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GETHSEMANE (I Only Want to Say)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3-14

GETHSEMANE (I Only Want to Say)

許多成功的音樂劇作品都會出現一兩首最受一般大眾喜愛的插曲,但是也可能會有些同樣傑出的曲目,只因為內容比較沉重等比較不討好的緣故,往往在知名度方面就相對的比較吃虧.....

內容介紹

本集推薦樂曲:
LOVE HAS COME OF AGE
作詞: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
作曲:提姆萊斯(Tim Rice)
歌曲出處:音樂劇「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

許多成功的音樂劇作品都會出現一兩首最受一般大眾喜愛的插曲,但是也可能會有些同樣傑出的曲目,只因為內容比較沉重等比較不討好的緣故,往往無法像那些流行性比較高的歌曲那樣讓人朗朗上口,在知名度方面就相對的比較吃虧,就好像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早年的成名作「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絕大多數的愛樂者都很熟悉劇中的「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和「Superstar」,對於另外一首其實更為發人深省的「Gethsemane」卻可能比較陌生,甚至有些位曾看過這齣戲的人還根本不知道有這首歌的存在,即使偶而在一些歌手的專輯中聽到了這首歌,也不曉得它是這齣戲的插曲。

如果有人問起,誰是當今音樂劇的圈子裡最成功的創作者?這個答案,可能絕大多數人都會毫不考慮的告訴你,是安德魯洛伊韋伯。也許他不是最偉大的,但絕對是最成功的,因為他的許多作品,尤其是「貓」(Cats)和「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都在世界各地創下了驚人的賣座紀錄,而說到他的崛起,則是因為1971年的「萬世巨星」。

提起ALW這個人,我們不得不用「天才」、「奇才」、甚至「鬼才」來形容。1948年三月二十二日,他出生在英國倫敦的一個音樂家庭裡,父親是倫敦音樂學院的校長,母親則是鋼琴教師。三歲,一般的孩子可能連話都還說不清楚,他卻已經開始學小提琴了,後來又接受了鋼琴和管樂的訓練。小他三歲的弟弟朱利安洛伊韋伯(Julian Lloyd Webber)也一樣從小習樂,後來也成了馳名樂壇的大提琴演奏家。ALW九歲那年,譜成了他的第一齣音樂劇,由弟弟主演,用玩具城堡當佈景,親友則是觀眾。長大之後,他先後進入牛津大學和皇家音樂學院深造,但是後來休學了,原因竟然是因為他那音樂學院校長的父親不希望過度僵化的學校教育污染了他天賦的才華!

就讀於牛津的期間,十七歲的ALW結識了擅長文字、熱愛流行音樂的好友提姆萊斯(Tim Rice)。萊斯長他四歲,當時正在牛津攻讀法律。兩人志同道合、一見如故,很快就展開合作,萊斯作詞、ALW譜曲,完成了兩人合作的第一齣音樂劇「像我們這樣的人」(The Likes of Us)。或許是兩人都還太年輕吧,這部作品並不成熟,也沒有引起多少注意,不久他們便分道揚鑣,ALW繼續朝嚴肅音樂深造,而萊斯則放棄了法律系的學業,進入唱片界服務。不過,他們對音樂劇的理想和狂熱並未就此打消。1968年,兩人再度合作,為倫敦市一所男校的期末演出譜寫了「約瑟與神奇的夢幻彩衣」(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這是根據聖經裡面的故事改編而成的,雖然長度僅有二十分鐘,但是觀眾的反應給了他們很大的鼓舞,因此他們決定繼續合作。而儘管這兩人後來曾經因故數度分分合合,他們共同創作的幾部作品卻都成了經典,其中當然包括了「萬世巨星」。

觀眾的熱烈反應,使得ALW與萊斯決定把「約瑟」錄製成一張概念專輯,而錄音完成後,兩人並沒有立即著手策劃新的作品。由於萊斯在流行歌壇人際關係良好,又善於玩「猜謎」的遊戲,在獲得不少大明星的首肯之後,他們打算籌畫在倫敦創立一家流行音樂博物館,在裡面陳設一些著名歌手使用過的物品。為了找尋財務上的支援,兩人決定去找房地產大亨出身的娛樂名人賽夫頓麥爾斯(Sefton Myers)與他的製作搭檔大衛藍德(David Land)。在遞送企畫案的時候,ALW附上了「約瑟」的概念專輯。沒想到,麥爾斯與藍德對博物館興趣缺缺,卻因為「約瑟」而看上了兩人的創作才華,特別跟他們簽下一紙為期三年的合約,鼓勵他們繼續創作。萊斯一直很希望以聖經故事裡面的「猶大」跟「彼拉多」等人物作為題材寫些東西,如今終於得到發揮的機會了。

在獲得麥爾斯與藍德的合約之後不久,ALW與萊斯寫出了一首「Superstar」,透過朋友的引薦,取得MCA唱片的支持,由英國搖滾歌手兼演員莫瑞海德(Murray Head)灌錄成單曲,於1969年十一月下旬在英國推出,立刻造成了轟動,儘管歌詞的內容引起了不少保守人士的抨擊、甚至有很多電台予以禁播,仍然在排行榜上拿到相當不錯的成績。在著手開始創作的同時,他們也跟來自澳洲的流行音樂大師,曾經捧紅「比吉斯」(Bee Gees)等熱門歌手與樂團的勞勃史提伍(Robert Stigwood)接洽,探詢作品有沒有進一步發展的可能性。由於當時他們都還名不見經傳,大師跟他們談了二十分鐘就送他們出門,要他們先把概念專輯完成再說。

「Superstar」在美國拿到了第十四名,使得MCA唱片對「萬世巨星」產生了高度的興趣,因此同意進一步給他們支持,把這部作品灌錄成兩張一套的概念專輯。他們花了五個月的時間,以超出預算的六萬五千元成本完成了錄音。莫瑞海德擔任「猶大」的角色,搖滾名團「深紫」(Deep Purple)的團員伊安吉蘭(Ian Gillan)擔任耶穌,其他參與錄音的,還包括了擔任「抹大拉的馬利亞」角色的葉鳳艾莉曼(Yvonne Elliman)等等。他們動員了八十五人編制的交響樂團、六個搖滾樂手、十一個主要的歌手、十六個合音歌手、三支合唱團、一台電子魔音琴,前後進行了六十次錄音,甚至還特別到一所教堂裡面去錄製風琴的部分。錄音完成之後,首先在倫敦推出,可惜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幾個星期後,專輯於1970年十月底在美國上市,立刻造成了騷動,引發了比先前的「Superstar」單曲更大的爭議,正反兩面的聲浪都有。在此之前,沒有多少媒體對ALW與萊斯兩人有興趣,如今大家卻開始搶著要訪問他們了。兩人飛往紐約,先前往MCA總部報到,在那裡巧遇了勞勃史提伍。史提伍先前已經收到了專輯,印象深刻,但是他並不想跟他們討論這套專輯,因為如今他有了更驚人的構想。

史提伍派遣豪華禮車,把兩人接到他在紐約的豪華住宅,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告訴ALW與萊斯,必須要有心理準備,面對保守人士更強烈的抵制,可是,這並不見得不好,因為這樣一來,「萬世巨星」的知名度將更為高漲。他深深知道,這部作品即將瘋狂暢銷,而商業嗅覺敏銳的他,立刻有了靈感:假如把這部作品搬上百老匯音樂劇的舞台,勢必造成轟動。他問這兩個年輕人:假如他親自出任這齣戲的製作人,他們意下如何?對於史提伍的提議,ALW與萊斯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因為他們原本就很盼望能夠在舞台上推出這部作品,只是苦於沒有門路。這齣戲很大膽的從不一樣的角度來敘述耶穌基督被送上十字架之前最後七天的故事,形容耶穌其實也是人,也有不完美的人性弱點,因此引來了宗教界以及保守人士的抗議和抨擊。事實上,當初沒有人肯擔任製作、更沒有人願意投資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它的題材具有太強烈的爭議性。不過,史提伍非常清楚,保守人士越是抵制,年輕人就越是喜愛,因此這齣戲是大有可為的。1971年二月二十日,「萬世巨星」的概念專輯奪下了「告示牌」專輯排行的冠軍,更讓他們肯定了這個構想。接著,它不但正式以音樂劇的型態登上百老匯與倫敦西區的舞台,更在1973年被改編為電影版,轟動了全球,也使得ALW跟提姆萊斯就此成為音樂劇圈子首屈一指的紅牌。

在「萬世巨星」專輯瘋狂暢銷、影片也到處賣座的時候,大家注意的焦點,都在葉鳳艾莉曼(Yvonne Elliman)所演唱的「I Don’t Know How to Love Him」上面,其他幾首插曲,例如「Everything’s Alright」、「Heaven on Their Minds」和「Superstar」等等,也都相當受歡迎,分別讓擔任「抹大拉的馬利亞」的葉鳳艾莉曼與扮演「猶大」角色的莫瑞黑德(Murray Head)展現了歌唱技巧的魅力。比較起來,在概念專輯中擔任耶穌的伊安吉倫(Ian Gillan)和銀幕上演出耶穌的泰德尼利(Ted Neeley),就似乎不是那麼突出了。事實上,洛伊韋伯與提姆萊斯在劇中安排由耶穌唱出的歌曲之中,有一首「Gethsemane (I Only Want to Say)」可以說是震撼性更強烈的。這首歌出現在第二幕,耶穌在客西馬尼率領門徒們用過「最後的晚餐」之後,所有門徒都已睡著,他心中知道自己即將面臨天父所安排的命運,遭到猶大的出賣、並且被處決,無限的感慨,同時懷疑自己的犧牲是否真的有價值。他獨自匍匐在花園的地上,對著上帝提出了質疑:

「我只是想要說,如果可以,求你不要讓我喝這杯苦酒吧!因為我不想品嚐其中的毒藥、感覺它將我燃燒。我已經改變了,對一切不再像當初那麼肯定。那時候我無比的堅定,如今我已傷心、疲倦。我相信自己早已超越了你的期望,我努力了三年,感覺上更像是三十年。換成另外任何一個人,你能夠要求這麼多嗎?但假如我為了達成你的傳奇任務而死,讓他們恨我、打我、傷害我,把我釘到他們的樹上,我想要知道,我的天父,我想要明瞭,為什麼我非死不可?我是否會因而受到比過去更多的注意?我所說過、做過的事,會不會變得更有意義?我必須知道,我的天父,我必須明瞭。如果我死了,我的報償是什麼?為什麼我非死不可?你現在能不能讓我確定我不會白白的犧牲?只要讓我看見一點點你那無所不在的睿智,讓我知道你要我死是有原因的。你太講究地點和方式,卻似乎不太在意原因。好吧,我就去死!你就看著我死!看我怎樣死吧!」

「我曾經無比的堅定,如今我已傷心、疲倦,畢竟,我已經努力嘗試了三年,感覺起來更像是九十年。那麼,為什麼我現在如此的害怕去完成我當初開始做的事?你開頭的事,並不是我自願的,上帝啊,你的旨意太艱難了,但是一切的王牌都在你手上,好吧,我就去死,我會喝下你的這杯毒藥,把我釘到你的十字架上,讓我受傷、讓我流血,請現在就把我殺了,趁著我還沒有改變心意!」泰德尼利在電影中的表現,確實是比較弱了一些,但平心而論,伊安吉倫在概念專輯裡面率先演唱的版本,其實也不算差。他採用了搖滾的風格,情感的拿捏相當不錯,但是在某些最重要的地方,例如第一段的結束、與歌曲的最後,都似乎有點虎頭蛇尾的輕輕帶過,非常的可惜,因此當年並沒有受到太多的注意。不過,這首歌的質感還是引起了一些實力派演員歌手的注意,先後予以採用,收錄在自己的專輯中,讓人無比的感動,但也因為歌曲確實比較沉重,無法像一般流行歌那樣的到處風靡,這真的是很可惜。有機會的話,不妨靜下心來仔細聆賞,相信你也會有同感。

歌詞中英對照:

GETHSEMANE (I Only Want to Say)
客西馬尼(我只想要說)
(Written by Andrew Lloyd Webber & Tim Rice)

I only want to say, if there is a way
我只想要說,假如有點可能
Take this cup away from me
拿走我手上的這個杯子
For I don't want to taste its poison
因為我不想要品嚐其中的毒藥
Feel it burn me,
感覺它將我燃燒
I have changed, I'm not as sure as when we started
我已改變,我不再像我們剛開始時那般堅定
Then I was inspired, now I'm sad and tired
那時我充滿信心,如今我悲傷疲倦
Listen, surely I've exceeded expectations
聽我說,我相信我已經超越了許多期望
Tried for three years, seems like thirty
努力了三年,彷彿更像三十年
Could you ask as much from any other man?
你還可能對其他任何人要求這樣多?

But if I die, see the saga through
但如果我要死,完成這段英雄任務
And do the things you ask of me
做到你所要求於我的那些事情
Let them hate me, hit me, hurt me
讓他們恨我,打我,傷害我
Nail me to their tree
把我釘到他們的樹上
I'd want to know, I'd want to know my God
我會想要知道,我會想要知道,我的上帝
I'd want to know, I'd want to know my God
我會想要知道,我會想要知道,我的上帝
I'd want to see. I'd want to see my God
我會想要明瞭,我會想要明瞭,我的上帝
I'd want to see, I'd want to see my God
我會想要明瞭,我會想要明瞭,我的上帝
Why I should die
為何我必須死
Would I be more noticed than I ever was before?
我是否會得到比過去更多的注意?
Would the things I've said and done matter any more?
我所說、所做的事情是否會更有意義?
I'd have to know, I'd have to know my Lord
我必須知道,我必須知道,我的上帝
I'd have to know, I'd have to know my Lord
我必須知道,我必須知道,我的上帝
I'd have to see, I'd have to see my Lord
我必須明瞭,我必須明瞭,我的上帝
I'd have to see, I'd have to see my Lord
我必須明瞭,我必須明瞭,我的上帝

If I die, what will be my reward?
如果我死,我的報償是什麼?
If I die, what will be my reward?
如果我死,我的報償是什麼?
I'd have to know, I'd have to know my Lord
我必須知道,我必須知道,我的上帝
I'd have to know, I'd have to know my Lord
我必須知道,我必須知道,我的上帝

Why, why should I die? Oh, why should I die?
為何,為何我必須死?啊,為何我必須死?
Can you show me now
你能否讓我知道
That I would not be killed in vain?
我不會白白的遭到犧牲?
Show me just a little of your omnipresent brain
只要讓我看見一點點你無所不在的睿智
Show me there's a reason for your wanting me to die
讓我知道你要我死是有個理由的
You're far too keen on where and how
你太過熱中於地點與形式
But not so hot on why
但對原因卻不是那麼關心
Alright, I'll die! Just watch me die!
好吧,我去死!就看著我死吧!
See how I die!
看我如何死吧!
See how I die!
看我如何死吧!

Then I was inspired, now I'm sad and tired
那時我充滿信心,如今我悲傷疲倦
After all I've tried for three years, seems like ninety
畢竟我已努力了三年,彷彿更像九十年
Why then am I scared to finish what I started?
那麼為何我會害怕完成我已開始的事情?
What you started, I didn't start it
那是你所發動的,可不是我
God, thy will is hard, but you hold every card
上帝啊,您的旨意好嚴苛,但你握有所有王牌
I will drink your cup of poison
我將喝下你的這杯毒酒
Nail me to your cross and break me
把我釘上你的十字架,釘穿我
Bleed me, beat me, kill me, take me now
讓我流血,鞭笞我,殺死我,現在就把我的命拿去
Before I change my mind
趁著我還沒有改變心意!
Now before I change my mind
趁著我還沒有改變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