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WITH ONE LOOK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5-30

WITH ONE LOOK

她深信自己的美貌、自己的表情就代表了一切,只要她在銀幕上輕顰淺笑,就已經足夠讓影迷了解她在演出什麼樣的情節、足夠迷倒芸芸眾生,只要用眼睛看看她就夠了,哪裡還需要開口說話呢.....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歌曲:
WITH ONE LOOK
作者: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唐布萊克(Don Black)與克理斯多佛漢普敦(Christopher Hampton)
歌曲出處:音樂劇「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

2018年七月,膾炙人口的音樂劇「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即將歡度它的二十五歲生日。根據同名電影改編的這齣戲,是於1993年七月十二日在倫敦阿德爾菲劇院正式登場的,從劇情到歌曲都無比動人,就此成為經典,持續在全球各國上演。對於某些平日比較少接觸音樂劇的人們來說,更簡直就是他們認知範圍之內屈指可數的幾齣音樂劇之一。說來令人嘆息,全球各大標榜重視文化的先進國家或主要城市幾乎都已經上演過這齣名劇,唯獨台灣的民眾卻始終還是無緣在我們的舞台上觀賞到它的演出。

每一齣成功的音樂劇,都至少會有一兩首膾炙人口、最受歡迎的插曲。以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發表於1993年的「日落大道」來說,應該就是「With one look」了。堪稱當代音樂劇圈子最成功創作者之一的洛伊韋伯,早年的作品往往不是從聖經裡面借用的題材,就是根據文學名作改編的,前者如「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和「約瑟與神奇的夢幻彩衣」(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後者如「貓」(Cats)和「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都是轟動國際的賣座經典。發表於1989年的「愛情面面觀」(Aspects of Love)也同樣是文學作品改編的,不過由於場面比較陽春、沒有炫目的舞台特效,雖然不算失敗,卻也不能算是太成功。而在「愛情面面觀」之後,他把取材的觸角轉向大銀幕,挑選了好萊塢傳奇大導演比利懷德(Billy Wilder)在1950年轟動影壇的名作「日落大道」,再度獲得驚人的成功。

「日落大道」這部電影,原本是比利懷德跟製作人查爾斯布瑞凱特(Charles Brackett)共同編撰的小說「一罐豆子」(A Can of Beans),兩人更進一步將其改編為電影,在影壇早已全面進入彩色影片的年代卻刻意以黑白拍攝,藉以強化那種懷舊的感覺,因為故事的女主角是個默片時代的超級巨星,而默片全部都是黑白的。它的劇情大致描述一個落魄的年輕編劇喬吉利斯在逃避討債公司的追逐時,無意間闖入一所豪華、卻又疏於整理的莊園。莊園的女主人,是默片時代的超級巨星諾瑪黛絲蒙。由於跟不上時代,她早已遭到淘汰,但是拒絕接受事實,仍然活在過往的回憶中,夢想著有朝一日重返影壇,再度以不必開口說話的默片贏得觀眾的熱愛。當她發現喬是個編劇,就請他擔任顧問,因為她花了許多年的時間親自編劇,希望能夠東山再起,儘管那仍然是一部沒有台詞的默片,假如年輕的喬可以提供一點合於時尚的建議,將會更有勝算。在整理劇本的同時,已經五十歲的諾瑪愛上了年輕的喬,而走投無路的喬也樂得被當成小白臉來豢養。

只是,喬並不希望就此荒廢影壇的前途,一位導演的女助理貝蒂表示很欣賞他的一篇小說,願意跟他合作,改編為電影劇本。兩人經常見面之後,竟然萌生了愛苗。諾瑪的劇本完工以後,她帶著喬,親自到派拉蒙片場去拜訪大導演西席地密爾(Cecil B. De Mille),希望過去曾經合作愉快的大師能夠採用她的劇本,並且出任導演。導演不忍拆穿默片早已出局的事實,只好虛以委蛇,而諾瑪則信心滿滿的積極準備復出。紙包不住火,當諾瑪為了重拾昔日的美貌而無比焦慮的時候,她發現了喬與貝蒂來往的情形,於是打電話給貝蒂,表示喬是自己的「入幕之賓」。顏面無光的喬,除了坦承事實、讓貝蒂死心,也決定離去。諾瑪氣急敗壞的懇求他留下,他不但拒絕,更無情的指出諾瑪的電影美夢永遠無法實現,因為時代早已不同了。他甚至告訴諾瑪,「一個人活到五十歲並沒有什麼不對,除非你還一直以為自己只有二十歲。」諾瑪無法接受事實,槍殺了喬。新聞媒體聞訊趕來採訪,精神已經失常的諾瑪還以為是導演要來開拍她的電影,甚至興奮得語無倫次。

安德魯洛伊韋伯看過電影之後,深深感到震撼,於是著手進行改編,他請來擅長文字的唐布萊克(Don Black)與克理斯多佛漢普敦(Christopher Hampton)共同擔任作詞與編劇,完成了音樂劇版本的「日落大道」,同時按照慣例,除了先在席蒙頓(Sydmonton)戲劇節推出試演,更繼「貓」之後,再度聘請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出馬灌錄插曲,藉以打開知名度。對百老匯音樂劇始終無法忘情的史翠珊雖然沒有打算重返舞台,仍然在1985年以「The Broadway Album」專輯奪下四週冠軍,因此樂得繼續推出續集「Back to Broadway」,順便把「日落大道」的兩首主要插曲「With One Look」和「As If We Never Said Goodbye」收錄在裡面。毫不意外的,這張專輯也奪下了冠軍。

在「日落大道」這齣戲裡面,「With One Look」出現於喬跟諾瑪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喬發現諾瑪看來很眼熟,很像是一位早已過氣的默片女星,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妳不是諾瑪黛絲蒙嗎?妳以前很大牌的!」諾瑪黛絲蒙承認了自己的身分,但是她說,「我仍然是大牌的,是現在的電影格局變小了!」在默片時代,諾瑪曾經是最受影迷們崇拜的巨星,可是自從有聲電影出現之後,她由於跟不上時代而遭到淘汰,已經有將近二十年沒有拍片了。儘管如此,她還是堅持要依照自己過去的方式來生活,期待著有朝一日重返大銀幕。當然,她要拍的電影還是默片,因為她深信自己的美貌、自己的表情就代表了一切,只要她在銀幕上輕顰淺笑,就已經足夠讓影迷了解她在演出什麼樣的情節、足夠迷倒芸芸眾生,只要用眼睛看看她就夠了,哪裡還需要開口說話呢?

曾經在舞台上演過諾瑪這個角色的女星很多,其中最為膾炙人口的,大概還是莫過於當初在倫敦的首演中率先擔綱的佩蒂露邦(Patti LuPone)和後來頭一個在百老匯擔任女主角、曾多次獲得奧斯卡與東尼獎的實力派女星葛倫克蘿絲(Glenn Close),至於誰唱的版本讓你最有感覺,或許就見仁見智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首歌的戲劇張力還真的有夠殺。

歌詞中英對照:

WITH ONE LOOK
一個眼神
(Written by Andrew Lloyd Webber, Don Black & Christopher Hampton)

With one look, I can break your heart
用一個眼神,我可以讓你心碎
With one look, I play every part
用一個眼神,我演出每一個情節
I can make your sad heart sing
我可以讓你傷痛的心歌唱起來
With one look, you'll know all you need to know
用一個眼神,你將明瞭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With one smile, I'm the girl next door
來一個微笑,我就是鄰家的女孩
Or the love that you've hungered for
或者是你渴求著的那個愛
When I speak it's with my soul
當我說話,那是用我的靈魂
I can play any role
我可以扮演任何角色

No words can tell the stories my eyes tell
沒有任何言語可以表達我雙眼敘述的故事
Watch me when I frown, you can't write that down
注意看我蹙眉,你無法用文字將它寫下
You know I'm right, it's there in black and white
你曉得我是對的,事實在那裡黑白分明
When I look your way, you'll hear what I say
當我朝你看去,你會聽到我在說些甚麼

Yes, with one look, I put words to shame
是的,用一個眼神,我讓所有的言語自慚形穢
Just one look, sets the screen aflame
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讓銀幕著火
Silent music starts to play
無聲的音樂開始演奏
One tear in my eye makes the whole world cry
我眼中的一顆淚水能讓整個世界哭泣

With one look, they'll forgive the past
用一個眼神,他們將寬恕過去
They'll rejoice I've returned at last
他們會歡呼,說我終於回來了
To my people in the dark
歸向我黑暗中的子民
Still out there in the dark...
仍然在黑暗中坐在那裡的子民

Silent music starts to play
無聲的音樂開始演奏
With one look, you'll know all you need to know
用一個眼神,你將明瞭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With one look, I'll ignite a blaze
用一個眼神,我將點燃一把火炬
I'll return to my glory days
我將重返我光輝的歲月
They'll say, "Norma's back at last!"
他們將說,「諾瑪終於回來了!」
This time I am staying, I'm staying for good
這次我將留下,我將永遠留下
I'll be back to where I was born to be
我將回到我生來就該在那裡的地方
With one look I'll be me!
用一個眼神,我將成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