心不穩而摔倒。正當他一如往昔的慌張失措,經過哈雷德的從旁協助與指導,他勇敢的上前把女孩扶起,他的自信在轉瞬之間暴漲,而他也生平頭一次的,終於和那個他喜歡了很久的女孩擁抱在一起。(歌曲:Haled's Song About Love)

現在,場景換成另外一個角落。在晚餐之後,先前說過要引導札卡里亞四處參觀的蒂娜,果真帶著她的客人來到了公園。所謂的「公園」,其實不過就是「貝特哈提夫卡」小鎮市區中央的一條長凳。蒂娜問札卡里亞,擁有一支樂團、為人們演奏音樂究竟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卻讓札卡里亞有如舌頭打了結一般的,無法清楚的回答,但是蒂娜很聰明,隨即建議他用唱的,這一來可就不同了,札卡里亞開始描述自己身為一個指揮,率領樂團演出是甚麼樣的情境,甚至還允許蒂娜在他歌唱的時候模仿他手臂的動作。(歌曲:Itgara’a)

儘管蒂娜無法瞭解札卡里亞用阿拉伯語唱出來的詞句是甚麼意思,她仍然深深的著迷,並且還開始猜想,這個男人會陰錯陽差的來到「貝特哈提夫卡」,而且還跟她相遇,是否有可能是命運刻意的安排呢?(歌曲:Something Different)

場景再轉到伊紀克的家。已經當了父親的伊紀克,溫柔的唱著搖籃曲,哄他的兒子入睡。在歌聲中,他唱道:「在某個地方,有一棟滿是陽光和各種可愛東西的大房子,裡面有個寶寶正在安眠,有個爹地正在歌唱。感謝上帝,他是個幸運的男人、一個忙碌而快樂的男人,感謝上帝的恩賜,讓他得以完成他所有的計畫。我很抱歉,我的兒啊,我並沒有得到那些恩賜,不管我如何努力,似乎都沒有用,到頭來我還是漂泊不定。你的母親跟我,我們墜入愛河,定下計劃、開始共同的生活,但如今我們只剩下爭吵,越活越回去,活脫脫就是一個魯蛇和魯蛇的老婆。我想我是個很有耐性的人,我想我應該是上天給你的恩賜,一個安靜的房間,一個沉睡的寶寶,如果你跟我一樣,你也會需要這份恩賜。在某個地方,有一棟滿是陽光和各種可愛東西的大房子,裡面有個寶寶正在安眠,有個爹地正在歌唱……」透過伊紀克的歌聲,我們大略知道了他的狀況。而由於他對生活太缺乏野心與企圖,他的妻子忍無可忍,選擇了離開他。在他家作客的賽門看到這情況,相當替他擔心,不過伊紀克告訴他,老婆離家的情況經常發生,她總是會回來的。沒有多久,伊紀克的妻子果然回來,而他們的兒子則開始哭鬧。賽門拿出他的單簧管開始吹奏。很快的就讓孩子安靜下來,而伊紀克夫婦也重修舊好。賽門知道自己不宜介入人家的家務事,隨即跟伊紀克的父親艾弗龍道別,很識趣的去睡覺。(歌曲:Izik's Lullaby)(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