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文藝

銀河網路電台 > 新聞藝復興 > SHADOW IN THE WINDOW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4-21

SHADOW IN THE WINDOW

每次當他要離家外出的時候,父親都會站在窗口遠遠的看著。他一直很想知道,當父親站在那裏看他離去的時候,都在想些甚麼?是想要看他會不會撞到甚麼?還是其實很想跟他一起走?

本集歌曲

‧SHADOW IN THE WINDOW
(Michael McDermott)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SHADOW IN THE WINDOW
作者/原唱:邁可麥德默(Michael McDermott)
歌曲出處:「Willow Springs」專輯(Pauper Sky Music, 2016)

一個歌手能不能在市場上走紅,有時候真的要看機運。有的歌手表現優秀、備受專業的推崇,但卻偏偏無法打開知名度,就像來自伊利諾州的美國民謠創作歌手邁可麥德默(Michael McDermott),他其實擁有不少支持者,華盛頓郵報曾經推崇他是當代最有才華的藝人之一,而暢銷小說名家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更說他是世上最傑出的歌曲作家之一,甚至還堪稱過去這二十年來遭到市場忽視的搖滾人才之中最優秀的一個。不但如此,史蒂芬金還好幾度在自己膾炙人口的作品如1994年的「失眠」(Insomnia)裡面引用他的歌詞,甚至在1995年的小說「玫瑰瘋狂者」(Rose Madder)中還安排角色之一經常穿著一件上面印著麥德默歌詞「I’m in Love with a Girl Called Rain」的襯衫。但即使如此,他仍然無法獲得主力品牌的青睞,在國際市場上更簡直是沒有多少人知道。

早在1990年代初期,有著愛爾蘭血統的麥德默就開始在芝加哥的一些咖啡館裡面賣唱,走的是一種融合了美國民謠搖滾和愛爾蘭音樂元素的路線,口耳相傳之下,他得到SBK唱片的合約,而他在1991年推出的單曲「A Wall I Must Climb」還曾經在告示牌的「主流搖滾」排行獲得第三十四名。他在90年代陸續發表過好幾張專輯,並且努力的進行宣傳的巡迴,只可惜他無法獲得商業市場的認同,即使有史蒂芬金在作品中的加持,還是沒有能夠締造更好的成績,雖然他仍然繼續努力,依舊未能有所突破,只是多次爭取到機會,在全美各地一些大型運動競賽的會場負責演唱國歌等振奮人心的歌曲。前後幾乎有二十年,他藉由毒品和酒精來逃避現實,當然使得一切有如雪上加霜的持續崩壞,直到最近幾年才清醒過來,重新展開奮鬥。他在2013年組成一支新的樂隊,開始發表全新的作品。

2016年,麥德默推出一張專輯,用他和妻小目前居住的伊利諾州小鎮「柳泉」(Willow Springs)當作標題,歌曲也是以他在家庭生活中的體認為主要內容,其中包括了一首「Shadow in the Window」,細膩的描繪了他和父親之間的關係。在他的記憶中,父親總是很難親近,即使兩人站在一起,父子之間也從來沒有太多話可以交談。但是他很清楚,父親其實並不是不愛他,只不過不善於用言詞表達。印象中,從小到大,父親總是默默的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每次當他要離家外出的時候,父親都會站在窗口遠遠的看著。他一直很想知道,當父親站在那裏看他離去的時候,都在想些甚麼?是想要看他會不會撞到甚麼?還是其實很想跟他一起走?但是他從來沒有開口問過這件事,只是把一切都當成習慣的接受。如今,父親已經辭世,做兒子的這才突然驚覺,過去總是站在窗口的那個身影,現在永遠消失了。雖然他只能猜測,但父親是否其實希望經常離家去闖蕩、最後卻一事無成的他,能夠留下來別走呢?不過,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的告訴父親在天之靈,他會堅強的挺下去,努力面對未來的挑戰,因為他知道,父親希望他能夠得到比自己更好的未來。在無限的感慨中,他好想告訴父親,自己有多麼愛他,只是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在全長超過七分鐘的這首歌裡面,麥德默透過民謠搖滾的特質,把這樣一段父子之間的感情表現得淋漓盡致,令人動容。也許他不是一個很有明星特質的歌手,但這首歌卻真的很值得仔細的聆聽呢。

歌詞中英對照:

SHADOW IN THE WINDOW
窗口的身影
(Written by Michael McDermott)

So I took a drive over to his house
好吧,我是開車往他住處那邊走了一趟
Though I knew he wasn’t there
雖然我明知他不在那裏
He was always standing looking out the window
他從前總是站著往窗子外面瞧
Or sittin’ in his easy chair
不然就是坐在他的安樂椅上

He was always a bit of a mystery
他總是帶著些神秘
Always seemed so far away
總是看來如此生疏遙遠
Even when he was standing next to me
即使當他就站在我的身邊
We never had that much to say
我們向來沒有太多話好說

He would always hear me coming or going
他永遠都是聽著我來來去去
From a million miles away
從千百萬里之外
I’d see his silhouette in the window
我總會在窗口看到他的身影
Every time I’d pull out of the driveway
每當我開著車從車道出去

Now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missing
有個原本在窗口但如今已經不見的身影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gone
有個原本總在窗口但已經消失的身影
I only want to tell you, “I love you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愛你
I’m doing my best to be strong and to hold on”
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堅強的挺下去」

I always wondered what he was thinking
我總是很想知道他在想些甚麼
Was he waiting for me to crash
他是否等著看到我撞車
Or maybe he just wanted to come with me
或者也許他只是想要跟我一起走
I never thought to ask
我從來沒想過要開口問

I wondered what he was doing
我好想知道他都在做些甚麼
Watching me every time I drove away
每當他看著我駕車離去
I wonder what he did that for
我好想知道他那樣做是為了甚麼
Maybe he just wanted me to stay
也許他只是希望我留下來

Now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missing
有個原本在窗口但如今已經不見的身影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gone
有個原本總在窗口但已經消失的身影
I only want to tell you, “I love you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愛你
I’m doing my best to be strong”
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堅強起來」
Maybe I will see you in heaven
或許我會在天堂與你相見
At least that’s how the story goes
至少一般故事都是那樣走的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missing
有個原本在窗口但如今已經不見的身影
I’m having a hard time letting go
我飽受煎熬好難放手

Maybe he felt like a prisoner
或許他覺得自己像個囚徒
Bound by invisible chains hidden all around
被身邊到處都是的無形鎖鍊綑綁
He took more out of life than it took out of him
他從生命取得的遠比生命從他身上得到的更多
He said, “Son, I want you to be so much better than me.”
他說,「兒子,我要你將來比我強上更多更多。」

He told so many stories
他說過好多的故事
I was never sure which ones were true
我從來無法確定有哪些是真實的
He was too big for this small town
這個小鎮根本容不下偉大的他
He was an Irishman through and through
他是個徹頭徹尾的愛爾蘭人

The bagpipes moaned on that cold day
風笛在那個寒冷的日子呻吟著
The day we laid him to rest
那個他們將他安葬的一天
All I can say as I drive away
當我駕車離去的時候我只能說
I’m sorry that it came to this
我很抱歉事情演變到這般田地

Now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missing
有個原本在窗口但如今已經不見的身影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gone
有個原本總在窗口但已經消失的身影
I only want to tell you, “I love you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愛你
I’m sorry that things went so wrong”
我好抱歉事情演變得如此的不堪」
Maybe I will see you in heaven
或許我會在天堂與你相見
At least that’s how the story goes
至少一般故事都是那樣走的
Now there’s a shadow in the window that’s missing
有個原本在窗口但如今已經不見的身影
I’m having a hard time letting go
我飽受煎熬好難放手

Hey,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嘿,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Hey,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嘿,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Hey, 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嘿,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