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

銀河網路電台 > 銀河星光 > 銀河星光:羅瑞塔琳的故事 Part 2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4-04

銀河星光:羅瑞塔琳的故事 Part 2

她警告喜歡在外喝酒的老公:不要醉著酒回家來還妄想跟我談情愛,酒精和愛情是無法相容的,你只能挑選其中之一,如果你要喝酒,你就留在外面好了,而假如你想要的是「那一種」,我這裡可沒有!

內容介紹

除了歐尼斯塔布(Ernest Tubb)之外,另一位在羅瑞塔琳(Loretta Lynn)歌唱生涯初期非常重要的友人,是傳奇的鄉村女歌手派西克蘭(Patsy Cline)。這位女歌手個性剛烈、敢愛敢恨,1957年在笛卡唱片執行總裁歐文布萊德利(Owen Bradley)力捧之下,以「Walkin’ After Midnight」一炮而紅,正式成為該公司的旗下歌手。布萊德利接著交給她一首曾經被包括白蘭黛李(Brenda Lee)等多位大牌拒絕演唱的歌曲「I Fall to Pieces」,採用華麗的弦樂和專業合音團體的烘托,更以Echo的效果來讓她原本就很動人的歌聲顯得更加甜美,果然造成預期的轟動,然後她又唱紅了威利尼爾森(Willie Nelson)所譜寫的「Crazy」,大有取代琪蒂威爾斯(Kitty Wells),登上鄉村歌后寶座的態勢。羅瑞塔對她早已無比崇拜,進入笛卡成為同門之後,兩人頭一次見面,是在派西克蘭與發生外遇的丈夫激烈爭吵、發生嚴重車禍而住院的時候。羅瑞塔前去探望,為她唱了「I Fall to Pieces」,兩人因為性情相近,就此結為莫逆,而派西對羅瑞塔琳更是大力的提攜,當其他女性歌手們都嫉妒她的快速竄紅時,派西總是挺身而出、為她辯護。1963年三月五日,派西由於搭乘的小型飛機失事而喪生,只活了三十一歲。那一次,羅瑞塔琳原本要跟她搭乘同一架飛機,因為派西請她一起去演唱,答應要給她五十元酬勞,但羅瑞塔琳臨時接到另外一場在曼斐斯演唱的邀約,費用是七十五元,所以派西鼓勵她接受,沒想到因此逃過一劫,兩人也就此天人永隔,而羅瑞塔琳不但特別為派西寫了一首「The Haunted House」,多年之後還灌錄了一張紀念派西的專輯。

失去了親愛的摯友,羅瑞塔琳繼續在歌壇努力。1964年夏天,她首度嘗試對男性喜歡在外花天酒地的劣根性提出抗議,唱出膾炙人口的「Wine, Women and Song」,獲得了更大的成功,奪下鄉村排行第三名。另外,她與歐尼斯塔布的搭檔生涯也開始獲得了歌迷們的肯定,首先在1964年秋天以兩人合唱的「Mr. And Mrs. Used to Be」拿到排行第十一名,到1969年為止,兩人合唱的單曲總計有四首曾經打進排行,不過比較起她在日後與康威特維提(Conway Twitty)的合作,顯然還是有點「小巫見大巫」。有關羅瑞塔琳與康威特維提的合作關係,我們以後再來介紹。

儘管羅瑞塔琳本身具有優秀的創作能力,或許是為了市場的考量,公司當時並沒有特別鼓勵她往這方面發展,反而安排她大量演唱其他歌曲作家們的作品,而事實也證明了羅瑞塔琳確實相當擅長把歌曲做出最佳的詮釋。在琪蒂威爾斯與派西克蘭等前輩的影響之下,羅瑞塔融合了帶有鼻音的飽滿歌聲、充滿活力與個性的風格,以及典型「納許維爾之聲」的編曲色彩,陸續唱出好些「小酒館情歌」風味的暢銷曲,除了女作家蓓蒂蘇佩瑞(Betty Sue Perry)的「Before I’m Over You」、「The Other Woman」和「Wine, Women & Song」之外,朗吉特森(Ron Kitson)的「Happy Birthday」也在1965年初為她奪得第三名。接著,她又唱出了先前那首「Success」的作者強尼慕林斯(Johnny Mullins)所譜寫的「Blue Kentucky Girl」,雖然只拿到第七名,卻也成了她招牌的經典之一,在日後不斷被其他人翻唱,其中包括有著「新傳統樂派教母」別號的艾美露哈瑞絲(Emmylou Harris)。

在羅瑞塔琳的歌唱生涯中,許多真正最具有代表性的經典,其實仍然都是她自己所譜寫的作品,因為她總是把自己在婚姻生活中的實際感受化為發人深省的歌曲,即使不是她自己的作品,也往往都是特別為她量身打造的,而蓓蒂蘇佩瑞更可以說是最瞭解她的歌曲作家之一。早早就結了婚、一連生了四個孩子才知道女人為什麼會懷孕的羅瑞塔琳,雖然是在丈夫的「設計」之下踏入歌壇,丈夫對她的歌唱事業也奉獻了不少心力,但是她對丈夫不時在外花天酒地的習性早已有所耳聞,因此在崛起之後就開始唱出為人妻子的感觸。1965年三月,她灌錄了蓓蒂蘇佩瑞為她譜寫的「The Home You’re Tearin’ Down」,對丈夫外遇的第三者提出柔性的訴求,歡迎「那個女人」隨時到家裡來作客,親眼看看這個被她摧毀的家庭所面臨的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況,結果獲得了熱烈的迴響。

當然,在羅瑞塔琳的世界裡,並不是永遠都在進行夫妻與第三者之間的爭鬥的。1965年,在越戰如火如荼進行中的時候,羅瑞塔琳在丈夫的鼓勵之下,親自譜寫了一首「Dear Uncle Sam」,為美國各地丈夫被國家徵召、派往海外戰場的婦女們說出了心中的痛苦,儘管大家都愛這個國家,但是當一個作妻子的人接到丈夫陣亡的電報時,政府是否真的能夠瞭解那種傷痛呢?這首歌成了美國流行歌壇最早對越戰的代價提出探討的作品之一,同樣也帶來了熱烈的反應,拿到鄉村排行的第四名。

連續的成功,並沒有讓羅瑞塔琳就此滿足。相反的,她開始希望創造真正屬於她自己的聲音。1966年,她展現了旺盛的企圖心,開始逐步遠離過去的「小酒館情歌」,積極的錄製、並且推出自己譜寫的歌曲,同時把自己對於傳統女性在婚姻關係中受到的壓抑與不滿化為一首又一首精彩絕倫的作品。首先,她非常正面的向「第三者」提出了挑戰。我們要知道,在傳統的鄉村歌壇,女性向來被認為應該扮演楚楚可憐的角色,對於丈夫的不忠、以及外面的「狐狸精」,只能採取逆來順受的姿態,期待著丈夫回頭、「第三者」高抬貴手,可是,羅瑞塔琳很清楚的表現出她拒絕接受這樣的安排。在「You Ain’t Woman Enough」裡面,她勇猛的告訴那個「狐狸精」:想要奪走我的男人,你連門都沒有,因為你不夠「女人」。這首歌一推出,立刻造成空前的轟動,成了羅瑞塔琳到當時為止排行成績最好的單曲,獲得亞軍。

在一系列類似主題的歌曲後,羅瑞塔琳接著又在1966年冬天推出另外一首「Don’t Come Home A-Drinkin’ (With Lovin’ on Your Mind)」,這回,她「警告」的對象是喜歡在外喝酒的老公,歌曲說:不要醉著酒回家來,還妄想跟我談情愛,酒精和愛情是無法相容的,你只能挑選其中之一,如果你要喝酒,你就留在外面好了,看看你能找到什麼樣的愛情,而假如你想要的是「那一種」,我這裡可沒有!這樣大膽的內容,可說是前所未見的,因此幾乎有如一顆炸彈一般的引發了熱烈的討論,更在1967年的二月十一日,為羅瑞塔琳奪下她生平的第一個冠軍,讓她開始躋身超級巨星之林,而這還只是剛開始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