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銀河網路電台 > 銀河星光 > 銀河星光:羅瑞塔琳的故事 Part 5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4-26

銀河星光:羅瑞塔琳的故事 Part 5

1976年,羅瑞塔的自傳「礦工的女兒」深入的描繪了她自己貧困的出身與在歌壇奮鬥的歷程,不但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的冠軍,更在1980年被改編為電影,獲得奧斯卡七項入圍.....

內容介紹

打從羅瑞塔琳(Loretta Lynn)開始與康威特維提(Conway Twitty)成為合唱搭檔、並且受到歌迷肯定的初期起,他們兩人就已經有了共識:他們將把彼此合唱的事情當作「特例」,每年最多推出一張專輯或一首單曲,因為他們不希望兩人的合唱影響到彼此各自在市場上推出的作品、使得兩人分別獨唱的歌曲減少了在電台獲得播放的機會,同時,他們也很貼心的為歌迷們的荷包著想。他們很瞭解,歌迷們並不是很富有,買了兩人獨唱的作品之後,假如還要再花錢去購買他們的合唱,可能在經濟上造成額外的沈重負擔。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他們雖然在灌錄「Louisiana Woman, Mississippi Man」的第二天,又接著錄製了「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但是刻意的把這首歌曲壓下來,一直等到整整一年之後才推出,果然又再度奪得了冠軍。在這首由康威譜寫的歌曲中,康威透過錄音室的電話來錄製他負責的「說白」部分,表現出一個另結新歡的男子打電話給原先的女友。女友早已聽說了外面的傳聞,但是拒絕相信,認為男友必定會告訴她說那些都是謠言,可是男友卻支支吾吾的表示那都是真的,如今打電話過來,只是為了道歉,同時要求分手,使得女友頓時陷入了愁雲慘霧之中。錄製的時候,羅瑞塔琳由於太投入了,錄完之後竟然立刻衝出錄音室,捶打「掛她電話」的康威呢!

事實上,不但羅瑞塔琳表示「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是兩人合唱的所有歌曲之中,她自己最喜愛的一首,許多不明就裡的歌迷也一直誤以為她和康威真的是夫妻,聽到這樣一首歌,甚至還有不少人寫信給康威,表達嚴重的「關切」呢。當然,為了前面提到的理由,他們也不敢進行太多合唱,仍然努力的繼續開拓各自的市場。在「As Soon As I Hang Up the Phone」之後,羅瑞塔琳先是以「Trouble in Paradise」再度奪下冠軍,接著又在1975年春天推出內容更為大膽的「The Pill」,作為「新女性」對於「鄉村歌壇第一夫人」泰咪溫妮特(Tammy Wynette)最能代表傳統女性婚姻觀念的經典名曲「Stand by Your Man」所提出的回應。由於備受爭議,許多保守的電台紛紛予以禁播,雖然使得「The Pill」無法順利奪魁,卻仍然拿到第五名,同時成了無可比擬的經典。在每年一首合唱單曲的原則下,1975年夏天,羅瑞塔與康威再度推出兩人的合唱,在那年九月以「Feelin’s」再一次登上鄉村冠軍的寶座。這是日後在流行歌壇與電影插曲的領域大放異彩、多次得獎的作詞大師威爾簡寧斯(Will Jennings)唯一得到過鄉村排行冠軍的作品,更使得因而第五度在鄉村排行稱王的羅瑞塔與康威改寫了歷史,成為有史以來唯一得到過五次冠軍的暫時性組合。

1975年冬天,羅瑞塔琳繼續發表個人獨唱的作品「When the Tingle Becomes a Chill」,拿到了亞軍,不過這並不是她自己譜寫的。隨著在歌壇越來越走紅,羅瑞塔在忙碌的巡迴演唱之中總是被要求大量演唱過去的暢銷經典,同時不再有太多的時間可以進行自己的創作。1976年,羅瑞塔的自傳「礦工的女兒」(Coal Miner’s Daughter)出版,深入的描繪了她自己貧困的出身與在歌壇奮鬥的歷程,不但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的冠軍,更在1980年被改編為叫好又叫座的同名傳記電影,獲得奧斯卡七項入圍,而在銀幕上扮演她的女星西西史派契克(Sissy Spacek)更因而奪下了奧斯卡影后的金像獎。1976年夏天,羅瑞塔與康威推出再度合唱的「The Letter」,可惜這回沒有能夠再奪得冠軍,只拿到第三名。接著,她以「Somebody Somewhere」重新回到冠軍寶座,蟬聯兩週。為了表達對昔日摯友派西克蘭(Patsy Cline)的懷念,她在1977年推出向派西克蘭致敬的專輯「I Remember Patsy」,其中包括許多派西克蘭當年的經典,而「She’s Got You」也沒有辱及老友的榮耀,拿到了冠軍。

1977年夏天,羅瑞塔與康威再度推出每年一度的合唱單曲「I Can’t Love You Enough」,拿到了三週亞軍。或許是由於「人言可畏」吧,他們逐漸減少合作的次數,更在1977年一月聯袂參加「全美音樂獎」晚會之後不再公開同台亮相。只是,這一切仍然無法改變他們兩人合唱作品大受歡迎的事實。從1972年起的連續十一年間,他們包辦了十次「音樂城新聞報」年度大獎的「最佳鄉村二重唱」。當然,羅瑞塔琳本人也仍然持續的奪下各種鄉村音樂有關的「最佳藝人」、「最佳女歌手」和「最佳專輯」等榮銜。1977年底,她推出「Out of My Head and Back in My Bed」,再度登上鄉村單曲排行榜首,蟬聯兩週,只可惜,這也是她最後一次的冠軍。儘管如此,她依然是備受推崇的鄉村天后。1978年,她在好萊塢名人大道上獲得了一顆專屬於她的星星,接著又入選納許維爾歌曲作家名人堂、被「婦女家庭月刊」提名為「美國一百位最受人景仰的女性」之一,更榮獲「音樂城新聞報」的「活生生的傳奇」大獎。

1978年夏天,羅瑞塔與康威聯手發表「Honky Tonk Heroes」專輯,其中的單曲「From Seven Till Ten」和單曲B面本來墊檔用的「You’re the Reason Our Kids Are Ugly」同樣大受歡迎,拿到了第六名,接著她又繼續推出個人作品。細心的聽眾也許曾經注意到,她的曲目在70年代末期出現了些許微妙的轉變,開始唱出一些帶有搖滾色彩的歌曲,因為她其實相當喜愛恰比卻克(Chubby Checker)和肥仔多米諾(Fats Domino)等早期黑人搖滾歌手的作品,儘管唱片公司的老闆不是很喜歡,她仍然決定嘗試那種風格。在她的感覺中,時代已經不一樣了,沒有必要墨守成規。1978年冬天,她的新歌採用了當時主打女性市場的香菸品牌「Virginia Slim」遠近馳名的廣告主題,命名為「We’ve Come a Long Way, Baby」,結果拿到第十名。

長江後浪推前浪,隨著親妹妹克莉絲桃蓋爾(Crystal Gayle)和桃莉芭頓(Dolly Parton)、芭芭拉曼德瑞爾(Barbara Mandrell)、以及安瑪莉(Anne Murray)等女性新人強勢的崛起,羅瑞塔琳在市場上的魅力也開始明顯的逐年下滑,儘管電影「礦工的女兒」的大為賣座使得她再度成為焦點人物、大家都搶著去聽她的演唱會,仍然沒有改善唱片銷售的情形,甚至連她與康威原本講好每年一度的合唱破天荒的增加了次數,似乎也有點欲振乏力,只能有點勉強的打進前十名,不再是所向無敵的。為了吸引大眾的注意,她和康威在1981年四月再度聯袂參加「鄉村音樂學院」(ACM)的頒獎晚會。這一招,好像有了點效果。在晚會之後不久,兩人合唱的「I Still Believe in Waltzes」終於再度拿到比較像樣的成績,獲得了第二名。當時年齡已經逐漸逼近半百的羅瑞塔琳如何面對這樣的轉變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