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WEST SIDE STORY, 2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2-28

WEST SIDE STORY, 2

失魂落魄的東尼見到了出來尋找他的瑪麗亞,兩人恍如隔世的飛奔著跑向對方的懷抱。只可惜,這份幸福的感覺立刻就被終結了。季諾突然由一棟房子後面走了出來,一槍射中了東尼的胸口.....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
首演年份:1957
作曲者:雷納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
作詞者:史蒂芬桑岱姆(Stephen Sondheim)
編劇者:亞瑟羅倫茲(Arthur Laurents)

Part 2

第一幕(續)

在當晚的舞會裡,「噴射幫」跟「鯊魚幫」雙方的人馬本來分成兩邊,各跳各的,但是跳著、跳著,卻越來越靠近,東尼和瑪麗亞就這樣見了面,兩人並且一見鍾情。貝納多看到這個情形,大為不悅,立刻出面制止。瑞夫當然也不甘示弱,眼看著雙方就要打起來了。但是,學校裡有師長監督著,畢竟不是打架的地方,因此雙方約定,舞會結束之後在東尼工作的藥房碰頭,商談決鬥用的武器和地點,一決勝負。(歌曲:The Dance at the Gym)

季諾奉命先行護送瑪麗亞回家,而東尼也悄悄的走開,獨自一個悵然若失的遊蕩在昏暗的街道上。他一路上想著跟瑪麗亞相逢、共舞、甚至親吻的經過,唱出了全劇最動人情歌之一的「Maria」。如今在他的腦海中,「瑪麗亞」再也不是一個普通的名字,念起來彷彿是一首美好的樂曲、是一句虔誠的祈禱。(歌曲:Maria)

東尼知道瑪麗亞是貝納多的妹妹,也知道「鯊魚幫」的那些人住在什麼地方,只是他並不清楚瑪麗亞究竟是住在哪一棟公寓裡。由於他實在是太想再見到瑪麗亞了,所以他忘掉了可能會被「鯊魚幫」圍毆的危險,不由自主的來到瑪麗亞所居住的那條街。正巧,瑪麗亞也在思念著東尼,獨自一個坐在陽台外的防火梯上沈思,心裡充滿了浪漫的幻想。就這樣,兩人又再度見面了。東尼不顧一切的危險,從防火梯爬上去,兩人一曲定情,唱出了不朽的「Tonight」。(歌曲:Tonight)

東尼和瑪麗亞,其實有太多說不完的情話,但是由於擔心被貝納多發現,兩人只好依依不捨的暫時分手,約定好第二天傍晚在瑪麗亞上班的新娘禮服店見面。不久,「鯊魚幫」的一夥人帶著各自的女友回來,熱烈的討論著待會兒要如何跟「噴射幫」一決勝負。在莎士比亞的原著裡,茱麗葉有個最疼愛她的奶媽。這個角色,到了「西城故事」裡面,化身成為貝納多的女友安妮塔。男生們前往藥房去和「噴射幫」談判之後,女生們開始閒聊。有一個女孩思念起家鄉的一切,安妮塔和其他的女孩卻不以為然,認為他們貧困的家鄉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大家七嘴八舌的又唱又跳。這個場面在電影版裡面有著不同的安排,發生在男生們離開之前。貝納多為了瑪麗亞喜歡上東尼的事情很不高興,可是安妮塔卻有著不同的看法,她說,「那個東尼有什麼不好?至少人家肯工作,而肯工作,就會有前途。我們為什麼離鄉背井的來到美國?還不是為了有更好的前途嗎?」其他女孩們也紛紛表示同感。話,雖然沒錯,但是男生們不但不肯承認她說得對,反而嘻嘻哈哈的反唇相譏,大家比較著家鄉的生活和來到美國以後的遭遇各有哪些長短利弊,構成了幽默而又熱鬧的「America」。(歌曲:America)

為「西城故事」負責編舞以及導演,同時與勞勃懷斯(Robert Wise)共同擔任電影版導演的,是百老匯的大師傑洛姆羅賓斯(Jerome Robbins)。他曾經負責編導過無數不朽的名劇,其中至少就包括了「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玫瑰舞后」(Gypsy)以及「屋上的提琴手☆(Fiddler on the Roof)等等。在許多美國人的心目中,他的名字甚至就代表了百老匯。

百老匯音樂劇在被改編成電影的時候,為了配合電影的表現不同於舞台等原因,劇情往往會有所調整,部份插曲出現的時機也經常會被更動,甚至被撤換,而「西城故事」也不例外。在舞台的演出中,當「噴射幫」的一夥人在藥房等待「鯊魚幫」前來談判的時候,顯得十分緊張,他們的老大瑞夫以一曲「Cool」告誡他們保持冷靜。這首插曲在電影中,就被挪到結局之前才出現。而這只是被挪動位置的好幾首插曲之一。在舞台的版本裡,「噴射幫」在這首插曲之後,終於等到了「鯊魚幫」的人,經由東尼的堅持,雙方同意在第二天夜裡,到一處高架公路底下的空地進行一場公平的決鬥,雙方各挑選兩位自認最強的打手出馬,而且只許赤手空拳,不得使用任何武器。(歌曲:Cool)

第二天傍晚下班之後,東尼依約來到了瑪麗亞工作的禮服店。這對小情侶讓店裡用來展示禮服的木製模特兒當他們的證人,私下完成了終身大事,並以一曲動人的「One Hand, One Heart」許下了永遠不變的誓言。婚禮完成後,兩人不禁為「噴射幫」與「鯊魚幫」決鬥的事情深感不安。瑪麗亞要求東尼答應設法阻止兩個幫派之間愚蠢的行為。而「Tonight」再度出現,只是這回變成了五重唱,在東尼與瑪麗亞互訴彼此愛情的同時,安妮塔也在計劃著熱鬧的慶功宴,而瑞夫和貝納多、以及他們的徒眾,則計劃著當晚決鬥的事宜。(歌曲:One Hand, One Heart)

夜晚很快的來臨了。兩個幫派的人馬按照約定,來到了高架公路下面無人的空地。當決鬥正要開始進行的時候,東尼匆匆的趕到,要求雙方取消這無謂的爭執。貝納多想起了東尼對妹妹的「冒犯」,再度火冒三丈,粗暴的對東尼動手。突然之間,有人拿出了刀子,場面立刻失控,瑞夫和貝納多展開械鬥,彼此都殺紅了眼。在械鬥之中,瑞夫被刺中倒地,東尼看到好兄弟被殺,在悲憤之中也忘卻了理智,拾起瑞夫的刀子,刺死因為發現自己闖下滔天大禍而失神的貝納多。這時,警方聞訊趕到,雙方人馬聽見警笛的聲音,立刻四處竄逃,留下了瑞夫和貝納多兩人的屍體。(歌曲:The Rumble)第一幕到此結束。

第二幕

留在家裡的瑪麗亞,並不知道悲劇已經發生。她在房間裡快樂的準備著要跟東尼見面。她不斷的嘗試各種不同的打扮,對著鏡中的自己顧影自憐。在電影版中,這首歌出現於東尼與瑪麗亞在禮服店見面之前,當然,場景也改成了禮服店。此刻的她,只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美、最幸福的女孩,而安妮塔和其他女伴們則揶揄著她的自戀。只可惜,這種幸福的感覺很快的就被打斷了。季諾氣急敗壞的跑回來,宣告貝納多已經被東尼殺害的噩耗,同時取出了私藏的手槍,匆匆忙忙的又跑出去了,因為他要去找東尼算帳,替貝納多復仇。(歌曲:I Feel Pretty)

在悲痛中,安妮塔離開了房間,剩下瑪麗亞自己一個,傷心的哭泣著。這個時候,東尼從防火梯爬上來,悄悄的出現了,他來解釋事情發生的經過,並且懇求瑪麗亞的諒解。瑪麗亞先是搥胸頓足,但是愛情的力量還是戰勝了一切,她原諒了東尼,兩人相擁而泣,只恨造化弄人。在舞台的版本中,導演採用一段蒙太奇式的芭蕾,描述他們兩個幻想著,天底下總會有那麼一個地方,可以讓他們逃開一切的煩惱。這個場面所使用的音樂,就是著名的「Somewhere」。它的旋律,在全劇中出現了許多次,被用來暗示兩人無法逃脫的宿命。(歌曲:Somewhere)

兩個幫派的青少年,在大街小巷流竄,心中已經因為鬧出命案而驚惶失措,還要逃避著警方的追捕以及盤查。「噴射幫」的兩個男孩經過警方的盤問之後獲得釋放,故作鎮定的教導夥伴們如何應付警察的偵訊。(歌曲:Gee, Officer Krupke!)

瑪麗亞和東尼被一陣敲門聲驚醒,原來那是安妮塔。東尼倉皇的從窗口爬出去,然後瑪麗亞才把房門打開。冰雪聰明的安妮塔,一看到瑪麗亞儀容的不整,立刻猜到東尼來過了。她苦口婆心的勸瑪麗亞放棄對東尼的愛,說是「一個會殺死你哥哥的男孩,不值得你愛,他只會讓你心碎。」可是,瑪麗亞卻依然非常執著,安妮塔所唱的「A Boy Like That」和瑪麗亞所唱的「I Have A Love」,被安排在一起前後出現,完美的銜接,經常使人以為它們是同一首歌曲。(歌曲:A Boy Like That/I Have a Love)

瑪麗亞哀求安妮塔替她送信到藥房給東尼,警告東尼小心帶著槍準備找他復仇的季諾。安妮塔儘管自己失去了心上人,悲痛萬分,但是她一向疼愛瑪麗亞,看到瑪麗亞如此癡情的愛著東尼,也只好答應幫忙。

安妮塔來到東尼藏身的藥房。躲在藥房地下室裡的,並不只有東尼,「噴射幫」的其他人也都在那裡。當她開口要求見東尼的時候,受到了「噴射幫」眾人粗魯的調戲和羞辱。氣憤之下,她歇斯底里的改變了心意,騙他們說瑪麗亞已經因為變心愛上東尼而被未婚夫季諾殺死了。東尼聽到了「噩耗」,傷心欲絕的衝出來,跑到街上,高喊著季諾的名字,要季諾乾脆連他也一起殺死算了。

失魂落魄的東尼,像行屍走肉一般的在街上遊蕩。午夜時分,他見到了出來尋找他的瑪麗亞,兩人恍如隔世的飛奔著跑向對方的懷抱。只可惜,這份幸福的感覺立刻就被終結了。季諾突然由一棟房子後面走了出來,一槍射中了東尼的胸口。瑪麗亞趕上前去,把東尼擁在懷中,絕望的哭了。她沒有辦法接受東尼也被殺死的事實,對著懷裡的東尼唱起了他們的那首「Somewhere」,希望東尼再站起來,跟她一起去找尋那幸福的樂土。但是,這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東尼痛苦的掙扎著,不久就氣絕在瑪麗亞的懷中。兩個幫派的青少年,看到自己為了爭地盤所造成的悲劇,終於覺悟了,雙方默默的握手言和,結束了這個傷感的故事。(歌曲:Finale)

在百老匯和好萊塢的成功之後,「西城故事」的魅力很快的席捲了世界各地,除了英語的版本之外,還先後出現了法國、德國、瑞典、挪威、芬蘭、荷蘭、捷克、匈牙利等各種不同語言的版本,甚至連日本也出現過三種日語的版本,其中包括了著名的「寶塚」歌舞團完全由女性演出的製作。至於本劇的作曲者伯恩斯坦本人,更把它當作自己畢生最得意的代表作之一。1985年,他特別親自編曲和指揮,推出了由卡瑞拉斯(Jose Carreras)、卡娜娃(Kiri TeKanawa)等一流歌劇明星主演的古典版錄音,獲得了極高的評價。(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