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文藝

銀河網路電台 > 新聞藝復興 > I NEED TO BE IN LOVE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6-30

表面上,它似乎只是描述著凱倫「小姑獨處」、渴望找到愛情的無奈,但正如許多歌曲,它的字裡行間其實隱藏著別的意義,端看聽歌的人能不能體會.....

本集歌曲

‧I NEED TO BE IN LOVE
(John Bettis, Richard Carpenter & Albert Hammond)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I NEED TO BE IN LOVE
作者:約翰貝提斯,理查卡本特與亞伯漢蒙(John Bettis, Richard Carpenter & Albert Hammond)
原唱:「卡本特兄妹」(Carpenters)
歌曲出處:「A Kind of Hush」專輯(1976, A&M)
光榮紀錄:「告示牌」抒情歌曲排行冠軍

前兩天整理資料庫,翻出好些已經好幾年沒有動過的老專輯,其中包括資深創作歌手亞伯漢蒙(Albert Hammond)在2010和2012兩年先後發表的兩集「Legends」,他把許多自己參與譜寫、當年曾經由別的藝人或團體灌唱而紅極一時的經典名曲拿來親自重新詮釋,雖然兩張專輯都沒有在市場上引起太多的注意,但是聽他用自己的風格來表現那些歌曲,感覺確實相當特別,非常有味道。在那些歌曲之中,就包括曾經因為「卡本特兄妹」(Carpenters)的演唱而在1976年轟動全球的「I Need to be in Love」。對於這首歌,或許比較年輕的新生代會有些陌生,但只要是曾經走過那個年代、或者是任何喜愛西洋抒情老歌的人,應該都絕對不會忘記,儘管原唱人早已香消玉殞,這首歌卻依然在人們的心田深處佔據著一個角落,不時的會冒出來讓你忍不住哼哼唱唱,只不過很少人會留意到歌曲的作者之中,除了那兩兄妹中的哥哥理查卡本特(Richard Carpenter),還包括曾經以「It Never Rains in Southern California」成名而轟動全球的亞伯漢蒙。

聽歌大眾的感覺,往往跟所謂「專家」的意見完全不同。「卡本特兄妹」的作品雖然曾經被偏愛搖滾的評論家們認為「沒有出版的價值」,但歌迷們毫不在意「專家們」的說法,根據統計,他們甚至還是那些年代在國際市場上最賺錢的美國藝人,不但創下超過八千萬張的銷售紀錄,甚至在主唱凱倫卡本特(Karen Carpenter)過世多年之後依然受到喜愛,不但唱片持續熱賣,他們的歌曲更經常被許多電影或電視影集採用為插曲,繼續吸引更多新生代的歌迷,像「I Need to be in Love」就曾經先後被好幾齣日韓兩國的電視劇用作主題曲,並且不斷被全球各地的藝人拿來翻唱。

由凱倫和她的哥哥理查共同組成的「卡本特兄妹」合唱團,是在1969年以首支單曲「Ticket to Ride」引起密切注意,更進而以「Close to You」奪得冠軍,就此轟動全球的。隨著暢銷曲連連推出、快速竄紅,他們需要上電視亮相的機會越來越多。雖然歌迷們喜愛的是凱倫完美得幾乎無懈可擊的歌喉,並不是她的長相,但是正如同所有愛美的年輕女孩,凱倫開始對自己的體重非常敏感、甚至因為自己在螢光幕上的樣子而感到不安。為了讓自己在螢光幕上看起來更「漂亮」,她開始採用各種減肥的方法。不過一般歌迷們並不知道她的困擾,只知道她的歌聲令人著迷。卡本特兄妹在1970和1971兩年,連續獲選為最受歡迎的二重唱,在大西洋兩岸、甚至全世界,都得到爆炸性的成功。他們清純的健康形象,使得當時在位的美國總統尼克森公開讚揚他們是「當代美國年輕人的表率」,無形中為他們帶來更多的壓力。

為了要達成尼克森的誇讚,凱倫刻意的讓自己不但歌聲好聽,還要在外型上非常好看。這種在超級「大家閨秀」之中很常見的「好女孩」症候,讓她對苗條的身材過度重視,導致她無所不用其極的拼命減肥,不但服食鉅量的瀉藥,還經常設法讓自己嘔吐,更因而在潛意識中排斥任何食物,造成了麻煩的精神性厭食症。持續惡性減肥的結果,到了1975年,凱倫的健康情形亮起了紅燈,體重只剩下大約四十公斤,不得不暫停演藝事業、回家休養,在床上足足躺了兩個月,才算是克服了身心的疲勞。後來,她因為太過於急著想要恢復正常的身材,快速上升的體重終於使得她的心臟無法負荷,而在1983年二月不幸過世,只活了三十二歲。1976年,當她重新回到舞台的時候,她曾經告訴新聞界:「演唱這個工作,突然變得一點意思都沒有,甚至還令人作嘔。」「好孩子」的形象,雖然帶給卡本特兄妹名利,卻也使得他們失去了不少生活上的樂趣。或許是有感而發吧,在他們1976年的第七張專輯「A Kind of Hush」裡面,他們唱出了「I Need to Be in Love」,不但再度打進排行,更奪下抒情排行的冠軍。

這首歌是由理查和他的作詞搭檔----他的大學同學約翰貝提斯(John Bettis)、以及當時正紅的創作歌手亞伯漢蒙聯手譜寫的,無論歌詞的意境、或者是動人的旋律,幾乎都是針對凱倫的特質而量身打造的。表面上,它似乎只是描述著凱倫「小姑獨處」、渴望找到愛情的無奈,但正如許多歌曲,它的字裡行間其實隱藏著別的意義,端看聽歌的人能不能體會。當然,隨著聽者自己的身份與狀況,它也可以有各種不同的含意。以蔣爸來說,我在生命中不同的階段,對於這首歌也總是有著不同的感受。比較年輕的時代,頭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確實也曾經嘆息著「真愛無處尋覓」的困擾。到了最近這幾年,又有了新的體會。

身在傳播界這些年來,不論是主持節目、或者是在報章雜誌撰寫專欄,我始終對自己有著許多的期許,相信自己所堅持的理想,應該可以獲得認同。我一直拒絕跟「潮流」妥協,努力介紹我自己認為真正具有質感、值得推崇與喜愛的藝人與作品,以為大家都應該可以學會欣賞好的藝術。只是,隨著歲月不斷的流逝,我早已不再這麼的肯定了。放眼當今的市場,成名得利、受到瘋狂崇拜的,居然都是一些跟傳統的審美與價值觀念背道而馳的,真正有著精緻質感的,反而非常寂寞。重新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我突然發覺,它所描述的,竟然跟我此刻的感受不謀而合。可不是嗎?我一直都相信,世間總會有我的「知音」,許多次也許可以讓我「成名」的工作機會,我都以不符合自己的理念而予以婉拒,到如今仍然幾乎兩袖清風,只因為我不肯妥協,不肯違背自己的良心去吹捧一些我無法認同的劣質藝人或作品。我知道自己很希望受到廣大的喜愛,也知道自己浪費了太多光陰,我知道自己對一個相當「不完美」的世界奢求完美,還傻到以為自己終將達成那種幾乎不可能的理想。不過,雖然「知音」寥寥無幾,剩下的只有一個相當渺茫的希望,我在無奈之餘,還是會繼續堅持下去,只要有人因為我的努力而得到一些收穫,也就足夠了。

一樣的歌曲,兩樣的心情,你是否也曾有過類似的感受呢?

歌詞中英對照:

I NEED TO BE IN LOVE
我需要戀愛
(Written by John Bettis, Richard Carpenter & Albert Hammond)

The hardest thing I've ever done is keep believing
我所做過最困難的事就是一直相信著
There's someone in this crazy world for me
在這個瘋狂的世間總有某個人適合我
The way that people come and go through temporary lives
人們在短暫的生命中是如此的來去匆忙
My chance could come and I might never know
我的機會也許會來到而我卻渾然不覺

I used to say "No promises, let's keep it simple"
我從前總說「別談什麼承諾,讓一切保持單純」
But freedom only helps you say goodbye
但自由只會幫助你更易於說再見
It took awhile for me to learn that nothin' comes for free
我花了好一陣子才明白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憑空得到
The price I've paid is high enough for me
我所付出的代價也真的夠高了

*I know I need to be in love
*我知道我需要戀愛
I know I've wasted too much time
我知道我已浪費了太多光陰
I know I ask perfection of a quite imperfect world
我知道自己對一個相當不完美的世界奢求完美
And fool enough to think that's what I'll find
而且傻到以為那就是我會找到的結局

So here I am with pockets full of good intentions
於是如今我心中充滿了美好的意圖
But none of them will comfort me tonight
但那些善意卻無法在今晚帶給我安慰
I'm wide awake at four a.m. without a friend in sight
我在凌晨四點依舊完全清醒,身邊一個朋友也看不到
Hanging on a hope but I'm alright
擁有的只是一個希望,但我不會怎樣

(REPEAT * Twice)
(重複*兩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