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銀河網路電台 > 銀河星光 > 銀河星光:艾瑞莎富蘭克琳的故事 Part 4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12-27

銀河星光:艾瑞莎富蘭克琳的故事 Part 4

有人說,艾瑞莎富蘭克琳的確不愧為「Diva」,而這個本來意思是「歌劇女主唱」的名詞,如今有了新的註解,也就是「Divine Incomparable Virtuoso Aretha」(非凡的,無可比擬的,巨匠的艾瑞莎).....

內容介紹

接連著以「Who’s Zooming Who」專輯的幾首單曲再度造成轟動以後,「靈魂夫人」艾瑞莎富蘭克琳(Aretha Franklin)在1986年冬天應邀為琥碧戈柏(Whoopi Goldberg)主演的電影「東西戰爭」(Jumpin’ Jack Flash)演唱同名的主題歌,也再度展現她翻唱的魅力。那原本是「滾石」合唱團(Rolling Stones)1968年的名曲,作曲者之一的滾石吉他手凱斯理查(Keith Richards)特別親自為艾瑞莎擔任製作,結果大受歡迎,在世界各地都有相當好的排行成績。第二年,也就是1987年的一月,凱斯理查更在「搖滾音樂名人堂」的第二屆年度盛會中擔任頒獎人,正式的把艾瑞莎迎入名人堂,表彰她對搖滾樂的貢獻,使得她成為有史以來第一位獲得這項殊榮的女性藝人。

對於艾瑞莎富蘭克琳來說,1987的確是高潮迭起的一年,因為她緊接著在二月份又以「I Knew You Were Waiting (For Me)」首度拿到英國排行的冠軍。這首歌曲的作者之一,來自明尼蘇達的丹尼斯摩根(Dennis Morgan),是鄉村音樂史上最多產的作曲家之一,他的作品至少有六百多首曾經被灌錄成唱片,其中打進鄉村排行的就大約有七十首,奪得過冠軍的更超過了二十首。雖然在鄉村歌壇受到了肯定,但是他一直希望拓寬自己的領域,嘗試其他不同的音樂風格。1983年,丹尼斯摩根在倫敦遇見以「克萊米費雪」二重唱(Climie Fisher)而名噪一時的賽門克萊米(Simon Climie),兩人言談甚歡,決定嘗試搭檔。陸續合作過兩首歌曲之後,他們又寫出了「I Knew You Were Waiting (For Me)」,並且由克萊米在倫敦錄製成Demo帶,開始尋找買主,包括蒂娜透納(Tina Turner)、艾瑞莎、和她所屬的Arista唱片老闆克萊夫戴維斯(Clive Davis),都是他們心目中可能的對象。對於市場向來有著靈敏嗅覺的克萊夫戴維斯不但大為欣賞這首歌曲,並且決定安排艾瑞莎跟當時剛剛宣告獨立的喬治麥可(George Michael)一起合唱,同時聘請幫助艾瑞莎重新回到排行前十名的製作大師納拉達麥可沃登(Narada Michael Walden)再度出馬負責掌舵。

沃登先把伴奏的部分錄製完成,接著安排兩位歌手分別進入底特律的錄音室,灌錄演唱的部分。艾瑞莎只花了幾個小時就完工了,第二天,輪到喬治麥可。對於能夠和自己崇拜多年的「靈魂夫人」合唱,喬治麥可非常興奮、也非常的緊張,由於求好心切,儘管沃登認為已經滿意了,他還是要求繼續再嘗試能否唱得更好。最後,沃登終於按捺不住了,於是開口表示:「我知道你不習慣被人家製作,不過我們真的該喊停了。」但是,喬治麥可並沒有就這樣罷手,他一邊解釋自己的確不習慣被人家製作,一邊用他那天真而又無辜的眼神乞求著,結果沃登還是讓步了。次日,沃登找來艾瑞莎,讓喬治麥可和她兩人同時進入錄音室,一起演唱。根據當時旁觀的人指出,那簡直有如一場重量級的冠軍大戰,只見他們兩人使出渾身解數,彼此互相激發所有的潛能,精彩極了。錄音完成後,這首歌在1987年的二月二十一日第一次進榜,得到第五十九名。八個星期後,在四月十八日,終於讓艾瑞莎富蘭克琳繼1967年六月的「Respect」之後,重新坐上暌違了十九年又十個月的冠軍寶座,蟬聯兩個星期,更在1988年榮獲「最佳R&B合唱」的葛萊美獎,讓這首歌曲就此成為經典,而收錄這首歌的「Aretha」專輯,也讓艾瑞莎再度奪得「最佳藍調女歌手」榮銜。

在歌壇連續將近三十年的精彩表現,讓艾瑞莎富蘭克琳獲得了舉世的肯定。1988年八月,美國公共電視網播映了一次特別節目「Aretha Franklin: Queen of Soul」,包括雷查爾斯(Ray Charles)、艾力克萊普頓(Eric Clapton)、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和史莫基羅賓森(Smokey Robinson)等超級巨星都出現在節目中,發表了他們對艾瑞莎的推崇。跟喬治麥可的成功合作,也引來好幾位大牌藝人先後與她合唱,其中包括了艾爾頓強(Elton John)、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和麥可麥當勞(Michael McDonald)等人,而她和惠妮休斯頓合唱的「It Isn’t, It Wasn’t, It Ain’t Never Gonna Be」也在藍調排行中獲得了第五名。

1989年二月,在第三十一屆葛萊美獎中,艾瑞莎富蘭克琳以獻給亡父的福音歌曲專輯「One Lord, One Faith, One Baptism」,榮獲「最佳靈魂福音女歌手」的肯定。但是,對於在短短一年中連續失去父親、姊姊、哥哥和經紀人的艾瑞莎來說,一座葛萊美獎實在很難撫平她心中的傷痛。她開始淡出表演圈,唱片公司勉強發行的一些單曲,成績也不是很理想。她只在一些特別的典禮上露面,其中包括1993年柯林頓總統的就職慶典,以及一系列她的傳記影片、和電視特別節目中的演唱,直到1994年,她才又開始復出。那一年,她連續以「A Deeper Love」和「Willing to Forgive」等單曲,在市場上造成轟動。

這些唱片銷售的收入,對艾瑞莎而言,很像是「及時雨」,因為淡出表演圈的那段期間,她的財務狀況發生了嚴重的危機。根據側面的統計,從1988年以來,她欠下的旅館住宿費用和各種帳單,總數高達一百萬美元,而她也多次因此遭到債主的控告。為了應付這些法律訴訟事件,幾乎讓她疲於奔命,也無心錄製新作品。1998年,她總算解決了這一連串的煩惱,同時在唱片公司的激勵下,再度進入錄音室,由納拉達麥可沃登和「娃娃臉」(Babyface)等好手為她擔任製作,推出了叫好又叫座的「A Rose Is Still a Rose」專輯。那年的二月,帕華洛帝(Pavarotti)本來已經答應要在葛萊美獎頒獎晚會中演唱自己的招牌歌曲「Nessun Dorma」,卻在最後四十五分鐘前通知製作單位取消演出,不得已之下,他們臨時請艾瑞莎登台瓜代,由於她和帕華洛帝私交很好,她不但答應幫忙,在聽過帕華落帝先前排練的錄音後,她認為自己可以勝任相同的音域,讓現場樂團可以免於手忙腳亂的因為必須改用新的音域而調整,就那樣上場代替帕華洛帝眼唱了那首「Nessun Dorma」,結果轟動全場,並且隨即應邀參加VH1電視台的特別節目「Divas Live」,與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葛洛莉雅愛絲特芳(Gloria Estefan)、仙妮亞唐恩(Shania Twain)和席琳狄翁(Celine Dion)等當紅的歌壇天后們同台演出,雖然當時她已經五十六歲,渾然天成的優異表現,還是立刻壓倒其他幾位後生晚輩,贏得了各界一致的喝采。

在「Divas Live」特別節目播出後,有人說,艾瑞莎富蘭克琳的確不愧為「Diva」,而這個本來意思是「歌劇女主唱」的名詞,如今有了新的註解,也就是「Divine Incomparable Virtuoso Aretha」(非凡的,無可比擬的,巨匠的艾瑞莎)。的確,這位依然奮戰不休的資深巨星,縱橫歌壇四十年來,不論後生晚輩中有多少擅長賣弄的好手,卻唯有她才是真正不必依靠任何做作,就可以令人深深感動的歌手。放眼天下,還有誰能夠取代她「靈魂夫人」的美名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