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银河网路电台 > 银河星光 > 银河星光:「阿巴合唱团」的故事 Part 4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8-09-13

银河星光:「阿巴合唱团」的故事 Part 4

剧场界积极鼓动毕昂和班尼把他们过去的畅销经典重新派上用场,编写一出音乐剧,没想到两人兴趣缺缺,只在要求不得更动词曲原貌的情况下,授权制作单位自己去想办法,结果出现了轰动全球的「妈妈咪呀」......

内容介绍

1979年,ABBA推出「Voulez-Vous」,那是一张跟他们过去作品相当不同的专辑,除了部分刻画团员们感情变故的歌词具有更强烈的个人色彩,他们在欧洲巡回演唱结束後发表的单曲「I Have A Dream」也别开生面的采用了「大家一起唱」的风格。那是他们最後一次世界巡回演唱的期间,特别在英国伦敦的温布利体育馆内,以现场收音的方式录制的,我们可以听到一支阵容相当庞大的儿童合唱团跟他们一起演唱。这首歌在荷兰夺得冠军,也成了他们70年代在英国的最後一首畅销曲。

尽管毕昂(Bjorn Ulvaeus)和安娜(Agnetha Faltskog)已经宣告分手,班尼(Benny Anderson)和佛瑞妲(Anni-FridLyngstad)也出现了摩擦,但是为了他们每年一张新专辑的惯例,他们还是必须打起精神,於1980年二月再度进入录音室,着手他们第七张专辑的制作。在这期间,他们曾经因为必须履行合约而暂时中断录音,前往日本作为期三周的演唱,所以直到七月份,新专辑的第一首单曲「The Winner Takes It All」才发表,立刻在英国丶荷兰和比利时都拿到冠军,在美国也登上了抒情歌曲排行的榜首。只是,这首歌虽然成绩风光,却是苦涩的果实,因为它的内容反映出了四名团员正在历经的婚变波折。在歌曲中,他们毫不避讳的让人们知道,两对夫妻的婚姻都出现了「第三者」,他们不愿意再回想起彼此过去共同拥有过的酸甜苦辣,因为那些都已经成为历史。人生,就像是一场赌局,当你手上所有的王牌都已经用光,只能冷静的让赢家通吃,结局如何,就由法官来裁定吧。

1980年十一月,ABBA的第七张专辑「Super Trouper」和同名的单曲推出,再度造成轰动。这首歌为他们拿到了在英国的第九个丶也是最後一个的冠军,使得他们成为当时英国有史以来仅次於披头丶猫王和「英国猫王」克利夫理查(Cliff Richard),夺得最多冠军的艺人。而当我们仔细的聆听这张专辑,我们更会发现,里面的歌曲几乎多半都是他们有感而发的作品。在「Happy New Year」曲中,他们面对了新年庆典曲终人散的冷清,迷失而又徬徨,过去所有的旧梦,彷佛早已死去,就如同地板上那一大片狼籍的垃圾一样,难以收拾。谁也不敢想像,再过十年,当80年代结束的时候到来,彼此会有些什麽样的遭遇。虽然他们还是互道新年快乐,但是他们心中其实早已没有了喜悦。即使是表面上听起来很热闹的「Super Trouper」,其实也说出了他们在舞台上期待看到自己的新欢出现於观众群中的落寞心态。

大体上说,「Super Trouper」专辑在商业上是相当成功的,其中的「Lay All Your Love On Me」甚至还夺得了美国舞曲排行的冠军,显示出有越来越多新的歌迷喜欢他们。进入80年代的他们,在事业方面似乎前景相当不错,可是,就在1981年的二月,班尼和佛瑞妲也宣布了他们离婚的消息。不过,正如同毕昂和安娜先前的作法,他们也宣称两人在婚姻上的离异并不会影响到ABBA这个团体的运作,而且随即展开新专辑的录制工作。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希望,就算不能继续当夫妻,也至少可以维持多年以来在工作上所建立的深厚友情。在「Super Trouper」专辑的最後,我们甚至听到他们充满无限感触的唱出「The Way Old Friends Do」。它的歌词是这样说的:「你和我可以分享沈默丶一同找寻安慰,就像老友们那样。而在争执与粗暴的言语之後,我们彼此道歉言和,就像老友们那样。欢乐的时光和悲伤的时刻,我们总会一起度过,我不管明天会如何,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就像老友们那样。」

只可惜,尽管他们希望继续合作,1981年十二月,他们推出的第八张专辑「The Visitors」,却还是成了ABBA最後的作品。跟专辑同时发行的单曲「One Of Us」,和这张专辑一样,在英国和许多欧洲国家都名列前茅,却无法打进美国的排行。美国方面倒是挑选了这张专辑的另一首单曲「When All Is Said and Done」。的确,当所有能说的丶能作的都已经说完丶做完,你还能有什麽指望呢?这首歌是他们最後一次打进美国排行前四十名,获得第二十七名。

1982年,是ABBA在一起合作的最後一年。市场的反应,显示他们新作的商业魅力已经快速下滑。由於当时毕昂已经再婚,班尼也已经定好婚期,所以促销的巡回演唱已经没有可能。虽然他们还计画再录制一张新专辑,结果却胎死腹中,只推出两首新的单曲和一套两张的精选集「The Singles - The First Ten Years」。尽管这套精选集仍然在不少地区夺得冠军,新的单曲「Head Over Heels」在市场上的反应却不是很理想,也成了他们头一次无法打进英国排行前十名的歌曲。同年年底,在同样反应冷热不一的最後一首单曲「Under Attack」之後,ABBA终於正式的宣告曲终人散。

解散之後的ABBA,四位团员并没有闲着。两位女团员分别重新展开婚前就已经有过的个人生涯。佛瑞妲首先出击,在1982年九月发表请来菲尔柯林斯(Phil Collins)跨刀制作丶并且和声的「Something’s Going On」专辑,获得不少的注意,安娜也跟着在1983年五月推出「Wrap Your Arms Around Me」专辑,情况跟佛瑞妲非常类似,在北欧各国反应热烈,但是在英国就比较不是那麽成功,在美国更是有点灰头土脸。很显然的,两位女歌手的市场魅力跟过去四人合作的期间比较起来,早已无法同年而语了。至於毕昂和班尼这两位男士,则埋首音乐剧的创作。他们跟英国籍的作词大师提姆莱斯(Tim Rice)共同创作的音乐剧「棋王」(Chess),先是在1984年以概念专辑的型态发表,更於1986年五月登上伦敦西区的舞台,获得了爆炸性的成功,其中由英国音乐剧首席红伶依莲佩姬(Elaine Paige)与资深女星芭芭拉狄克森(Barbara Dickson)所合唱的插曲「I Know Him So Well」更被金氏世界记录列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女声二重唱。但是,或许由於美国音乐剧观众存有排斥「非美国作品」的心态,这出戏在百老汇推出的时候,票房却相当冷淡,才演了两个月就黯然下档。

一切似乎就这样结束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由於他们作品的精致风格非常经得起时间考验,许多新生代的歌迷都纷纷的受到吸引。1992年,唱片公司推出重新包装的精选集「ABBA Gold」,里面还收录了他们过去未曾发表过的作品,结果造成了空前的轰动,甚至成为他们最畅销的唱片。唱片公司食髓知味,紧接着又推出了续篇「More ABBA Gold」,同样大受欢迎。同年九月,Erasure合唱团翻唱他们作品的迷你专辑,获得了旋风式的成功,其他艺人或团体也陆续跟进,不断的勾起人们对这支瑞典团体的怀念。另外,毕昂和班尼也持续往音乐剧的方向努力。经过不断涉猎,他们找到了新的题材,两人取得故事的使用权,把已故瑞典作家威廉莫伯格(Vilhelm Moberg)的四本系列小说改编为音乐剧。那四本书分别是「移民」(The Emigrants)丶「前进好天地」(Unto a Good Land)丶拓荒者」(The Settlers)以及「最後的家书」(The Last Letter Home),深入而生动的描述一个赤贫的瑞典家庭在十九世纪中期移民新大陆的辛酸血泪。他们把新作命名为「杜维玛拉来的克莉丝缇娜」(Kristina franDuvemala),於1998年十月在瑞典第三大城马尔默的歌剧院进行首演,获得热烈的反应,全场观众为他们起立喝采长达十分钟,媒体也给了他们超高的评价。其後,他们把这出戏陆续移往瑞典各地上演,同样赢得赞美,甚至囊括了四座瑞典相当於东尼奖的戏剧大奖。

而尽管美国观众似乎有点拒绝买帐,基本上,「棋王」还算是非常成功的作品,也使得剧场界积极鼓动毕昂和班尼把他们过去的畅销经典重新派上用场,编写一出音乐剧,没想到两人兴趣缺缺,只在要求不得更动词曲原貌的情况下,授权制作单位自己去想办法,结果出现了轰动全球的「妈妈咪呀」(Mamma Mia!),在1999年四月登上伦敦的音乐剧舞台,造成空前的轰动,又接着在2000年五月进驻百老汇,一演就是五年,甚至还在2008年被改编成电影版,又狠狠的捞了一票。由於超级吸金,该片在2018年出现了续集,再度席卷全球票房,虽然众星云集的因素不容否认,如果不是ABBA的歌曲超级迷人,应该不会造成如此的热潮。由於全球反应热烈,不但毕昂和班尼在新片中亲自露面,也促成了ABBA复出巡回丶甚至推出新歌。至於他们的故事会不会继续出现新的章节呢?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