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文藝

銀河網路電台 > 新聞藝復興 > A HUNDRED WISHES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6-09

A HUNDRED WISHES

早在1990年,羅琳娜就曾經為加拿大國家電影局報導女權主義者和早期歐洲審判女巫的紀錄影片提供配樂。除了朱諾獎,她還贏得過多項大獎的肯定.....

本集歌曲

‧A HUNDRED WISHES
(Loreena McKennitt)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A HUNDRED WISHES
作者/原唱:羅琳娜麥肯尼特(LoreenaMcKennitt)
歌曲出處:「Lost Souls」專輯(Quinlan Road,2018)

2018年五月上旬,在睽違將近八年之後,加拿大資深女歌手羅琳娜麥肯尼特(LoreenaMcKennitt)終於推出她的第十張錄音室專輯,命名為「Lost Souls」。提起這個名字,年輕一輩的樂迷大概多半非常陌生。事實上,就算是比較有點年歲的消費者,也不見得會對她有太多的印象,除非你特別喜歡居爾特民歌風格和有如恩雅(Enya)那般空靈的美聲,因為台灣的唱片代理商似乎向來都刻意把她歸類為發燒片等級的超級女歌手,希望能夠吸引那些口味跟一般人不太一樣的發燒友。不可否認的,他們確實成功了,但也是因為如此,她的作品很少能夠跨出那個她被侷限在內的小圈圈,一般人很少會注意到她的存在,這真的非常可惜,因為她的歌曲確實都很有味道,很值得靜下心來細細聆賞。除了是個創作歌手,她還擅長豎琴、鋼琴和手風琴等多種樂器。這些年來,她締造了全球超過一千四百萬張的唱片銷售數字,雖然不算甚麼頂尖的紀錄,卻也已經相當難能可貴了。那麼,這個羅琳娜麥肯尼特又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在本文截稿的時候已經六十一歲的羅琳娜,來自加拿大的曼尼托巴,家族有著愛爾蘭和蘇格蘭的血統。據說她小時候原本立志要當獸醫,後來卻愛上了音樂,甚至曾經在各地的街頭賣唱,籌措灌錄唱片的資金。1985年,她發表首張專輯「Elemental」,獲得相當不錯的評價,接著陸續又推出「Parallel Dreams」、「The Visit」、「The Mask and Mirror」等等充滿居爾特民歌風味的作品,由於質感都非常細膩,也開始在國際上引起注意,紛紛透過代理商的引薦而在各國出版。只可惜,她的專輯都是由自己的小型獨立品牌「Quinlan Road」唱片公司發行的,比較欠缺大規模行銷的能力(或許她也沒有那種意願),因此雖然很多喜愛好歌的樂迷都知道她的存在,純粹以商業來說,她的成績仍然是比較有限的。

儘管沒有那種縱橫排行榜的銷售成績,羅琳娜的實力還是贏得各界的肯定。早在1990年,她就曾經為加拿大國家電影局報導女權主義者和早期歐洲審判女巫的紀錄影片提供配樂,後來更把音樂重新錄製,收錄在她的「The Visit」專輯中。其後,她的音樂又多次出現在其他電影或電視影集的配樂中。除了朱諾獎,她還贏得過多項大獎的肯定,更在2004年榮獲加拿大國家勳章。發行於2018年五月11日的「Lost Souls」,是她的第十張錄音室專輯,仍然延續著她向來擅長的居爾特民間歌謠曲風,其中包括了一首浪漫動人的「A Hundred Wishes」,描述唱歌的女子情願甚麼都不要,只求能夠跨越時空的距離,跟身在異鄉的心上人相聚,幻想兩人一起前往一些美麗的國度,共同在月光下起舞。也許這不是甚麼深具內涵的歌曲,那種意境卻是令人無比嚮往的。

歌詞中英對照:

A HUNDRED WISHES
一百個願望
(Written by LoreenaMcKennitt)

If I had a hundred wishes
假如我可以許下一百個願望
And only one of them could come true
而其中只有一個能夠實現
I would wish that over this distance
我會許願跨越這個距離
I could be right there now with you
讓我現在可以就在那裏跟你在一起

Could we be in France again
我們是否可以再度前往法國
Dance beneath the olive trees
在橄欖樹下跳舞
Mingling bodies on a deserted beach
在一處無人的海邊肢體交纏
Moon above to catch the breeze
頂著明月享受清風

In the night I see you still
在黑夜裡我依然看見你
Darken hair and tender smile
烏黑的頭髮和溫柔的笑容
Leaning out of the window sill
把身體探出到窗台之外
Clutching roses on the while
一邊採擷著玫瑰

Could we be in Spain again
我們是否可以再度前往西班牙
Dance beneath the olive trees
在橄欖樹下跳舞
Mingling bodies on a deserted beach
在一處無人的海邊肢體交纏
Moon above to catch the breeze
頂著明月享受清風

If I had a hundred wishes
假如我可以許下一百個願望
And only one of them could come true
而其中只有一個能夠實現
I would wish that over this distance
我會許願跨越這個距離
I could be right there now with you
讓我現在可以就在那裏跟你在一起

Do you remember the Summer grand
你是否還記得那個燦爛的夏天
We took to the coast of Clare
我們曾經一起前往克雷爾的海岸
Heard the ocean warm the rocks
聽見海洋讓岩石溫暖起來
Listened to the music there
在那裏聆聽著音樂

Could we be in Ireland again
我們是否可以再度前往愛爾蘭
Dance beneath the oak trees
在橡樹下面跳舞
Mingling bodies on a deserted beach
在一處無人的海邊肢體交纏
Moon above to catch the breeze
頂著明月享受清風

If I had a hundred wishes
假如我可以許下一百個願望
And only one of them could come true
而其中只有一個能夠實現
I would wish that over this distance
我會許願跨越這個距離
I could be right there now with you
讓我現在可以就在那裏跟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