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專輯

銀河網路電台 > 專輯介紹 > HUSH『換句話說』專輯介紹

Since2013

HUSH 往明星博物館

來訪次數:002記載年份:2013~2018專輯紀錄:003

新聞檔案:014照片蒐藏:095資料總量:021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HUSH『換句話說』專輯介紹

  • 演唱歌手:HUSH
  • 專輯名稱:換句話說
  • 唱片公司:相知國際
  • 發行時間:2018/09

HUSH詞曲全創作並首次擔任製作人,藉由十首歌串連現代人一天的生活,特邀五月天瑪莎/東京事變長岡亮介/黃中岳/落日飛車國國/爵士樂鋼琴家許郁瑛跨刀合作。

Disc 1

  • 01 怎麼開始的 詞:HUSH 曲:HUSH
  • 02 不祥的預感 詞:HUSH 曲:HUSH
  • 03 對等關係 詞:HUSH 曲:HUSH
  • 04 換句話說 詞:HUSH 曲:HUSH
  • 05 鬍渣 詞:HUSH 曲:HUSH
  • 06 寄居蟹與蝸牛 詞:HUSH 曲:HUSH
  • 07 小事 詞:HUSH 曲:HUSH
  • 08 流明 詞:HUSH 曲:HUSH
  • 09 沒有了 詞:HUSH 曲:HUSH
  • 10 夢遊 詞:HUSH 曲:HUSH

專輯介紹


HUSH 2018全新創作大碟『換句話說』
9月14日 實體/數位專輯 全球發行

五月天瑪莎、椎名林檎御用吉他手 跨刀合作
最新單曲「怎麼開始的」、「對等關係」已破百萬點閱率
《浮生的夢》新歌演唱會 9/14台北,10/20台中,11/10高雄
【首批限量特別版】由方序中設計採用隱形油墨印製

換句話說如何說?
當不再用言語述說我們的關係,該怎麼說?
關於這個世界的樣貌,該怎麼說。
當話語交錯之後,還會是原本的意思嗎?
重置、刪減、再生⋯
在這個混亂的世界裡,你們確定所說出的都是真實,想說的話都是本意嗎?
當人人都宣稱是第一手傳遞的當下,還能分出什麼是真偽嗎?

HUSH最新專輯『換句話說』,從「怎麼開始的」打開序幕,像是一天的起點,到第十首歌「夢遊」如同一天的結束。如夢似幻,睡睡醒醒,看起來是在重複,卻又好像每天都是新的一天。

這是一張專輯、可能是一天、可能是一輩子、可能是一場夢。

那是你我的日常,那些說不出口的預感、怎麼都掙脫不了的哀傷、從男孩變男人,從一個人到兩個人,HUSH都幫我們唱出口了。

這十首歌,像是一場人生劇幕,
每個開始,畢竟都只是續篇,
說著結束,其實也是某種開始。

HUSH & 方序中,共同打造『換句話說』宇宙
『換句話說』專輯,有別於一般專輯的呈現方式,不單止有十首精彩好歌,更把專輯概念跨界串聯到我們生活之中,從日常生活的五感眼、耳、鼻、舌、觸,以及心把『換句話說』的概念全面串連。

HUSH找來了已有合作默契的設計師方序中擔任創意總監,以『換句話說』的概念為出發點,邀請超過30組跨界(創作者)、結合他們的擅長的領域,推出一張專輯、十首MV、一場展覽、三場新歌巡迴演出、兩款週邊商品、四道料理,全感體驗、以拼圖的概念,呈現HUSH與他的新專輯,『換句話說』呈現。方序中讓喜愛HUSH的朋友們,更能明白,HUSH在這張專輯裡,想完整呈現的風格與意念。

五感+心傳達的『換句話說』宇宙要點:
眼:方序中創意總監、十首跨界MV

耳:HUSH擔任製作人的原創音樂,並請來五月天瑪莎、日本惡女歌姬椎名林檎御用吉他手長岡亮介、吉他教父金獎製作大師黃中岳老師、紅遍全亞洲的獨立樂團落日飛車主唱國國、金曲獎新銳爵士鋼琴家許郁瑛、爵士薩克斯風大師謝明諺……跨刀合作

鼻-:HUSH x EYE candle跨界合作周邊商品,「流明」旅行蠟燭

舌:金鐘獎節目主持人索艾克設計四道單身料理、台北市貓下去男孩沙龍設計調酒

觸:夢遊 |The Science of Sleep濕地限定展、HUSH《浮生的夢》演唱會

心:HUSH x SALUTO:敬你「小事」徽章


A Letter From 五月天瑪莎
我總是在聽HUSH的作品時,不斷驚豔於這傢伙的創作。在直白淺顯的句子中,有著婉轉但又直指核心的尖銳刻薄;在琅琅上口的旋律裡頭,又藏著他獨有的風格色彩。有時你覺得被他的歌給治癒了心裡頭被忽略了很久的某一塊,有時卻也被他的某句歌詞揭開了許久以來不願面對的傷口。

對身為音樂人的自己來說,如果可以和他一起製作這些作品,開心的不只是和他一起探索這些創作在音樂上的可能性的過程,還包括了可以滿足自己對這個同時存在著灑脫、任性、細膩、幽暗、妖豔、體貼,殘酷、溫暖、明亮⋯的綜合體的好奇心。自從幾年前和他一起重新製作了「克卜勒」這首歌曲之後,我就一直期待著這件事的發生。但在去年和他一起聽了他新專輯所有創作的demo之後,自己深思熟慮了很久,最後終於說服自己放棄了這樣的機會。

讓我來換句話說好了;那些demo已經具備了一首歌所要傳達一個故事或是一個想法所需要的雛形和能量,它們不需要有另外一個人去協助詮釋。HUSH自己就可以是這些作品最好的製作人,我們其他人只需要從旁充分給予他協助和建議,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地放肆發揮自己的想法。整個過程中,原本只想當個旁觀者以協助他看清楚某些可能會出現的盲點的自己,最後卻也常常失職地被某些歌曲感動得目眩神迷。
那些創作最需要的是HUSH,那個把他們一字一句寫出來唱出來的人,自己親力親為地去為它們用編曲拋光,用歌聲注入靈魂。

而HUSH自己也可以在那些思考製作的過程中,更深一層地挖掘當初寫這首歌的動機和緣由。也讓HUSH試著和這些作品共處,讓這些作品在逐漸成型的過程中,重新發現並為它們注入更深刻的靈魂和喜怒哀樂。

為期將近一年的製作期之後,現在我們終於聽見HUSH帶來了這樣一張作品。即使自己在整個製作過程中,不時地和HUSH有些分享和討論,可是當最後聽見這樣的成果,我更相信他不僅僅是個優秀的創作者而已,他更可以不假他人之手,充分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完全詮釋歌曲中那些複雜矛盾,卻又充滿細膩層次的情感內涵。

恭喜HUSH,也謝謝HUSH。
這張專輯所呈現出來的狀態和當初自己想像的模樣完全不同。它超出了自己去年當時第一次聽到這所有demo時所有的想像,不只對HUSH服氣,也同時聽見了他未來更多的可能性。

希望所有的朋友,都可以在這張很誠實且自我的專輯裡,重新聽見並發現一個你不曾認識過的HUSH。除此之外,還希望你可以像我一樣,可以在這張專輯裡,發現一個不曾認識過的自己。

寫於2018/9/2 專輯發行前

HUSH
大學念哲學系,HUSH對星象、塔羅等充滿神祕符號事物特別感興趣,也因此在詞曲創作中,會以哲學角度為出發,詮釋不一樣的生命與愛情。他曾為天后張惠妹、孫燕姿、劉若英、A-Lin、徐佳瑩等女藝人譜寫過「血腥愛情故事」、「身後」、「克卜勒」、「我要你好好的」、「尋人啟事」等膾炙金曲,被譽為"天后御用創作才子"。

2010年,HUSH在台北打工的"海邊的卡夫卡"意外登台演唱後,同年找來兩名團員成立Hush!樂團,開始受邀西安、深圳草莓音樂、台北野台開唱、香港呼叫音樂節、高雄大彩虹音樂節、小巨蛋犀利好大趴、上海簡單生活節等指標性華人音樂祭。2014年正式發行個人首支單曲,由五月天瑪莎擔任製作人。

2015年4月4日的演唱會上,發表新歌「同一個答案」前說:「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到前一陣子一個新聞,這新聞可大可小。我想說的事情是,每一個人的性向都是生來自然,而且正常的。一個自然的事情,沒有必要宣揚或是隱瞞。」話鋒一轉,他說提到婚姻平權議題,「結婚對異性戀是一個選項,對同性戀也是。選項是人權的展現,所以我寫了一首歌呼應這樣的事情,這首歌叫"同一個答案"。」大方回應性向話題。

繼2015年推出首張個人創作專輯『機會與命運』後,睽違三年再度推出首次擔任製作人的全新創作大碟『換句話說』。

方序中
曾為五月天、孫燕姿、張惠妹、蕭敬騰等天團天王天后打造專輯或演唱會視覺,不僅是金曲獎入圍常客,更曾榮獲金點設計獎,也一手打造令人難忘的金馬獎主視覺設計。他擅長將媒材解構並重組,將設計化為會呼吸的故事,無形的音樂在他的創意裡幻化成一篇篇的精彩影像。

他透露這次和HUSH合作的契機,緣起於多年前的一段低潮時光,在商業考量與個人創作之間的拉扯令他感到無力沮喪,那段失眠的時光便是靠著HUSH的音樂反覆陪伴他走出深淵,也在HUSH的音樂裡看見一個又一個生命故事。身為天王天后指定的設計師,他當下便決定有機會一定要與HUSH合作,之後從HUSH在樂團時期的作品到後來的首張個人創作專輯「機會與命運」,兩人合作就此展開。

這次HUSH即將推出個人第二張創作專輯「換句話說」,雙方的關係也「更進一步」,方序中直接從製作前期就擔任專輯創意總監,為HUSH量身打造所有專輯相關創意及視覺影像,讓HUSH的音樂透過不同媒材呈現完整概念。

一張專輯
『換句話說』這張專輯一開始的概念是源自於第七首歌「小事」,因為HUSH在上一張專輯宣傳期結束時,因為大量的工作跟表演,他發現對很多事情都麻木了,在日復一日的生活中,厭倦很多日常的事情,無論在舞台上還是生活中,彷彿入了一種SOP,但在這樣的感知裡,他又知道身為創作的人他,是渴求找回對於萬事萬物的感動、感觸,直到投入舞台劇的表演之後,他慢慢找回了那個自己,重新打開了許多感知。

於是在這麻木到有知覺的過程中,他體會到了「大事化小、見微知著」的感受,而這樣的感觸到某一天HUSH因為在家裡蹲廁所,蹲到腳麻,從麻木到所有神經系統重新開啟時,他突然明白,無論是物理上,還是生活上,我們生活有很多事物的感觸,都是如此。

而在這思索之中,我們的感受,跟旁人在觀察時的感知,卻又不太相同。在這樣的過程中,人們會有什麼樣的感觸屬於自己的或是他人的,也是『換句話說』這張專輯試圖想表達出的中心梗概。

HUSH優秀的詞曲創作功力,無庸置疑始終是天后們御用愛將,這張睽違三年的新專輯,更是帶來了不同的HUSH式音樂美學,首次擔任製作人的他,在製作上的表現得毫不生澀,可圈可點。不管是與搖滾樂手、吉他大師、樂團、弦樂團、爵士樂手、電子音樂製作人的合作,都掌握得非常好;除了展現出音樂製作的天份,這次專輯Vocal上,也因為這兩年舞台劇的訓練,演唱的情緒表現上有著極豐富的層次,將所創作的詞曲帶到更高的境界。

十首歌
第一波主打歌:換句話說

「換句話說」這首歌的靈感是來自於資訊爆炸跟新聞農場,假新聞。他當下覺得我們是活在一個鏡子碎片的世代,我們看著鏡子以為看了全世界,但其實那不過是全貌中的碎片。

從HUSH寫的創作筆記,可窺見他對這首歌的想法:
#換句話說
當冰山變成海水
我們正在變成碎片

世界本像一面巨大的鏡子
反射陽光
乘載過多言語的重量以後
鏡子碎裂成眼眶一樣的形狀
反射藍光

我們透過碎片看見世界
我們調整碎片折射世界
你看見我看不見他的看見
我以為他不以為的你以為

每天透過不同的社交媒介
偷窺、汲取、觀察⋯⋯進而揣摩扮演
像模仿AI的重組再推演
不同的人生、不同的口吻
和語言

假如我們終要成為
數位戰國之下的遍野橫屍
你會立下什麼樣的墓誌銘?
假如我們僥倖獲得
雲端天堂之上的十五分鐘
你會留下什麼樣的區塊鏈?

「換句話說」像一個思考專用的螺絲起子
在扭轉原意之後,鎖入一個新的定義
植入腦中,與之共生

在這本世界字典,哪幾個字眼
最終會成為你?

HUSH的歌曲與歌詞創作,總是巧妙搭配、深入淺出,讓人琅琅上口。隨著他那記憶度深刻、優美旋律的歌曲,緩緩唱出他眼中每個人事物的敘述與觀點,你總能平靜下來好好聽他唱著一遍又一遍。首波專輯同名主打歌「換句話說」,正是如此令人絕妙稱奇的一首歌,除了精彩的歌詞表達了網路世代人人都可「換句話說」之外,HUSH找來了與他默契十足的樂團團員們共同編曲錄製,Band Sound與鋼琴合成器巧妙呼應交織,整首歌層次鮮明、華麗豐富,我們聽到了一首HUSH與樂手們之間精彩的音樂對話。

第二次跟HUSH合作的導演陳宏一,用抽象的意境呈現「換句話說」這首歌,特地找來藝術家黃彥超製作了一個大型裝置藝術,由HUSH跟裝置物件分別扮言語的真相與意象。身為言語傳遞者的HUSH被一群人圍繞著,他被膜拜著、被擁抱著,被關心著、被圍繞著。他是話語的主宰者,卻沒有說話的能力,人們試圖解讀他,無論是用手語還是點字,用各種方式去理解,但解讀出來的究竟是HUSH還是那個裝置物件,卻沒人看得清楚。

物件持續增生成長,人們對著HUSH持續追捧、模仿,物質與HUSH之間,像是網路世界和真實世界的投射光影,看似綁在一起,又看似獨立。那些追捧的人們,究竟是真正明白HUSH這位語言的傳遞者,還是只是迷失在崇拜之中?

最後,人們一個個離開,HUSH緊緊擁抱,我們膜拜的究竟是真相,還只是一個意象?這讓我們去思考,當人人都表示是第一手傳遞的當下,還能分出什麼是真偽嗎?

第二波主打歌:怎麼開始的
「怎麼開始的」借用偷情角度出發作為提問,從此刻的自我,回頭檢索記憶中,對每一個人事物傾心的那一刻,是怎麼開始的。
「怎麼開始的」也是『換句話說』這張專輯的開始,呼應著最後一首歌「夢遊」。

就像美劇【西方極樂世界 Westworld】的女主角朵洛莉絲,每天睜開眼,究竟是新的開始,還是重複的開始,這一切,究竟是怎麼開始的。在這樣睡睡醒醒的過程,究竟是開始了嗎?還是我們一直在夢裡。

HUSH說:這首歌名雖然叫做「怎麼開始的」,但很像是自己最近在玩的底片機,一段時間過後,就會拿一堆底片去洗,總是很清楚最後拍的幾張是哪些,所以看到洗好的照片,排序是從第36張開始往回推的時候,有一種倒敘法的感覺,蠻符合這首歌。

爵士曲風的「怎麼開始的」,HUSH特別邀請了國際知名薩克斯風大師,去年甫參與世大運閉幕演出的謝明諺合作。整首歌從鋼琴落下開始,用薩克斯風緩緩接續回憶著:怎麼開始的;來到中段之後的情緒激烈高昂吶喊著:怎麼開始的;最末留下的不勝唏噓⋯⋯整首歌在高音薩克斯風的帶領之下,情緒鮮明,戲劇張力十足。
「怎麼開始的」MV請來了近年來多拍攝HBO、Netflix、Amazon頻道電視劇的日本新銳戲劇導演藤井道人,來台24小時不間斷拍攝。並請來林奕華導演御用舞台劇演員趙逸嵐、電影【五月一日】的女主角程予希;幕後也請作品深受肯定的電影【七月與安生】的燈光師馬銘財及入圍第29屆金曲獎最佳導演(2018年)姚國禎來擔任MV的美術指導。

整支MV以日劇風格拍攝,帶出MV新視野。由於日本劇組在時間上的掌控精準,許多看過此MV的人都無法相信這麼多戲劇細節的MV,竟然是在短短一天之內拍攝完成,更無法想像這麼多的細節內容,要如何呈現在一支MV當中。

在收到藤井道人導演寄來的完成作品後,他巧手的調光與剪接,所有人驚呼這支MV把這首歌所有的一切串連起來了!也因此在上線Youtube之後大獲好評,社群網站上一陣點閱分享、迅速擴散。MV用隱喻的角度來從愛情的背叛開始,一路回想到愛情的開始,是開始也是結束,往往我們在分開之後,才會哀傷地去思考,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

第三波主打歌:對等關係
『換句話說』專輯中第三首歌的「對等關係」,是『換句話說』這張如同電影三幕劇專輯的第一幕高潮,呼應著第二首歌「不祥的預感」大雨要落下後,真的在生活中,遇到了另一場大雨。這是另一段感情的開始,一個令人無法割捨的感情震盪。

這首歌其實代表HUSH自己很大程度的感情觀,尋找對手,而非對象,雖說對手,但並非好勝、爭鬥一個可以激起自己,也想變得更好,去迎上對方的人,就是對手可以有對象般的日常陪伴,也可以像對手相互砥礪。歌本身有著"對等"、"互相等待的一對"那些概念。

在愛情裡,渴望找到一個可以互相追上、彼此像是在追趕著並肩的雙生火焰在一種炙熱、痛苦與愛並存,卻又甘之如飴的靈魂伴侶。

「對等關係」由「是日救星」單曲製作人、戴佩妮佛跳牆樂團吉他手陳君豪所編曲。一開始HUSH的Vocal帶領著整首歌前進,吉他與弦樂之間的彷彿和諧卻又較勁,中段之後HUSH的Vocal與所有的樂器互相交融帶到高峰,呼應著愛情中最高級的「對等關係」。

「對等關係」MV請來深受國際肯定的新銳編舞家周書毅跨界合作,從上一張專輯,HUSH就很想要跟周書毅合作,這次藉由這首歌,一同激盪出令人驚豔的火花。

拍攝MV時,周書毅以即興演出的方式詮釋「對等關係」,現場導演協同知名攝影師胡世山用兩台攝影機,捕捉他的肢體演出。MV中導演利用色彩與光影和具有張力的獨舞帶出各種情緒變化,描繪感情中為了迎頭趕上對方,一再而再地轉換、拉扯、自我磨練,去呈現HUSH在這首歌中所敘述的,那種渴望遇到一個勢均力敵的濃烈情感。音樂上弦樂與現代舞的互相牽引,加上HUSH極豐富表情演唱,及周書毅與導演的攝影鏡頭間,彼此渴望成為迎頭趕上、互相追趕的捕捉情境,更能符合「對等關係」。

第四波主打歌:寄居蟹與蝸牛
這首歌在寫租屋或購屋、選擇單身或進入關係的對比。主要是過了三十歲後,HUSH突然開始認真地動了買房子的念頭,開始和朋友討論買房租屋究竟哪個划算,於是激發靈感寫出來的歌。

家這件事是很微妙的,不管你是寄居蟹,還是蝸牛,一個人、兩個人,或許最後變成三四個人,都會變成自己的家。有些人喜歡當永遠的寄居蟹,租屋過日,不求自己的家;有些人甚至是一個又一個戀人家換過,以愛換宿像是愛的沙發客,連自己的租屋都沒有。有些人辛辛苦苦,渴望自己變成一個「蝸牛」,但在這樣的生活下,那些渴望是幸福還是寂寞?你是要選擇進入關係,還是維持單身,或者在一段一段的感情中,最後在路上與過往,狹路相送。

「寄居蟹與蝸牛」HUSH邀請了金獎製作大師黃中岳老師編曲。一開始如行雲流水式的木吉他演奏,撐起了一個很大的空間,接著弦樂的加入整首歌顯得立體而溫暖,HUSH緩緩地用雲淡風輕的歌聲,吟唱出租屋者、買屋者的心情,而在歌曲末端,中岳老師再度呼應了歌曲的一開始,符合了專輯想呈現的是開始也是結束的感覺,如果重複聽這首歌,就是一個迴旋之夢,像是個電影畫面。

寄居蟹與蝸牛,單身與戀人,有家庭還是一個人,各種排列組合,隨時散落在我們的生活之中。

在創作「寄居蟹與蝸牛」這首歌時,HUSH想像過一個畫面情節。一個男⼦在空屋裡,看著空蕩的四周,想像傢俱進駐、想像朋友來訪、愛人共度,下廚燭光晚餐。日復一日,男子睡醒後,穿好⻄裝出⾨上班,屋裡有生活的痕跡、牆上的日曆飄動、吃完沒洗的碗盤。 或者派對後的凌亂,散落的衣物,畫面一轉男子進入另一個房間,熟練開燈卸裝掛衣、衣架上工作證顯示,男子是⼀位房仲業者,他其實住在租來的房子裡,作著買房的夢。

而這樣的情節,後來HUSH在跟MV導演吳仲倫合作時,也就引用在劇情之中,完整呈現歌曲的意境。這支MV主要演員為舞台劇演員崔台鎬。HUSH在寫這首歌時,眼中所浮現的便是裝扮成一個房仲業者的他,於是在拍攝MV時,便邀請他來參與這次的演出。

MV中其中有一幕是崔台鎬在路邊發送傳單,而「怎麼開始的」MV的女主角趙逸嵐,竟然穿著窄裙與高根鞋出現,客串路人的角色,成為本片小小的彩蛋。HUSH開玩笑說,小八(趙逸嵐)在上一支MV被劈腿之後,轉型變成幹練的女強人⋯⋯。

其實人生有時也是這樣,一轉眼,就變成來生,存在在另一場夢中。

不祥的預感
不祥的預感是一件很常見,卻也很常被忽略的事。往往到事情發生,應驗了當初自己的預感,所有的感受才像大雨一樣承受不住重量,從不祥的烏雲中傾倒下來。

HUSH一直很喜歡對比的東西,在『換句話說』這張專輯裡,「怎麼開始的」是形容一段關係的分手、結束,「不祥的預感」則是很幽默地以歡樂愉快的曲調,搭配上HUSH慵懶性感的Vocal,來呈現在感情中,明明覺得不太對勁,但卻要自欺欺人,用一種愉快的心情去掩蓋那些「不祥的預感」。

如同歌詞所說的「不成人形的孤單」,由於人生已經經歷過許多不開心的事情,像是「怎麼開始的」裡面的背叛,當不想再度遇到一樣的經歷,於是只能用硬撐出來的歡樂,去試圖甩掉這些預感,不想去面對大難已經臨頭,大雨即將落下來。

「不祥的預感」HUSH邀請了落日飛車主唱吉他手國國擔任編曲以及五月天瑪莎跨刀Bass,整首歌跟隨著歌詞意境,以黑色幽默作為中心思想。兩個搖滾樂手以Basanova、爵士的方式詮釋這首歌,再小巧思地運用了電風琴「大雨就要落下來」,將整體的氣氛推向最詭譎的方向,隱喻出在感情中逞強、明明是悲傷卻要帶著奇怪的笑臉的那種詭異感。

在錄音時,瑪莎嘗試了許多不同的感覺,甚至直問HUSH「這樣不會太歡樂嗎?」但這首歌想要刻意營造的,就是一股黑色喜劇默片般的畫面感,彷彿主角還不知大難即將臨頭。音樂方面,這首歌最後也捨棄了爵士鼓點,改由三樣樂器來帶動節奏進行,像脈搏隱隱的跳動,打造不祥的預感。

「不祥的預感」找來了瑪莎以及五月天巡演御用視覺團隊8ID共同製作。這首歌錄音及拍攝MV的時候,正是瑪莎喜獲龍鳳胎以及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百場巡迴之間。同為星戰迷的瑪莎與HUSH,對於整首歌的畫面呈現,卻有著不一樣的解讀,到底應該是不祥路線的「不祥的預感」?還是歡樂路線的「不祥的預感」?

經過多次來回的溝通之下,瑪莎決定以對比鮮明的色彩、具有正反面符號的物品,加上兩位沒有面部情緒的演員來呈現這支MV的氛圍,共同詮釋,彼此心中關於不祥的想像。

鬍渣
「鬍渣」這首歌有別於『換句話說』這張專輯裡的其他首歌,是先有歌名,才開始創作。起源是HUSH心想,華語專輯中,總是有許多女人的歌,像是陶晶瑩的「女人心事」,或是有許多小女孩變成女人的故事,那何不來一首,輕的男人的歌。

十七歲女生有她的溫柔,那麼男孩變成男人之後,鬍渣,是否也是男人長大的關鍵呢?
於是HUSH想描繪出男孩與鬍渣的糾結,是狼狽、是成熟,是過程、還是想得卻不可得。

而「鬍渣」這首歌,也是整張專輯當中唯一由HUSH編曲的歌,從詞曲創作到編曲、弦樂編寫、鋼琴編寫一手包辦,全然地展現出他個人在音樂上的風格。這首歌HUSH在原本優美的旋律裡,用一層一層器樂堆疊,他的聲音表情則將歌詞一步一步推向想要傳達的意境裡,他便在自己建構的音樂空間裡,悠遊自在地吟唱來回走著,用刻意沙啞的聲音,來描繪男孩變成男人的轉變。

「鬍渣」MV找來知名攝影師蘇益良跨刀合作,蘇益良是許多知名女藝人如徐若瑄、侯佩岑、陶晶瑩的御用攝影師,更曾開過人物攝影展,擅長掌握許多人表情上的魅力與小細節。

這支MV小蘇哥分別在台北、上海兩地接力拍攝,找來了兩個城市中,幾位蓄有鬍渣的男人們與天真無邪的男孩們,用乾淨簡潔的黑白畫面,近距離展現出他們的表情、無論是看似滄桑的笑紋,還是純淨的面孔,搭配上這首歌中HUSH刻意調整唱腔展現的情緒演繹,展現出屬於自己的男人心事。

小事
大事化小,見微知著。

『換句話說』這張專輯靈感緣起的「小事」,像是『換句話說』這張充滿視覺感專輯的第二幕尾聲。靈感是來自於生活中的"標籤",當我們急於撕掉別人給我們的標籤,是否這件事是錯的?

在看美國的比賽節目,常常都可以看到那些參賽者,善於優化別人給他們的標籤,把Label變成Brand,而不是被標籤限制住。

「把他人貼的標籤,化成自己的招牌」就是這首歌的主要精神。

這首歌請來了日本惡女歌姬椎名林檎御用吉他手長岡亮介擔任吉他編曲,從一開始輕淺的悶音吉他,逐漸轉入歌曲後段的大鳴大放,包含最後一次完成的吉他SOLO,由吉他主導的這首歌曲,透過長岡亮介的巧手,成功地描繪出一個人從怯懦到獲得勇氣,從步履蹣跚到大步奔跑到過程。

長岡亮介聽了HUSH寄來的DEMO之後,寫下了這段話:「深知自己渺小,沒有太大的力量,但還是努力生活著。這是我聽到時腦中浮現的畫面。畢竟面對自己的時間是那樣的隱密且透明。我希望我的吉他編曲能符合這個意象,就像是輕輕的從背後推了一把那樣。配合著曲子與情緒、我嘗試了與以往不同的表現方式,盡力彈奏出不輸給曲子既定印象的吉他。」

「小事」的MV請來了服裝設計師詹朴跨界合作,詹朴為整支MV的色彩定調,以藍、黑、白建構所有畫面,藉由白牆空間、著詹朴設計的藍色洋裝的女人、原色胚布、黑色毛線………以及日常生活小事,像是:煮義大利麵、換衣服、隨手畫畫等等,反覆堆疊呼應:「大事化小,見微知著。」

流明
「流明」是比較沉的一首歌,在專輯中第八首歌的「流明」算是『換句話說』專輯第三幕的轉場,緣起是紀念HUSH的一位朋友,其實HUSH跟這位朋友不算非常熟識,但卻十分交心,每次見面都很聊得來,所以聽到他離世時,就覺得必須為了他寫這首歌。

流明是光的計算單位,而人生,其實有時不也就是一瞬之光,在光火之間,起滅。

曲中歌所提到的「花火」「煙火」「燭火」,一方面描述著HUSH對朋友的感念,也敘述著人生無常。用火紀念失去的朋友,用流明來描述,流逝的明天。

「假如明天仍昏暗 你就把光帶走」用這歌詞呼應著「天又要黑了」,也轉呼應開場〈怎麼開始的〉來代表,夜晚來臨了。

「流明」這首歌邀請了獨立電子音樂廠牌「派樂地」唱片負責人黃少雍編曲製作,全曲刻意運用電子合成器編輯,將聲音變形、扭曲、放大、重複堆疊,即便是HUSH的Vocal也被特效處理,情緒被抽離,竟然造成更大、更寬闊的氛圍。

「流明」的MV邀請了本張專輯的平面攝影師登曼波與林建文共同製作,呼應專輯整首歌的視覺風格,末日華麗狂歡派對過後的頹廢,散落地上的花朵、流蘇,忽明忽滅的燭光、水晶燈,繼續播放的卡帶..…..手持攝影運鏡加上快速流暢的剪接,從「天又要黑了」最後來到天明,以極度的華麗,來詮釋人生的稍縱即逝。

沒有了
「沒有了」這首歌,一開始是設定為『換句話說』專輯的最後一首歌,後來HUSH覺得如果用這當尾聲,似乎太哀傷了,於是把它調整到倒數第二首,因為生活即便是遇到逆境跟麻木到失去感知時,他還是希望,每個人都不要失去希望。就像《換句話說》這張專輯誕生的瞬間,就是來自於他於生活的麻木中,可望找回知覺,所領悟的體會。

這首歌的靈感來自生活上,常可以看到天人永隔的新聞,失去至親的人在激動的情緒中,卻只能勉強說出「沒有了」,這三個字雖然悲痛,卻也道盡一切從有到無的過程。這首歌從⿇木,唱到都市人孤獨回家⽤用餐的⼀人時光。HUSH覺得這樣的時光很完整,很孤獨,那一份孤獨也很完整。

而本歌也有另一個故事,著名作詞人葛大為在幫楊乃文收「離心力」歌詞的時候,收到了「沒有了」這首詞,雖然最後歌詞並沒有錄用,但葛大為建議HUSH應該為這首詞也譜上自己的旋律,於是便成為『換句話說』專輯裡現在的版本。

曲調用以單純的鋼琴演奏,讓HUSH的歌聲與許郁瑛的鋼琴對話,彼此訴說著:「沒有了」。

在錄音的當天,HUSH與爵士鋼琴家許郁瑛試了三遍正常的錄音方式,卻一直沒有兩人都非常滿意的結果。最後兩人決定,完全不聽節拍器,反而在錄音過程中,人與琴聲的對話與傾聽才順利交流出火花。擅長自由爵士的許郁瑛也在這首歌曲中交出了壓抑、麻木、潰堤感的完美琴緒。

「沒有了」這支MV邀請了植栽藝術家李霽與多媒體藝術家王宗欣共同製作,李霽將各種植物、動物的軀體放置在各種不合理的器具上,王宗欣利用重複、放大拍攝,將眼裡所見的各種事物,從看得見逐漸到看不清楚,來呈現這首歌曲。

夢遊
「夢遊」做為『換句話說』專輯最後一首關門歌,如同開門歌「怎麼開始的」,一開始的Band Sound,從單一把吉他到突然的全樂團聲響,如歌詞清晰直指夢的過程,也如將醒之際,現實與夢境的顛簸拉扯。

這首歌的詞曲皆改編自HUSH的舊作「Anybody Out There?」。它原本是「草莓救星」、「康士坦的變化球」吉他手Arny與HUSH因一齣戲而合作的主題曲。在『換句話說』專輯收歌階段時,原本想收舊作的版本,但考量到音樂情緒與畫面,最終HUSH仍保留了夢遊的概念,全新打造一首專輯的關門歌。

整張專輯最後一首歌「夢遊」的MV,由本張專輯的創意總監方序中擔任導演,拍攝當天,方序中與HUSH起了個大早,在台北鬧區路邊拍攝,全白的隧道塑造出了夢境中的空幻感,HUSH穿著睡袍,不斷地來回行走演唱,HUSH自己笑稱很有王菲在王家衛電影裡的感覺。

方序中除了擔任導演,當天還親手操攝影機拍攝,為求情緒精準,甚至只憑耳朵聆聽音樂操控鏡頭。後製當中方序中為HUSH加上了一副"夢遊眼罩",眼罩之中的影像訊號,隨著HUSH的行走,以及音樂的起伏而變化。

而這個"夢遊眼罩",後來也運用在方序中為HUSH量身打造了集視覺、聽覺、嗅覺等,與台北夜之城林森北路濕地舉辦的影音多媒體展覽《夢遊(The Science of Sleep)》,希望讓所有喜歡HUSH的朋友,共同感受到他們的白日夢冒險。

專輯視覺概念
本張專輯的實體專輯之印刷方式來自於設計師方序中之創意,自國外引進獨家特殊隱形墨水,藉由專輯所附贈的紫外線手電筒照射才能看見專輯中的設計、攝影,甚至是HUSH的創作歌詞。設計師方序中表示:「這次為了呈現專輯『換句話說』的概念,呈現出現實與夢境難辨的迷幻感,特別引進了多彩的平版隱形油墨,是印製時必須用特殊紫外線燈照射才能看見的產品設計。」

這次的平面攝影找來攝影師登曼波合作,用對比的感覺在廢墟中拍出華麗感,做出『換句話說』的衝突。所有你看到的,跟你想的,也許不太一樣。

作品顛覆概念,大膽走向艷氣頹廢的風格,雕像與那些神情沒有生氣、沒有容貌模樣的模特兒,呈現出在這個只求絢麗、但多數失去靈魂、有著類似的美貌,卻無法言語不知如何言語的世代中,強力綻放卻是孤寂的感受。如同詹宏志評論朱天文短篇小說《世紀末的華麗》時所說,「以華麗熟豔的技法筆調寫人生苦短的感歎對蜉蝣眾生的同情以及對一切青春的傷逝。」

這次的造型,造型師Judy特別自倫敦找了新銳華裔設計師訂製,以女裝的造型,一衣多穿,來展現『換句話說』想呈現的事情多種可能與不同,你所想的跟別人眼中看見的差異性。

一場展覽
在發片前夕,特別由金獎首席設計師方序中為HUSH量身打造了集視覺、聽覺、嗅覺等影音多媒體展覽《夢遊》(The Science of Sleep),讓歌迷藉由方序中的巧思透過不同媒材的解構與重組,一窺HUSH內心的音樂創作世界。

專輯發行前夕,方序中更聯手HUSH打造了「夢遊」(The Science of Sleep)展,藉由方序中的角度並結合嗅覺、聽覺、視覺等不同媒材,重新展現他眼中HUSH的內心及創作,也讓歌迷透過設計師的方式帶領大家一同進行一場音樂人的大腦漫遊。展場內宛如電影「全面啟動」般分為三層夢境,邀請觀眾在入口時就戴上特製透明眼罩並換上睡袍,準備進入現實與夢境的交界,現場將HUSH新專輯中尚未曝光的所有MV畫面重新打散透過電腦隨機剪輯,讓每一位參與的觀眾都接收到完全不同的視覺呈現,這次的展覽最特別之處便是從國外引進獨家隱形墨水,觀眾必須藉由現場準備的「紫外線手電筒」照射才能看見展場中HUSH留下的影像文字。策展人方序中表示:「一般目前台灣市面上的隱形墨水都是單色,但這次為了呈現『夢遊』裡虛實難辨的迷幻感,特別從國外引進了多彩的隱形墨水印刷展品,不僅印表機要重新改造,連校稿時都必須用特殊紫外線燈照射才能看見展品。」透過設計師的巧思將HUSH的創作文字轉化為一場私密的夢境探險。

展場內除了將HUSH的創作透過視覺、聽覺的重新解構呈現,也邀來新銳藝術家黃彥超特別就他對HUSH的印象打造大型裝置藝術《哈!噓…》,將多樣媒材分解後重組,藉由鏡面反射讓觀眾宛若面對睡夢中正在夢遊的自己,這些特殊的造型與燈光將展場打造成台北城市難得一見的夢遊秘境,自8/21開展以來已迅速成為網紅打卡的熱門新地標。而展期間每週末也將舉辦週末夢遊派對,邀請到旺福的鼓手肚皮、知名DJ林貓王等現場放歌,邀請所有歌迷一同夢境神遊。展覽現場也獨家販售"夢遊選物",不僅有HUSH獨家調製的「流明」旅行香氛蠟燭、還有敬你-「小事」徽章,每一樣都對應新專輯中不同的歌曲,藉由職人手作將專輯文字轉化為生活質感小物,宛如HUSH的音樂那樣的唱出生活的流轉起伏。

兩款週邊商品
本次設計的兩款週邊商品,都是從HUSH日常所喜愛的物品去發想,像HUSH x SALUTO:敬你「小事」徽是與自己的朋友共同創作的聯名商品;HUSH x EYE candle「流明」旅行蠟燭,則是以HUSH平日就喜歡用的香氣來做發想。

HUSH x SALUTO:敬你「小事」徽章
你只能標籤你自己的模樣 把自己放在最對最亮的地方 ——摘自「小事」歌詞

「把他人貼的標籤,化成自己的招牌」是這首歌的主要精神,於是HUSH靈機一動找來了SALUTO:敬你,一起跨界合作「小事」勳章。一共設計四款"小事 大用"、"無知 有幸"、"難聽 好說"、"自賞 旁觀"看是相法,實質上又可呼應的勳章,把他人貼的標籤,化成自己的招牌。正反無需他人定義,就讓我們自我表述。

HUSH x EYE candle「流明」旅行蠟燭
當時間的河流 慢慢浸透你全身 讓我點起燭火 為你守一首歌。 ——摘自「流明」歌詞

HUSH與EYE candle蠟燭工作室合作的跨界商品,芬香蠟燭選以松木、麝香、白麝香、薰衣草精油等HUSH日常中所喜愛的香氣為基調調配,希望給大家帶來平靜的感受,另有一張HUSH拍攝的相片作品可透過燭火投射出光影,隨著香氣刻畫出屋內不同的風景。

產品包裝上,當攤開時,可以看到蠟燭是被"生命之花"圖騰包覆著,會加上這個圖案是因為方序中跟HUSH兩人都對符號學有興趣,之前方序中在倫敦工作時,剛好看到了"生命之花",回來時就靈機一動放在設計裡。HUSH看到時也很喜歡,因為〈流明〉在講的就著生命的開始與逝去,"生命之花"的個符號,正也代表著宇宙最初的形狀與振動頻率。

四道料理
專輯中「寄居蟹與蝸牛」這首歌講的是"家",歌中也說了:即便一個人也是家的概念。於是找來了金鐘獎最佳主持人得主,也是著名的料理職人索艾克設計了四道單身料理,用中西混搭的概念來陳述都會單身生活的多變性、多樣性,也讓HUSH藉由料理影片,帶著讓單身小資族們,無論論是寄居蟹還是蝸牛,都能用每道暖心的料理,找到屬於自己的家。

HUSH的單身料理
第一集 海風男人味:香炒破布子中卷
第二集 搶救蛋白質:烙烤牛排與青蔥辣醬
第三集 偷吃無罪惡:雞胸季節蔬菜沙拉
第四集 日常的執著:金華火腿小番茄義大利麵

「換句話說」製作團隊
音樂製作團隊
全專輯詞曲創作:HUSH
全專輯製作人:HUSH
怎麼開始的_高音薩克斯風:謝明諺(世大運閉幕式演出)
對等關係_編曲:陳君豪(金曲獎最佳新人、戴佩妮「佛跳牆」吉他手)
寄居蟹與蝸牛_編曲 & 弦樂:黃中岳老師
不祥的預感_Bass:「五月天」瑪莎
不祥的預感_編曲/吉他:「落日飛車」國國
小事_Guitar & 編曲:「東京事變」長岡亮介
流明_編曲:獨立電子音樂廠牌「派樂黛」唱片負責人黃少雍
沒有了_編曲 & 鋼琴:爵士鋼琴家 許郁瑛(2018年金曲獎演奏類最佳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主視覺團隊
創意總監:方序中
專輯設計:方序中、吳建龍
專輯平面攝影:登曼波 &林建文
造型:Judy 周筱筑

音樂錄影帶團隊
換句話說|陳宏一
怎麼開始的|藤井道人
對等關係|詹凱 & 肢體設計 by 周書毅
不祥的預感|8ID Studio & 創意概念 by 五月天瑪莎
寄居蟹與蝸牛|吳仲倫
鬍渣|蘇益良 & 蘇益茂
小事|章潔 & 創意概念 by 詹朴 Apu Jan
流明|登曼波 & 林建文
沒有了|李霽 & 王宗欣
夢遊|方序中 & 吳仲倫

IG影片_HUSH的單身料理|導演 吳仲倫Chung Lun Wu & 食物設計 by Soac Liu 索艾克

展覽製作團隊
策展人:方序中
創意發想:格子 | 格式設計展策
策展單位:究方社
聲音導覽:HUSH
美術總監:Hikky
音樂設計:cheer|kbn
動態影像設計:VJ Youji
展覽製作:Joshua|L.E.D.S. Ltd.
裝置作品:黃彥超〈「哈!噓……」〉
攝影作品:登曼波、林建文
手寫文字:HU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