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文藝

銀河網路電台 > 新聞藝復興 > WHEN WILL I BE CHANGED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4-28

WHEN WILL I BE CHANGED

這首歌在精神上很有另外一位傳奇創作歌手尼克洛的「The Beast in Me」那種色彩,唱出一個浪蕩的人突然驚覺自己犯了太多錯誤,很想改變自己、找到救贖的心情.....

本集歌曲

‧WHEN WILL I BE CHANGED
(Josh Ritter)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WHEN WILL I BE CHANGED
作者:喬許瑞特(Josh Ritter)
原唱:喬許瑞特與巴布維爾(Josh Ritter& Bob Weir)
歌曲出處:「Gathering」專輯(Pytheas Recording, 2017)

2017年九月,美國創作歌手喬許瑞特(Josh Ritter)推出他的第九張錄音室專輯「Gathering」,再度贏得極高的評價,並且在告示牌的美國民歌專輯排行拿到第四名。不過,或許由於他的音樂風格跟商業的主流有一段距離,他從出道以來,始終都拒絕對商業取向的市場屈服,堅持以一枝筆、一把吉他、和一副誠摯的嗓音來走闖歌壇,用心的雕琢自己的每一首創作,從來沒有跟大型主力品牌的唱片公司合作過,在媒體上曝光的頻率相對的比較低,而習慣聽一般商業流行的消費者也就難免對他感到陌生了。如果你仔細聆賞他的作品,你可能會發現,儘管現在早已不是70年代,可是他的音樂仍然堅持以最能夠展現人文色彩的民歌為基調。在他的身上,我們可以感受到巴布狄倫(Bob Dylan)的犀利文采、布魯斯史賓斯汀(Bruce Springsteen)對人文的關懷,以及唐麥克林(Don McLean)那樣細膩的情感。從個人情感的抒發、對於市井小民的關懷,到他對當前美國政局的批判,以及他對於宗教與戰爭的觀感等等,都是他在創作裡面探討的主題。

喬許瑞特來自愛達荷州的莫斯科,出生於1976年,父母都是神經外科醫師。雖然他從小喜歡音樂,但家人的唱片收藏十分有限,直到他十八歲那年,偶然聽到了巴布狄倫在「Nashville Skyline」專輯裡跟強尼卡許(Johnny Cash)合唱的「Girl From the North Country」,才突然感受到莫名的震撼,隨即購買了他的第一把吉他,開始練習。他形容頭一次聽到那首歌的感覺,就好像遇見了自己想要攜手共度一生的心上人一樣。後來,他進入俄亥俄的一所大學,本來想要承襲父母行醫的事業,但是沒有多久就決定轉系,改讀美國文化,並且把研習的重點放在民歌的歷史上。畢業之後,他轉往波士頓,決心成為一個創作歌手。他知道,包括巴布狄倫、布魯斯史賓斯汀、瓊拜雅(Joan Baez)和崔西查普曼(Tracy Chapman)等巨星,當年都是從小型咖啡館的表演起家的,因此他認為自己也該走同樣的路。為了生活,他到處打零工,每個星期都花幾個晚上的時間,在一些開放讓客人自由演唱的咖啡館表演,甚至自費灌錄了一張專輯。大約一年之後,一支來自愛爾蘭的民歌團體「相框」(The Frames)正好在附近演出,抽空到喬許瑞特表演的咖啡館休息的時候,聽到了他的演唱,立即邀請他為他們的演唱會擔任開場。就這樣,他隨著「相框」前往愛爾蘭。頭一場演出,觀眾有四百人,他賣出了十張CD,讓他感覺自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也開始有了自信。

很快的,喬許瑞特在愛爾蘭吸引了不少支持者。2001年,他再發表「Golden Age of Radio」專輯,被一家獨立品牌看上,引進到美國發行,獲得很高的評價,HBO甚至選用了其中一首歌,當作「六呎風雲」(Six Feet Under)影集的片尾歌。接著,他返回美國,積極的四處表演,逐漸打開知名度,在2002年參加了著名的新港民歌節,跟瓊拜雅同台演出,深深受到瓊拜雅的激賞。2003年,在應邀參加「日舞影展」表演之後,他在九月份推出第三張專輯「Hello Starling」,在愛爾蘭的排行榜空降亞軍,許多媒體紛紛給予最高的評價。雖然他始終沒有獲得主力品牌的青睞,但喬許瑞特傑出的表現卻是沒有人可以否認的,他在2010年發表的「So Runs the World Away」專輯甚至奪下美國民歌專輯排行的冠軍,證明他其實擁有非常廣大的支持者,而許多歌壇的前輩們也都樂於跟他合作。搖滾經典天團「死之華」(The Grateful Dead)創始團員兼前任主唱巴布維爾(Bob Weir)就曾經邀請他共同譜寫了一系列融合了搖滾、鄉村與民歌的牛仔歌曲,並且攜手灌錄,成為巴布維爾將近三十年來首張個人專輯「Blue Mountain」的主要內容,該專輯已經在2016年推出,獲得極高的評價。

由於合作愉快,巴布維爾投桃報李,也應邀在喬許瑞特發表於2017年九月的「Gathering」專輯中客串,兩人合唱了一首喬許瑞特譜寫的「When Will I Be Changed」,後來並且推出單曲,雖然由於不是很商業,也未曾打入排行,但是卻很有味道。這首歌在精神上很有另外一位傳奇創作歌手尼克洛(Nick Lowe)的80年代末期作品「The Beast in Me」那種色彩,唱出一個浪蕩的人突然驚覺自己犯了太多錯誤,很想改變自己、找到救贖的心情,可以說是整張「Gathering」專輯最為內斂自省的部分,也可以說是專輯的中心主旨,喬許瑞特探討的範圍不再只是單純的愛情與得失,而延伸到破滅的人性,希望可以找到將其重新建立起來的方法。老少兩個忘年之交,喬許瑞特唱出第一段,巴布維爾接著唱出第二段,然後兩人共同唱出第三段,全曲融合了鄉村、福音和靈魂音樂的色彩,也讓資深樂迷們重溫了「死之華」樂團昔日民謠搖滾的風華,相當動人。據說巴布維爾在錄音完成後還公開表示跟喬許瑞特的合作非常愉快,希望日後還有更多互相交流的機會,且讓我們好好期待吧。

歌詞中英對照:

WHEN WILL I BE CHANGED
幾時我才會被改變
(Written by Josh Ritter)

I've been told there is a power in the blood
有人告訴我說血液中有一種力量
Is it enough?
那是否足夠?
Is it enough to carry me back from where I am to where I was?
那是否足夠將我從眼前的處境帶回到從前?
And I hope there is some power in my blood
而我希望我的血液中有些力量
I've been told that all these ties would surely bind
有人告訴我說這所有的連結確實會聚合
And hold me tight
並且將我緊緊擁抱
Hold me tight
將我緊緊擁抱
'Cause I'm hanging at the end of my own line
因為我正懸吊在我自己這條線的尾端
And I hope that all these ties will surely bind
而我希望這所有的連結確實會聚合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From this devil that I am
不再像現在這般的邪惡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I've been told I'll find some truth down in my bones
有人告訴我說我會在我的骨子裡找到一些真理
But I don't know
但我不知道
I don't know
我不知道
I can't even seem to find my own road home
我甚至連自己回家的路都找不到
And I hope there is some truth down in my bones
而我希望我的骨子裡會有一些真理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From this devil that I am
不再像現在這般的邪惡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And I hope that in this green and peacefulness
而我希望在這片青翠與祥和之中
That you'll let me stay
你會讓我留下
Let me stay
讓我留下
Even a poor serpent needs a place to rest
就算一條可憐的毒蛇也需要個休憩的地方
For a while as he's waiting to be changed
在他等待著被改變的時候休息片刻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From this devil that I am
不再像現在這般的邪惡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From this devil that I am
不再像現在這般的邪惡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
甚麼時候,啊,甚麼時候我才會被改變?
When, oh when, will I be chan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