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银河网路电台 > 银河星光 > 银河星光:罗瑞塔琳的故事 Part 5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8-04-26

银河星光:罗瑞塔琳的故事 Part 5

1976年,罗瑞塔的自传「矿工的女儿」深入的描绘了她自己贫困的出身与在歌坛奋斗的历程,不但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的冠军,更在1980年被改编为电影,获得奥斯卡七项入围.....

内容介绍

打从罗瑞塔琳(Loretta Lynn)开始与康威特维提(Conway Twitty)成为合唱搭档丶并且受到歌迷肯定的初期起,他们两人就已经有了共识:他们将把彼此合唱的事情当作「特例」,每年最多推出一张专辑或一首单曲,因为他们不希望两人的合唱影响到彼此各自在市场上推出的作品丶使得两人分别独唱的歌曲减少了在电台获得播放的机会,同时,他们也很贴心的为歌迷们的荷包着想。他们很了解,歌迷们并不是很富有,买了两人独唱的作品之後,假如还要再花钱去购买他们的合唱,可能在经济上造成额外的沈重负担。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们虽然在灌录「Louisiana Woman, Mississippi Man」的第二天,又接着录制了「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但是刻意的把这首歌曲压下来,一直等到整整一年之後才推出,果然又再度夺得了冠军。在这首由康威谱写的歌曲中,康威透过录音室的电话来录制他负责的「说白」部分,表现出一个另结新欢的男子打电话给原先的女友。女友早已听说了外面的传闻,但是拒绝相信,认为男友必定会告诉她说那些都是谣言,可是男友却支支吾吾的表示那都是真的,如今打电话过来,只是为了道歉,同时要求分手,使得女友顿时陷入了愁云惨雾之中。录制的时候,罗瑞塔琳由於太投入了,录完之後竟然立刻冲出录音室,捶打「挂她电话」的康威呢!

事实上,不但罗瑞塔琳表示「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是两人合唱的所有歌曲之中,她自己最喜爱的一首,许多不明就里的歌迷也一直误以为她和康威真的是夫妻,听到这样一首歌,甚至还有不少人写信给康威,表达严重的「关切」呢。当然,为了前面提到的理由,他们也不敢进行太多合唱,仍然努力的继续开拓各自的市场。在「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之後,罗瑞塔琳先是以「Trouble in Paradise」再度夺下冠军,接着又在1975年春天推出内容更为大胆的「The Pill」,作为「新女性」对於「乡村歌坛第一夫人」泰咪温妮特(Tammy Wynette)最能代表传统女性婚姻观念的经典名曲「Stand by Your Man」所提出的回应。由於备受争议,许多保守的电台纷纷予以禁播,虽然使得「The Pill」无法顺利夺魁,却仍然拿到第五名,同时成了无可比拟的经典。在每年一首合唱单曲的原则下,1975年夏天,罗瑞塔与康威再度推出两人的合唱,在那年九月以「Feelin’s」再一次登上乡村冠军的宝座。这是日後在流行歌坛与电影插曲的领域大放异彩丶多次得奖的作词大师威尔简宁斯(Will Jennings)唯一得到过乡村排行冠军的作品,更使得因而第五度在乡村排行称王的罗瑞塔与康威改写了历史,成为有史以来唯一得到过五次冠军的暂时性组合。

1975年冬天,罗瑞塔琳继续发表个人独唱的作品「When the Tingle Becomes a Chill」,拿到了亚军,不过这并不是她自己谱写的。随着在歌坛越来越走红,罗瑞塔在忙碌的巡回演唱之中总是被要求大量演唱过去的畅销经典,同时不再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进行自己的创作。1976年,罗瑞塔的自传「矿工的女儿」(Coal Miner’s Daughter)出版,深入的描绘了她自己贫困的出身与在歌坛奋斗的历程,不但荣登「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的冠军,更在1980年被改编为叫好又叫座的同名传记电影,获得奥斯卡七项入围,而在银幕上扮演她的女星西西史派契克(Sissy Spacek)更因而夺下了奥斯卡影后的金像奖。1976年夏天,罗瑞塔与康威推出再度合唱的「The Letter」,可惜这回没有能够再夺得冠军,只拿到第三名。接着,她以「Somebody Somewhere」重新回到冠军宝座,蝉联两周。为了表达对昔日挚友派西克兰(Patsy Cline)的怀念,她在1977年推出向派西克兰致敬的专辑「I Remember Patsy」,其中包括许多派西克兰当年的经典,而「She’s Got You」也没有辱及老友的荣耀,拿到了冠军。

1977年夏天,罗瑞塔与康威再度推出每年一度的合唱单曲「I Can’t Love You Enough」,拿到了三周亚军。或许是由於「人言可畏」吧,他们逐渐减少合作的次数,更在1977年一月联袂参加「全美音乐奖」晚会之後不再公开同台亮相。只是,这一切仍然无法改变他们两人合唱作品大受欢迎的事实。从1972年起的连续十一年间,他们包办了十次「音乐城新闻报」年度大奖的「最佳乡村二重唱」。当然,罗瑞塔琳本人也仍然持续的夺下各种乡村音乐有关的「最佳艺人」丶「最佳女歌手」和「最佳专辑」等荣衔。1977年底,她推出「Out of My Head and Back in My Bed」,再度登上乡村单曲排行榜首,蝉联两周,只可惜,这也是她最後一次的冠军。尽管如此,她依然是备受推崇的乡村天后。1978年,她在好莱坞名人大道上获得了一颗专属於她的星星,接着又入选纳许维尔歌曲作家名人堂丶被「妇女家庭月刊」提名为「美国一百位最受人景仰的女性」之一,更荣获「音乐城新闻报」的「活生生的传奇」大奖。

1978年夏天,罗瑞塔与康威联手发表「Honky Tonk Heroes」专辑,其中的单曲「From Seven Till Ten」和单曲B面本来垫档用的「You’re the Reason Our Kids Are Ugly」同样大受欢迎,拿到了第六名,接着她又继续推出个人作品。细心的听众也许曾经注意到,她的曲目在70年代末期出现了些许微妙的转变,开始唱出一些带有摇滚色彩的歌曲,因为她其实相当喜爱恰比却克(Chubby Checker)和肥仔多米诺(Fats Domino)等早期黑人摇滚歌手的作品,尽管唱片公司的老板不是很喜欢,她仍然决定尝试那种风格。在她的感觉中,时代已经不一样了,没有必要墨守成规。1978年冬天,她的新歌采用了当时主打女性市场的香菸品牌「Virginia Slim」远近驰名的广告主题,命名为「We’ve Come a Long Way, Baby」,结果拿到第十名。

长江後浪推前浪,随着亲妹妹克莉丝桃盖尔(Crystal Gayle)和桃莉芭顿(Dolly Parton)丶芭芭拉曼德瑞尔(Barbara Mandrell)丶以及安玛莉(Anne Murray)等女性新人强势的崛起,罗瑞塔琳在市场上的魅力也开始明显的逐年下滑,尽管电影「矿工的女儿」的大为卖座使得她再度成为焦点人物丶大家都抢着去听她的演唱会,仍然没有改善唱片销售的情形,甚至连她与康威原本讲好每年一度的合唱破天荒的增加了次数,似乎也有点欲振乏力,只能有点勉强的打进前十名,不再是所向无敌的。为了吸引大众的注意,她和康威在1981年四月再度联袂参加「乡村音乐学院」(ACM)的颁奖晚会。这一招,好像有了点效果。在晚会之後不久,两人合唱的「I Still Believe in Waltzes」终於再度拿到比较像样的成绩,获得了第二名。当时年龄已经逐渐逼近半百的罗瑞塔琳如何面对这样的转变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