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

銀河網路電台 > 歌海珍珠 > SAN FRANCISCO MABEL JOY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5-29

SAN FRANCISCO MABEL JOY

米奇紐貝瑞最有名的地方,就是他在商業市場上幾乎完全沒有名氣,但是,對西洋流行歌曲接觸得夠深、夠廣的人,沒有誰能夠否定他的重要性......

本集歌曲

‧SAN FRANCISCO MABEL JOY
(Mickey Newbury)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SAN FRANCISCO MABEL JOY
作者/原唱:米奇紐貝瑞(Mickey Newbury)
歌曲出處:「Frisco Mabel Joy」專輯(1971,Elektra/WEA)
其他錄音版本:肯尼羅傑斯(Kenny Rogers)、瓊拜雅(Joan Baez)、威隆簡寧斯(Waylon Jennings)、約翰丹佛(John Denver)等

前幾天,我收到珍妮佛華恩絲(Jennifer Warnes)的最新專輯「Another Time, Another Place」。這位曾經以電影「軍官與紳士」(An Officer and a Gentleman)主題曲「Up Where We Belong」和「熱舞十七」(Dirty Dancing)插曲「(I’ve Had) The Time of My Life」奪得過排行冠軍的資深女歌手,雖然目前已經年過七十,歌喉卻依然動人。在新專輯中,她除了親自參予部分歌曲的創作,也翻唱了好些流行音樂的經典,而其中的一首「So Sad」更讓我懷念起歌曲的原作者,鄉村創作歌手米奇紐貝瑞(Mickey Newbury)。

已經在2002年九月過世的米奇紐貝瑞,他最有名的地方,就是他在商業市場上幾乎完全沒有名氣,但是,對西洋流行歌曲接觸得夠深、夠廣的人,沒有誰能夠否定他的重要性。身為一個歌手,他總共只有七首歌曲曾經進入過「告示牌」的鄉村排行,而且絕大多數連前八十名都進不去,可是他卻是美國流行音樂史上最受推崇的歌曲作家之一,包括貓王、雷查爾斯(Ray Charles)、威利尼爾森(Willie Nelson)、肯尼羅傑斯(Kenny Rogers)與瓊拜雅(Joan Baez)等許多超級巨星,都曾經因為他的歌曲而獲得耀眼的成績。在60年代末期與70年代,由於他的努力,為鄉村歌壇帶來了一種更寬闊、更具有深度的新境界。1971年,他發表了一張標題叫做「Frisco Mabel Joy」的專輯,其中包含一首「American Trilogy」,把南北戰爭年代的三首民歌經典「Dixie」、「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與「All My Trials」巧妙的編織在一起,結果獲得流行排行的第二十六名,而這也是他唱片生涯中最為膾炙人口的錄音。由於效果突出,至少引起一百多位歌手的翻唱,更成為貓王生前在自己的演唱會中經常演出的作品。正由於「American Trilogy」太突出了,人們反而忽略了專輯的標題歌曲,那也就是「San Francisco Mabel Joy」。

雖然「San Francisco Mabel Joy」不曾真正的走紅,但它所敘述的故事卻非常發人深省,而且經常發生在人們的生活周遭。根據前些時候的一則報導,某個高中男生突然跟家人失去聯絡,幾個月之後,父母赫然發現,原來他是在功課的壓力之下外出散步,無意中遇見了一個據說比他年長二十五歲的風塵女郎,兩人一見鍾情,他竟然跟那個女人同居,而對方也負責支付他的生活費用。為了不讓父母找到,他關閉了自己的手機。父母發現之後,非常氣憤。我們沒有看到這則新聞的後續報導,但是大約可以猜到,那個年輕人的父母無法接受的,其實是兒子居然跟一個妓女交往,而且還是年紀差上一大截的。假如兒子同居的對象,是個「普通行業」、年齡相仿的女郎,也許父母就不會如此的氣急敗壞,說不定只是笑著罵他「死小孩,不好好讀書,這麼小就這麼風流。」

我們不想在這裡評斷事情的是非對錯,也不想唱高調,說什麼「愛情神聖」、「職業沒有貴賤之分」,但我們也必須承認,當愛情來到的時候,它往往是很難用理智來面對的,糟的只是女方的職業無法讓一般人坦然接受,而「女大男小」的關係也違背了世俗的習慣。事實上,類似的情形層出不窮,古今中外都經常發生,而西洋流行歌曲的某些經典,也都曾經敘述著這樣的故事。如果您不健忘,「搖滾公雞」洛史都華(Rod Stewart)早年膾炙人口的暢銷曲「Maggie May」,也是屬於這樣的內容,描述著一個青少年在「性事」上面的挫折。這個還在高中就讀的男生,遇見了一個名叫「Maggie May」的風塵女郎,在女郎的誘惑之下跟她同居。原本他還以為自己找到了真愛,沒想到女郎只是把他當作洩慾的工具,他情緒無比低潮,卻又難以割捨肉慾的引誘,因此在走與不走之間徬徨不定。國人常說「婊子無情」,但其實也有例外的,「San Francisco Mabel Joy」,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這首歌曲故事中的男主角,是個來自喬治亞農村的少年。喬治亞州,位於美國的東南部,他們的居民多半以種植棉花為生,而且向來以民風剽悍而聞名,為了堅持自己的「原則」,往往可以為了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而臉紅脖子粗的跟人家拳腳相向,所以有著「Red Neck State」這樣的別名。這個少年的父親,也是一個這樣的人,而母親則認命的在生養小孩、和在田裡綑紮乾草的日子裡,耗費了青春。在這樣的清苦環境下,少年長到了十五歲,迫不及待的想要逃離家鄉那種生活,到外面去闖蕩,因此,有一天晚上,他悄悄的不告而別,偷偷跳上一輛貨運列車,來到了美國另一頭的洛杉磯。問題是,現實是很無情的,少年在飢餓之中,度過了寒冷的冬天。夏天來臨的時候,他偶然在街上遇到了一個來自舊金山,為了生活而不得不出賣皮肉的女郎,人們叫她「三藩市的歡樂梅寶」。兩人一見鍾情,少年在梅寶的照顧下,逐漸的成長,兩人共享著許多歡笑,少年頭一次覺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義,還夢想著有一天要跟梅寶結婚,回到家鄉去種棉花。

只是,負責「賺錢」的梅寶,還是得「工作」的。這天早晨,少年照例來到梅寶的門前,站在她門口的紅燈下,出來「迎接」他的,是個商船的水手,出其不意的以一記右鉤拳打得少年眼冒金星的跌倒在地,還咆哮著說,「小鬼,你那喬治亞的脖子或許很粗,但你還嫩得很呢!」歌曲沒有明說,但我們可以猜到,少年憤怒的還擊,闖下了大禍。法官並不同情少年,他被判處無期徒刑。在冰冷的牢房中,少年度過了四年,如今他已經二十一歲了。他天天沈默的看著牢房的四面牆壁,傾聽著外面火車經過的聲音,下定決心,總有一天,他要跳上一輛貨運列車,回去找他心愛的梅寶。這天,他終於付諸行動越獄,輾轉來到了梅寶的家門,腰間被警方的槍擊中,但是他仍然掙扎著要見梅寶一面。他高聲喊叫,問人家有沒有看到梅寶?驚嚇之中,有人告訴他,「唉呀,梅寶已經不住在這裡了,她是在四年前的今天離去的,聽說她要去找某一個來自喬治亞的農莊少年郎呢!」歌曲沒有告訴我們故事的結局,也沒有提出任何的批判,只是讓我們自己去想。

儘管這首歌從來沒有上過排行,卻引起許多歌手的注意,包括瓊拜雅、肯尼羅傑斯、威隆簡寧斯(Waylon Jennings)和約翰丹佛(John Denver)等等,很多歌壇巨星都曾先後予以翻唱,而作者米奇紐貝瑞敘事的風格與技巧也確實讓人折服。問世間情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當真愛來到的時候,年齡和職業都不重要了,不是嗎?

歌詞中英對照:

SAN FRANCISCO MABEL JOY
三藩市的歡樂梅寶
(Written by Mickey Newbury)

His Daddy was a simple man, just a red dirt Georgia farmer
他爹是個單純的人,只是個火爆粗鄙的喬治亞農夫
And his Momma spent her young life havin' kids and balin' hay
而他娘把青春耗費在生養小孩和綑紮乾草上
He had fifteen years and an ache inside to wander
他度過了十五個年頭,內心渴望著想去遊蕩
So he hopped a freight in Waycross and wound up in L.A.
所以他在威克洛斯跳上了一輛貨運火車,來到了洛城

Lord, the cold nights had no pity on a Waycross, Georgia farm boy
天哪,那些寒夜對一個來自威克洛斯的喬治亞農莊少年毫不憐憫
Most days he went hungry, then the summer came
多數的日子他都飢餓度過,然後夏天來了
He met a girl known on the strip as San Francisco's Mabel Joy
他在大道上遇見了一個女郎,人稱「三藩市的歡樂梅寶」
Destitution's child born of an L.A. street called "Shame"
那是一條名喚「恥辱」的洛城街道所孕育,貧窮的女兒

Growin' up came quietly in the arms of Mabel Joy
成長悄悄的來到,在歡樂梅寶的懷抱裡
Laughter found their mornings brought meaning to his life
歡笑盈滿了他們的晨光,為他的生命帶來了意義
Yes, the night before she left
是的,在她離去之前的那晚
Sleep came and left that Waycross, Georgia boy
睡眠在那個威克洛斯的喬治亞農莊少年身上來又去
With dreams of Georgia cotton and a California wife
帶著喬治亞的棉花田與一個加州妻子的夢想

Sunday morning found him standin' neath the red light at her door
星期天的早晨,他站在她門前那盞紅燈下
When a right cross sent him reelin', put him face down on the floor
當一記右鉤拳打得他天旋地轉,讓他面朝下的倒在地上
In place of Mabel Joy he found a merchant mad marine
沒看見歡樂梅寶,他倒是見到了一個憤怒的商船水手
Who growled, "Your Georgia neck is red but sonny, you're still green"
那人咆哮著,「你那喬治亞的脖子很粗,但小鬼,你還嫩的很呢!」

He turned twenty-one in a gray rock fed'ral prison
他在一所灰色岩石的聯邦監獄裡跨入了二十一歲
The old judge had no mercy for a Waycross, Georgia boy
法官大人對一個來自威克洛斯的喬治亞少年毫不慈悲
Starin' at those four gray walls in silence he would listen
靜靜的瞪視著那四面灰牆,他會仔細聆聽
To that midnight freight he knew would take him back to Mabel Joy
聽那輛他知道將會帶他回到歡樂梅寶身邊的午夜貨運列車

Sunday mornin' found him standin' 'neath the red light at her door
星期天的早晨,他站在她門前那盞紅燈下
With a bullet in his side, he cried, "Have you seen Mabel Joy?"
腰間中了一顆子彈,他狂喊著,「你有沒有看到歡樂梅寶?」
Stunned and shaken someone said, "Why, she's not here no more
驚嚇之中,有人說,「唉呀,她不再住這裡了
She left this house four years today
四年前的今天,她離開了這棟房子
They say she's lookin' for some Gergia farm boy"
聽說她是要去找某一個來自喬治亞的農莊少年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