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银河网路电台 > 银河星光 > 银河星光:席琳狄翁的故事 Part 9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8-07-19

银河星光:席琳狄翁的故事 Part 9

我看见极光丶看见沙漠,我看见地球上的战火跟苦难,我看到埋藏在雪地底下的玫瑰,但是你知道,给我最大冲击的,是我们亲吻时的火花。所有的欲望丶所有的爆发,像是在你肌肤上的星辰,感觉无限的宽广.....

内容介绍

任谁都无法否认,在当代的热门歌坛,席琳狄翁(Celine Dion)不但是最优秀的歌喉之一,抢钱的本事更是一等一。她在2002年产後复出之後,除了在拉斯维加斯「凯撒宫」展开为期三年丶六百场的超级大秀,还先後发表了五张专辑。当其他大牌歌手往往间隔四丶五年才推出一张专辑,她的发片频率却高得令人几乎难以置信。2005年九月底,距离上一张结合婴儿摄影和纯真音乐的「Miracle」专辑不过一年,她又推出两张一套的法语歌曲精选集「On ne change pas」,总共收录了三十三首曲目,其中还包括了三首全新的作品,首支主打单曲「Je ne vousoublie pas」(I Haven’t Forgotten You)立即引起广大的共鸣,她告诉挚爱的人:或许我曾经离开过你,看来彷佛我已经迷失丶已经改变,但是让我轻轻的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最初的爱恋丶我最初的美梦,都是因为你而出现,你太了解我的一切,我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与你共度的,这是我们的故事,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虽然早已在国际英语歌坛成了超级天后,席琳仍然没有抛弃她原有的法语歌迷,持续推出法语歌曲的录音。在赌城大秀繁忙的演唱之馀,她跟尚贾克戈曼(Jean-Jacques Goldman)丶艾瑞克班吉(Eric Benzi)以及贾克维内胡索(Jacques Veneruso)等法语歌坛的大师联手,以法语专辑「1 Fille and 4 Types」和单曲「Tout L'or Des Hommes」刷新排行纪录,非常成功。而在「On ne change pas」选集中,维内胡索也特别为席琳谱写了两首新歌,「Je ne vousoublie pas」和「Tous les secrets」。在封面内页的文案里,席琳有感而发的表示:「这张精选集对我来说,并不仅仅是歌曲的集锦,它同时也代表了无数岁月的努力,以及所有跟我一起努力过的那些人们在我心中留下的美好回忆,这是我的历史,或许也是你们的。这一切本来只是个梦想,但是你们给了我实现的机会,我希望你们会喜欢这张精选集。」确实,这些精挑细选的歌曲,代表了席琳从1982年以来在法语歌坛的足迹,有谁能抗拒呢?而正如选集的标题「On ne change pas」,真情至性的席琳狄翁一路走来,真的是始终没有改变的。

在「On ne change pas」里面,除了席琳自己动人的歌声,我们还可以听到几首她跟别人合唱的歌曲。私交密切的尚贾克戈曼当然不在话下,他跟席琳合唱了两首歌曲。另外,以在音乐剧「钟楼怪人」(Notre Dame de Paris)首演里面担任悲剧角色夸西莫多而闻名的歌手葛湖(Garou)在席琳暂别歌坛之前邀请她合唱一首由维内胡索谱写的「Sous le vent」,也可以在这里听到。不过,假如说还有什麽是最能够让大家感到惊喜的,应该就是「美声男伶」(Il Divo)与席琳的合作了。当时正在快速崛起的「美声男伶」,受欢迎的程度几乎有如奇迹,他们在第二张专辑里面特别邀请席琳合唱了一首「I Believe in You」,而席琳则在「美声男伶」专辑发表之前先行让这首歌跟大家见面。确实,不管有多少人对席琳似乎太过奢华的生活颇有微词,从她的歌艺丶她的敬业精神丶以及热心公益丶关怀人道的表现来说,我们仍然禁不住要对她说:「I Believe in You」!

由於票房超级成功,席琳在赌城的超级大秀「A New Day…」原本预定演出前後三年丶六百场,不得不一再加场,到2007年十二月才能落幕。根据统计,这项横跨五个年头丶七百场的节目,至少吸引了两百五十万人次到场观赏。而在作秀的同时,她也不时抽空进入录音室,陆续推出过好几张备受喜爱的专辑,并保持英语和法语作品交替推出的模式。更难得的是,她从来不滥竽充数,每张专辑都维持着固定的精致水准,让花钱的歌迷们得到「物超所值」的满意。继2003年的「1 Fille& 4 Types」和2005年的精选集「On Ne Change Pas」之後,席琳於2007年五月再度发表万众期待的最新法语专辑「D’elles」,不但在加拿大发行首周就卖出七万两千张丶第十度为她夺下加拿大专辑排行冠军,在法国也再度夺魁。

跟1995年的「D’eux」一样,「D’elles」这个标题也可以译为「关於他们」,但不同的是,这回可说是「女性版」,因为在法语中,「Eux」和「Elles」都是「他们」的意思,只不过前者没有特定的性别限制,而後者则专指女性第三人称的多数。在制作团队的协助之下,席琳挑选了十位着名的女性作家,包括来自魁北克的乔薇特爱丽斯贝尼叶(Jovette Alice Bernier)丶珍娜贝荃(Janette Bertrand)丶丹尼丝邦巴帝耶(Denise Bombardier)丶玛莉拉蓓吉(Marie Laberge)丶丽丝帕耶特(Lise Payette),以及来自法国的法兰丝瓦杜林(Francoise Dorin)丶妮娜包浩伊(Nina Bouraoui)丶克莉丝汀欧本(Christine Orban),加上十九世纪法国传奇女作家乔治桑(Georges Sand)等等,以她们所撰写的文字来当作题材,由包括席琳夫婿的创作歌手女婿马克杜普雷(Marc Dupre)在内的多位作曲好手谱成歌曲,并由她多年搭档的尚贾克戈曼担任音乐总监,细腻的刻画着女性的感情世界。

「D’elles」推出的首支单曲「Et S'ilN'enRestaitQu'une」是法兰丝瓦杜林的情诗,创下在法国空降排行冠军的成绩,动人的描述着一份无悔的爱:如果世上只剩下一个女人,用快乐与财富当作赌注,一个人为两个人哭泣,在那破旧的沙发上,如果世上只剩下一个女人,这是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但我愿意成为她。包浩伊作品谱成的「Immensite」,在吉他与大提琴的陪衬下,展现出一片宽阔无际的爱情天地:我看见极光丶看见沙漠,我看见地球上的战火跟苦难,我看到埋藏在雪地底下的玫瑰,但是你知道,给我最大冲击的,是我们亲吻时的火花。所有的欲望丶所有的爆发,像是在你肌肤上的星辰,感觉无限的宽广。「A Cause」也是杜林的作品,细数着两人相爱的原因。有趣的是,这首诗显然特别受到喜爱,因为它出现了两次,放在接近结尾部分的「On S'estAime A Cause」其实也是完全相同的词句,但是前者由曾经参与过「1 Fille& 4 Types」专辑的法国创作歌手贾克维内胡索负责谱曲,後者则由年轻的马克杜普雷出马,带来不同的浪漫。

帕耶特的「Je Cherchel'Ombre」以钢琴为主要伴奏,在浪漫的旋律中,歌词其实相当大胆,描述一个女子找寻着烈日下的绿荫,可以让她和心上人躲藏起来,满足内心炽热的欲望。「Les Paradis」再度采用包浩伊的词句,动人的叙述着能够在心上人的身边,就有如来到了天堂。邦巴帝耶的「La Diva」以一段女高音的歌剧咏叹调开场,带出一个红伶的感情世界,纵然她有着广受喜爱的天使歌声,无奈大众的喝采却无法填补她内心的空虚,使得她不断的想要逃离一切。「Femme Comme Chacune」是贝尼叶的词句,跟「La Diva」一样,由制作人之一的艾瑞克班吉谱曲,描述一个跟别人没有什麽两样的平凡女子,在黑夜里盼望着爱情的降临。在十位女性文字名家之中,「Si J’etaisQuelqu’un」的作者内克特丝琴(Nathalie Nechtschein)可能是最特殊的一位了,因为她是个「唐氏症」的患者,说出了内心中的叹息:如果我是个跟别人一样的正常人,我也要追求爱情的幸福,只可惜她无法如愿。这首歌给席琳带来相当大的震撼,因此诠释起来也就分外的投入。

继续,我们听到欧本的「Je Ne Suis Pas Celle」,在电钢琴与弦乐的烘托中,叹息着自己并不是对方所爱。传奇女作家乔治桑的爱情生活多采多姿,除了一般人可能比较熟悉的「钢琴诗人」萧邦之外,她和诗人缪塞(Alfred De Musset)的恋情也很有名,席琳特别把她在1834年五月从威尼斯写给缪塞的情书诵读出来,并且接着化为歌声(「Lettre De Georges Sand A Alfred De Musset」),细腻动人,尽管强调「这不是分手情人最後的绝笔信」,但仍然伤感的缅怀着两人过去的甜蜜,同时献上一份祝福,但愿缪塞的下一个情人会更好。

在「D’elles」专辑的最後,当时已经有了一个六岁儿子的席琳更以同样身为母亲的感触,唱出加拿大知名女演员兼作家珍娜贝荃所撰写的「Berceuse」,对儿子倾诉着温柔而细腻的母爱。据说,录制这张专辑的时候已经三十九的席琳还想再生一个孩子,因为当初她的母亲生她的时候,也已经四十一了,所以她也希望跟母亲一样。席琳狄翁,一个感情丰富的成熟女性,唱出十三个女性的故事,我们甚至可以说,「D’elles」她到目前为止最动人的一张专辑。她能够屹立歌坛超过二十五年,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