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银河网路电台 > 银河星光 > 银河星光:艾瑞莎富兰克琳的故事 Part 4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8-12-27

银河星光:艾瑞莎富兰克琳的故事 Part 4

有人说,艾瑞莎富兰克琳的确不愧为「Diva」,而这个本来意思是「歌剧女主唱」的名词,如今有了新的注解,也就是「Divine Incomparable Virtuoso Aretha」(非凡的,无可比拟的,巨匠的艾瑞莎).....

内容介绍

接连着以「Who’s Zooming Who」专辑的几首单曲再度造成轰动以後,「灵魂夫人」艾瑞莎富兰克琳(Aretha Franklin)在1986年冬天应邀为琥碧戈柏(Whoopi Goldberg)主演的电影「东西战争」(Jumpin’ Jack Flash)演唱同名的主题歌,也再度展现她翻唱的魅力。那原本是「滚石」合唱团(Rolling Stones)1968年的名曲,作曲者之一的滚石吉他手凯斯理查(Keith Richards)特别亲自为艾瑞莎担任制作,结果大受欢迎,在世界各地都有相当好的排行成绩。第二年,也就是1987年的一月,凯斯理查更在「摇滚音乐名人堂」的第二届年度盛会中担任颁奖人,正式的把艾瑞莎迎入名人堂,表彰她对摇滚乐的贡献,使得她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这项殊荣的女性艺人。

对於艾瑞莎富兰克琳来说,1987的确是高潮迭起的一年,因为她紧接着在二月份又以「I Knew You Were Waiting (For Me)」首度拿到英国排行的冠军。这首歌曲的作者之一,来自明尼苏达的丹尼斯摩根(Dennis Morgan),是乡村音乐史上最多产的作曲家之一,他的作品至少有六百多首曾经被灌录成唱片,其中打进乡村排行的就大约有七十首,夺得过冠军的更超过了二十首。虽然在乡村歌坛受到了肯定,但是他一直希望拓宽自己的领域,尝试其他不同的音乐风格。1983年,丹尼斯摩根在伦敦遇见以「克莱米费雪」二重唱(Climie Fisher)而名噪一时的赛门克莱米(Simon Climie),两人言谈甚欢,决定尝试搭档。陆续合作过两首歌曲之後,他们又写出了「I Knew You Were Waiting (For Me)」,并且由克莱米在伦敦录制成Demo带,开始寻找买主,包括蒂娜透纳(Tina Turner)丶艾瑞莎丶和她所属的Arista唱片老板克莱夫戴维斯(Clive Davis),都是他们心目中可能的对象。对於市场向来有着灵敏嗅觉的克莱夫戴维斯不但大为欣赏这首歌曲,并且决定安排艾瑞莎跟当时刚刚宣告独立的乔治麦可(George Michael)一起合唱,同时聘请帮助艾瑞莎重新回到排行前十名的制作大师纳拉达麦可沃登(Narada Michael Walden)再度出马负责掌舵。

沃登先把伴奏的部分录制完成,接着安排两位歌手分别进入底特律的录音室,灌录演唱的部分。艾瑞莎只花了几个小时就完工了,第二天,轮到乔治麦可。对於能够和自己崇拜多年的「灵魂夫人」合唱,乔治麦可非常兴奋丶也非常的紧张,由於求好心切,尽管沃登认为已经满意了,他还是要求继续再尝试能否唱得更好。最後,沃登终於按捺不住了,於是开口表示:「我知道你不习惯被人家制作,不过我们真的该喊停了。」但是,乔治麦可并没有就这样罢手,他一边解释自己的确不习惯被人家制作,一边用他那天真而又无辜的眼神乞求着,结果沃登还是让步了。次日,沃登找来艾瑞莎,让乔治麦可和她两人同时进入录音室,一起演唱。根据当时旁观的人指出,那简直有如一场重量级的冠军大战,只见他们两人使出浑身解数,彼此互相激发所有的潜能,精彩极了。录音完成後,这首歌在1987年的二月二十一日第一次进榜,得到第五十九名。八个星期後,在四月十八日,终於让艾瑞莎富兰克琳继1967年六月的「Respect」之後,重新坐上暌违了十九年又十个月的冠军宝座,蝉联两个星期,更在1988年荣获「最佳R&B合唱」的葛莱美奖,让这首歌曲就此成为经典,而收录这首歌的「Aretha」专辑,也让艾瑞莎再度夺得「最佳蓝调女歌手」荣衔。

在歌坛连续将近三十年的精彩表现,让艾瑞莎富兰克琳获得了举世的肯定。1988年八月,美国公共电视网播映了一次特别节目「Aretha Franklin: Queen of Soul」,包括雷查尔斯(Ray Charles)丶艾力克莱普顿(Eric Clapton)丶惠妮休斯顿(Whitney Houston)和史莫基罗宾森(Smokey Robinson)等超级巨星都出现在节目中,发表了他们对艾瑞莎的推崇。跟乔治麦可的成功合作,也引来好几位大牌艺人先後与她合唱,其中包括了艾尔顿强(Elton John)丶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和麦可麦当劳(Michael McDonald)等人,而她和惠妮休斯顿合唱的「It Isn’t, It Wasn’t, It Ain’t Never Gonna Be」也在蓝调排行中获得了第五名。

1989年二月,在第三十一届葛莱美奖中,艾瑞莎富兰克琳以献给亡父的福音歌曲专辑「One Lord, One Faith, One Baptism」,荣获「最佳灵魂福音女歌手」的肯定。但是,对於在短短一年中连续失去父亲丶姊姊丶哥哥和经纪人的艾瑞莎来说,一座葛莱美奖实在很难抚平她心中的伤痛。她开始淡出表演圈,唱片公司勉强发行的一些单曲,成绩也不是很理想。她只在一些特别的典礼上露面,其中包括1993年柯林顿总统的就职庆典,以及一系列她的传记影片丶和电视特别节目中的演唱,直到1994年,她才又开始复出。那一年,她连续以「A Deeper Love」和「Willing to Forgive」等单曲,在市场上造成轰动。

这些唱片销售的收入,对艾瑞莎而言,很像是「及时雨」,因为淡出表演圈的那段期间,她的财务状况发生了严重的危机。根据侧面的统计,从1988年以来,她欠下的旅馆住宿费用和各种帐单,总数高达一百万美元,而她也多次因此遭到债主的控告。为了应付这些法律诉讼事件,几乎让她疲於奔命,也无心录制新作品。1998年,她总算解决了这一连串的烦恼,同时在唱片公司的激励下,再度进入录音室,由纳拉达麦可沃登和「娃娃脸」(Babyface)等好手为她担任制作,推出了叫好又叫座的「A Rose Is Still a Rose」专辑。那年的二月,帕华洛帝(Pavarotti)本来已经答应要在葛莱美奖颁奖晚会中演唱自己的招牌歌曲「Nessun Dorma」,却在最後四十五分钟前通知制作单位取消演出,不得已之下,他们临时请艾瑞莎登台瓜代,由於她和帕华洛帝私交很好,她不但答应帮忙,在听过帕华落帝先前排练的录音後,她认为自己可以胜任相同的音域,让现场乐团可以免於手忙脚乱的因为必须改用新的音域而调整,就那样上场代替帕华洛帝眼唱了那首「Nessun Dorma」,结果轰动全场,并且随即应邀参加VH1电视台的特别节目「Divas Live」,与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丶葛洛莉雅爱丝特芳(Gloria Estefan)丶仙妮亚唐恩(Shania Twain)和席琳狄翁(Celine Dion)等当红的歌坛天后们同台演出,虽然当时她已经五十六岁,浑然天成的优异表现,还是立刻压倒其他几位後生晚辈,赢得了各界一致的喝采。

在「Divas Live」特别节目播出後,有人说,艾瑞莎富兰克琳的确不愧为「Diva」,而这个本来意思是「歌剧女主唱」的名词,如今有了新的注解,也就是「Divine Incomparable Virtuoso Aretha」(非凡的,无可比拟的,巨匠的艾瑞莎)。的确,这位依然奋战不休的资深巨星,纵横歌坛四十年来,不论後生晚辈中有多少擅长卖弄的好手,却唯有她才是真正不必依靠任何做作,就可以令人深深感动的歌手。放眼天下,还有谁能够取代她「灵魂夫人」的美名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