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

銀河網路電台 > 歌海珍珠 > CAT’S IN THE CRADLE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7-03

CAT’S IN THE CRADLE

所謂的「Cat’s in the Cradle」,其實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兒童遊戲,只需要一條細繩子就隨時可以玩,而且世上許多地區的文化中也同樣存在,只是名稱各異就是了。在華人文化中,它通常被叫做「翻花繩」.....

本集歌曲

‧CAT’S IN THE CRADLE
(Harry Chapin & Sandra Chapin)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CAT’S IN THE CRADLE
作者:哈瑞薛平與珊蒂薛平(Harry Chapin & Sandra Chapin)
原唱:哈瑞薛平(Harry Chapin)
歌曲出處:「Verities & Balderdash」專輯(Elektra, 1974)

由於文化的隔閡,有些英語流行歌曲可能會因為使用了某些在英美人士習以為常、但其他國家的英語課本裡卻鮮少會提起的俚語或詞句,而使得很多不明就裡的聽眾滿頭霧水,明明每個字都認識,卻無法理解歌曲作者想要表達的是一種甚麼樣的情境,已故美國創作歌手哈瑞薛平(Harry Chapin)膾炙人口的代表作「Cat’s in the Cradle」就是一個標準的例證,只要是曾經走過那個年代、愛聽抒情老歌的人,應該沒有誰不知道這首歌,它通常被解讀為「搖籃裡的貓」,但真正了解它含意的大概不是很多。在解說這首歌之前,我們或許還是得先來幫助年輕一點的朋友認識一下它的作者兼原唱。在美國流行音樂的歷史上,哈瑞薛平或許從來不是什麼超級巨星,但他的一些特殊成就卻是深受肯定的。提起他生平唯一的冠軍曲「Cat’s in the Cradle」,很多資深歌迷都依然難以忘懷,而也許很多人都不知道,儘管他早在1981年就已經不幸過世,1985年轟動全球的「四海一家」(We Are the World)活動,卻跟他有著密切的關係呢!

哈瑞薛平,1942年十二月出生於紐約,父親是個曾經與湯米竇爾西(Tommy Dorsey)和伍迪赫曼(Woody Herman)等爵士音樂大師有過密切合作關係的爵士鼓手。在父親的影響下,包括哈瑞在內,三個兒子也都從小愛上音樂,哈瑞勤練小號,並且在少年合唱團中演唱。後來,他跟兩個弟弟,湯姆(Tom Chapin)與史蒂芬(Stephen Chapin),共同組成一支民歌三人組,他負責吉他、班究琴與小號。為了生活,他還曾經在紐約開計程車。多才多藝的他,不但擅長音樂,更喜歡「說故事」。1969年,他製作了一部紀錄片「The Legendary Champions」,描述拳擊手的生活,獲得了奧斯卡金像獎的提名,接著,在他的第二部紀錄片「Blue Water, White Death」裡面,他更嘗試配上了幾首他自己譜寫的歌曲。

70年代初期,哈瑞薛平跟三位好友組成另外一支樂隊,每天晚上接在描述法國傳奇創作歌手賈克布瑞爾(Jacques Brel)故事的音樂劇「Jacques Brel Is Alive and Living in Paris」的後面,在格林威治村的一家小型劇院表演,精彩的演出,使得紐約時報特別為他們作了一篇專題報導,引起華納機構一位女性主管的注意,前往觀賞之後,堅持要公司老闆把他簽到旗下,並且在1972年推出他的首張專輯「Heads and Tales」,其中有一首長達將近七分鐘的單曲「Taxi」,展現了哈瑞用歌曲說故事的才華。歌曲描述一個叫做哈瑞的計程車司機,有一天晚上遇到的客人,竟然就是自己失去多年的老情人。這首抒情歌謠曲在那年春天打進全美排行,獲得第二十四名,成了他畢生最具有代表性的經典,而他也就此走紅,開始忙碌的四處旅行演唱。由於奔波旅途,他無法在小兒子出生的時候陪伴在妻子身邊,使得他相當難過。他的妻子珊蒂非常瞭解他的感受,於是想到一個點子,建議他把這個事件化為歌曲的題材。就這樣,他用珊蒂撰寫的一首詩譜成了「Cat’s in the Cradle」。

這首歌生動的描述一對父子之間的關係:兒子小的時候,經常希望父親陪在身邊,而父親卻總是因為工作忙碌,沒有時間陪伴孩子。兒子非常能夠體諒父親,他可以讓「搖籃裡的貓」來陪伴自己。現在我們就得來解釋歌曲的標題是甚麼意思了。原來,所謂的「Cat’s in the Cradle」,其實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兒童遊戲,只需要一條細繩子就隨時可以玩,而且世上許多地區的文化中也同樣存在,只是名稱各異就是了。在華人文化中,它通常被叫做「翻花繩」,年輕一代的朋友或許因為從小玩具就很多,已經沒有人知道那是甚麼了,但如果是195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應該都還有印象,說不定也玩過,假如你想不起來,上維基或谷歌就可以找到解說,至於跟在後面的「Silver Spoon」,同樣也是俚語,它有點像是我們俗話中的「含著金湯匙出生」,指的是生來衣食無虞的人。這個父親為了給孩子美好的生活而拼命工作,只能到處奔波,讓孩子留在家裡,自己透過他們稱作「Cat’s in the Cradle」的兒童遊戲找樂子,對孩子來說,爸爸簡直就像是童話中那個「月亮上的男人」,永遠隔著一段距離,可望而不可即。歲月匆匆過去,如今作父親的人老了,終於有時間可以留在家裡,可是現在卻輪到已經長大的兒子忙碌於事業,每當父親打電話過來的時候,他都充滿抱歉的告訴父親,自己真的很想多跟父親聊聊,可惜他實在是沒有時間。風水輪流轉,這不正是許多家庭親子關係的寫照嗎?

1974年冬天,收錄在「Verities & Balderdash」專輯裡面的「Cat’s in the Cradle」被當作單曲推出,進榜兩個半月之後,在那年的十二月二十一日登上全美冠軍寶座,成了哈瑞薛平唯一的冠軍曲。而由於他別開生面的敘事風格是搖滾音樂史上前所未見的,「告示牌」還特別頒贈一項「潮流創造者」的獎座給他。1975年,這首歌被用在以多媒體表現的百老匯製作「The Night that Made America Famous」裡面,獲得兩項東尼獎的提名。

哈瑞薛平每年大約表演兩百場,有半數以上都是為了政治、或者是社會運動而舉行的,因為他對社會有著強烈的關懷,他甚至跟幾個朋友聯合創立了「世界飢餓基金會」,籌募了超過五百萬美元以上的善款,用來救助許多為飢餓所苦的不幸人們。1981年的七月十六日,哈瑞薛平準備在當天晚上參加另外一場慈善演唱會。那天中午,他駕車前往曼哈頓,趕赴一場會議,經過長島高速公路時,他變換車道,打算離開高速公路,卻被一輛拖車從後面撞上,汽車當場起火燃燒。肇事的拖車司機把他從燃燒中的汽車殘骸裡拖出來,可惜已經回天乏術,他只活了三十九歲。在他過世之後,親友們繼續把他濟世救人的理想發揚光大,除了兩個弟弟舉行一系列紀念演唱會、籌募更多的基金,他的經紀人肯克雷根(Ken Kragen)更創立了「哈瑞薛平紀念基金會」,持續的進行各種人道的關懷,尤其是濟助世界各地飢荒的災民。由於表現突出,資深黑人歌手哈利貝拉方提(Harry Belafonte)打電話給克雷根,提出合作的構想,然後才逐漸擴大規模,而成了在1985年春天感動全世界的「We Are the World」。或許哈瑞薛平從來不是什麼受到瘋狂崇拜的偶像巨星,但是他短暫的一生卻也早已不虛此行了。

歌詞中英對照:

CAT’S IN THE CRADLE
貓在搖籃裡
(Harry Chapin & Sandra Chapin)

My child arrived just the other day
我的孩子前幾天出生了
He came to the world in the usual way
他來到這個世上的方式跟大家都一樣
But there were planes to catch and bills to pay
但我有太多班機得趕著去搭,還有必須支付的帳單
He learned to walk while I was away
他在我不在家的時候學會了走路
And he was talkin' 'fore I knew it, and as he grew
還沒等我知道,他已經會說話,而在他長大的同時
He'd say "I'm gonna be like you, Dad
他常說,「我以後要像你一樣,爹
You know I'm gonna be like you"
你知道我以後要像你一樣。」

And the cat's in the cradle and the silver spoon
貓在搖籃裡還有銀的湯匙
Little boy blue and the man on the moon
憂鬱的小男孩和月亮上的男人
When you comin' home, Dad
你幾時會回來,爹
I don't know when, but we'll get together then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但到時候我們就會在一起
You know we'll have a good time then
你知道我們到時候就會有段快樂的時光

My son turned ten just the other day
我兒子就在前幾天邁入了十歲
He said, "Thanks for the ball, Dad, come on let's play
他說,「謝謝你送的球,爹,來嘛,咱們來玩
Can you teach me to throw", I said "Not today
你能不能教我投球?」我說,「今天不成
I got a lot to do", he said, "That's ok
我有好多事得處理。」他說,「沒關係。」
And he walked away but his smile never dimmed
然後他走開了,但他的笑容未曾褪色
And said, "I'm gonna be like him, yeah
而他說,「我以後要像他一樣,對
You know I'm gonna be like him"
你知道我以後要像他一樣。」

And the cat's in the cradle and the silver spoon
貓在搖籃裡還有銀的湯匙
Little boy blue and the man on the moon
憂鬱的小男孩和月亮上的男人
When you comin' home, Dad
你幾時會回來,爹
I don't know when, but we'll get together then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但到時候我們就會在一起
You know we'll have a good time then
你知道我們到時候就會有段快樂的時光

Well, he came from college just the other day
他大學畢業了,就在前幾天
So much like a man I just had to say
長得真像個男子漢,讓我必須說
"Son, I'm proud of you, can you sit for a while"
「兒子,我以你為榮,你能不能坐一會兒」
He shook his head and said with a smile
他搖搖頭並且笑著說
"What I'd really like, Dad, is to borrow the car keys
「其實我真正想要的,爹,是跟你借汽車的鑰匙
See you later, can I have them please"
晚點再見吧,鑰匙可以給我嗎」

And the cat's in the cradle and the silver spoon
貓在搖籃裡還有銀的湯匙
Little boy blue and the man on the moon
憂鬱的小男孩和月亮上的男人
When you comin' home son
你幾時會回來,兒子
I don't know when, but we'll get together then, Dad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但到時候我們就會在一起,爹
You know we'll have a good time then
你知道我們到時候就會有段快樂的時光

I've long since retired, my son's moved away
我退休已經好久了,我兒子已經搬出去住
I called him up just the other day
就在前幾天我打電話給他
I said, "I'd like to see you if you don't mind"
我說,「我想看看你,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He said, "I'd love to, Dad, if I can find the time
他說,「我很樂意,爹,只要我能排出時間
You see my new job's a hassle and kids have the flu
因為我的工作競爭激烈,而孩子們又得了流感
But it's sure nice talking to you, Dad
不過真的很高興聽到你的聲音,爹
It's been sure nice talking to you"
真的很高興聽到你的聲音。」
And as I hung up the phone it occurred to me
而當我掛斷電話,我突然發現
He'd grown up just like me
他已經成長得就跟我一模一樣
My boy was just like me
我的兒子就跟我一模一樣

And the cat's in the cradle and the silver spoon
貓在搖籃裡還有銀的湯匙
Little boy blue and the man on the moon
憂鬱的小男孩和月亮上的男人
When you comin' home son
你幾時會回來,兒子
I don't know when, but we'll get together then, Dad
我不知道甚麼時候,但到時候我們就會在一起,爹
We're gonna have a good time then
我們到時候就會有段快樂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