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銀河網路電台 > 銀河星光 > 銀河星光:「阿巴合唱團」的故事 Part 4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9-13

銀河星光:「阿巴合唱團」的故事 Part 4

劇場界積極鼓動畢昂和班尼把他們過去的暢銷經典重新派上用場,編寫一齣音樂劇,沒想到兩人興趣缺缺,只在要求不得更動詞曲原貌的情況下,授權製作單位自己去想辦法,結果出現了轟動全球的「媽媽咪呀」......

內容介紹

1979年,ABBA推出「Voulez-Vous」,那是一張跟他們過去作品相當不同的專輯,除了部分刻畫團員們感情變故的歌詞具有更強烈的個人色彩,他們在歐洲巡迴演唱結束後發表的單曲「I Have A Dream」也別開生面的採用了「大家一起唱」的風格。那是他們最後一次世界巡迴演唱的期間,特別在英國倫敦的溫布利體育館內,以現場收音的方式錄製的,我們可以聽到一支陣容相當龐大的兒童合唱團跟他們一起演唱。這首歌在荷蘭奪得冠軍,也成了他們70年代在英國的最後一首暢銷曲。

儘管畢昂(Bjorn Ulvaeus)和安娜(Agnetha Faltskog)已經宣告分手,班尼(Benny Anderson)和佛瑞妲(Anni-FridLyngstad)也出現了摩擦,但是為了他們每年一張新專輯的慣例,他們還是必須打起精神,於1980年二月再度進入錄音室,著手他們第七張專輯的製作。在這期間,他們曾經因為必須履行合約而暫時中斷錄音,前往日本作為期三週的演唱,所以直到七月份,新專輯的第一首單曲「The Winner Takes It All」才發表,立刻在英國、荷蘭和比利時都拿到冠軍,在美國也登上了抒情歌曲排行的榜首。只是,這首歌雖然成績風光,卻是苦澀的果實,因為它的內容反映出了四名團員正在歷經的婚變波折。在歌曲中,他們毫不避諱的讓人們知道,兩對夫妻的婚姻都出現了「第三者」,他們不願意再回想起彼此過去共同擁有過的酸甜苦辣,因為那些都已經成為歷史。人生,就像是一場賭局,當你手上所有的王牌都已經用光,只能冷靜的讓贏家通吃,結局如何,就由法官來裁定吧。

1980年十一月,ABBA的第七張專輯「Super Trouper」和同名的單曲推出,再度造成轟動。這首歌為他們拿到了在英國的第九個、也是最後一個的冠軍,使得他們成為當時英國有史以來僅次於披頭、貓王和「英國貓王」克利夫理查(Cliff Richard),奪得最多冠軍的藝人。而當我們仔細的聆聽這張專輯,我們更會發現,裡面的歌曲幾乎多半都是他們有感而發的作品。在「Happy New Year」曲中,他們面對了新年慶典曲終人散的冷清,迷失而又徬徨,過去所有的舊夢,彷彿早已死去,就如同地板上那一大片狼籍的垃圾一樣,難以收拾。誰也不敢想像,再過十年,當80年代結束的時候到來,彼此會有些什麼樣的遭遇。雖然他們還是互道新年快樂,但是他們心中其實早已沒有了喜悅。即使是表面上聽起來很熱鬧的「Super Trouper」,其實也說出了他們在舞台上期待看到自己的新歡出現於觀眾群中的落寞心態。

大體上說,「Super Trouper」專輯在商業上是相當成功的,其中的「Lay All Your Love On Me」甚至還奪得了美國舞曲排行的冠軍,顯示出有越來越多新的歌迷喜歡他們。進入80年代的他們,在事業方面似乎前景相當不錯,可是,就在1981年的二月,班尼和佛瑞妲也宣布了他們離婚的消息。不過,正如同畢昂和安娜先前的作法,他們也宣稱兩人在婚姻上的離異並不會影響到ABBA這個團體的運作,而且隨即展開新專輯的錄製工作。事實上,他們也的確希望,就算不能繼續當夫妻,也至少可以維持多年以來在工作上所建立的深厚友情。在「Super Trouper」專輯的最後,我們甚至聽到他們充滿無限感觸的唱出「The Way Old Friends Do」。它的歌詞是這樣說的:「你和我可以分享沈默、一同找尋安慰,就像老友們那樣。而在爭執與粗暴的言語之後,我們彼此道歉言和,就像老友們那樣。歡樂的時光和悲傷的時刻,我們總會一起度過,我不管明天會如何,我們都可以一起面對,就像老友們那樣。」

只可惜,儘管他們希望繼續合作,1981年十二月,他們推出的第八張專輯「The Visitors」,卻還是成了ABBA最後的作品。跟專輯同時發行的單曲「One Of Us」,和這張專輯一樣,在英國和許多歐洲國家都名列前茅,卻無法打進美國的排行。美國方面倒是挑選了這張專輯的另一首單曲「When All Is Said and Done」。的確,當所有能說的、能作的都已經說完、做完,你還能有什麼指望呢?這首歌是他們最後一次打進美國排行前四十名,獲得第二十七名。

1982年,是ABBA在一起合作的最後一年。市場的反應,顯示他們新作的商業魅力已經快速下滑。由於當時畢昂已經再婚,班尼也已經定好婚期,所以促銷的巡迴演唱已經沒有可能。雖然他們還計畫再錄製一張新專輯,結果卻胎死腹中,只推出兩首新的單曲和一套兩張的精選集「The Singles - The First Ten Years」。儘管這套精選集仍然在不少地區奪得冠軍,新的單曲「Head Over Heels」在市場上的反應卻不是很理想,也成了他們頭一次無法打進英國排行前十名的歌曲。同年年底,在同樣反應冷熱不一的最後一首單曲「Under Attack」之後,ABBA終於正式的宣告曲終人散。

解散之後的ABBA,四位團員並沒有閒著。兩位女團員分別重新展開婚前就已經有過的個人生涯。佛瑞妲首先出擊,在1982年九月發表請來菲爾柯林斯(Phil Collins)跨刀製作、並且和聲的「Something’s Going On」專輯,獲得不少的注意,安娜也跟著在1983年五月推出「Wrap Your Arms Around Me」專輯,情況跟佛瑞妲非常類似,在北歐各國反應熱烈,但是在英國就比較不是那麼成功,在美國更是有點灰頭土臉。很顯然的,兩位女歌手的市場魅力跟過去四人合作的期間比較起來,早已無法同年而語了。至於畢昂和班尼這兩位男士,則埋首音樂劇的創作。他們跟英國籍的作詞大師提姆萊斯(Tim Rice)共同創作的音樂劇「棋王」(Chess),先是在1984年以概念專輯的型態發表,更於1986年五月登上倫敦西區的舞台,獲得了爆炸性的成功,其中由英國音樂劇首席紅伶依蓮佩姬(Elaine Paige)與資深女星芭芭拉狄克森(Barbara Dickson)所合唱的插曲「I Know Him So Well」更被金氏世界記錄列為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女聲二重唱。但是,或許由於美國音樂劇觀眾存有排斥「非美國作品」的心態,這齣戲在百老匯推出的時候,票房卻相當冷淡,才演了兩個月就黯然下檔。

一切似乎就這樣結束了。但事實並非如此。由於他們作品的精緻風格非常經得起時間考驗,許多新生代的歌迷都紛紛的受到吸引。1992年,唱片公司推出重新包裝的精選集「ABBA Gold」,裡面還收錄了他們過去未曾發表過的作品,結果造成了空前的轟動,甚至成為他們最暢銷的唱片。唱片公司食髓知味,緊接著又推出了續篇「More ABBA Gold」,同樣大受歡迎。同年九月,Erasure合唱團翻唱他們作品的迷你專輯,獲得了旋風式的成功,其他藝人或團體也陸續跟進,不斷的勾起人們對這支瑞典團體的懷念。另外,畢昂和班尼也持續往音樂劇的方向努力。經過不斷涉獵,他們找到了新的題材,兩人取得故事的使用權,把已故瑞典作家威廉莫伯格(Vilhelm Moberg)的四本系列小說改編為音樂劇。那四本書分別是「移民」(The Emigrants)、「前進好天地」(Unto a Good Land)、拓荒者」(The Settlers)以及「最後的家書」(The Last Letter Home),深入而生動的描述一個赤貧的瑞典家庭在十九世紀中期移民新大陸的辛酸血淚。他們把新作命名為「杜維瑪拉來的克莉絲緹娜」(Kristina franDuvemala),於1998年十月在瑞典第三大城馬爾默的歌劇院進行首演,獲得熱烈的反應,全場觀眾為他們起立喝采長達十分鐘,媒體也給了他們超高的評價。其後,他們把這齣戲陸續移往瑞典各地上演,同樣贏得讚美,甚至囊括了四座瑞典相當於東尼獎的戲劇大獎。

而儘管美國觀眾似乎有點拒絕買帳,基本上,「棋王」還算是非常成功的作品,也使得劇場界積極鼓動畢昂和班尼把他們過去的暢銷經典重新派上用場,編寫一齣音樂劇,沒想到兩人興趣缺缺,只在要求不得更動詞曲原貌的情況下,授權製作單位自己去想辦法,結果出現了轟動全球的「媽媽咪呀」(Mamma Mia!),在1999年四月登上倫敦的音樂劇舞台,造成空前的轟動,又接著在2000年五月進駐百老匯,一演就是五年,甚至還在2008年被改編成電影版,又狠狠的撈了一票。由於超級吸金,該片在2018年出現了續集,再度席捲全球票房,雖然眾星雲集的因素不容否認,如果不是ABBA的歌曲超級迷人,應該不會造成如此的熱潮。由於全球反應熱烈,不但畢昂和班尼在新片中親自露面,也促成了ABBA復出巡迴、甚至推出新歌。至於他們的故事會不會繼續出現新的章節呢?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