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爸经典

银河网路电台 > 百老汇经典 > EVITA 2

icd

音乐博物馆

网路电台

主持:蒋国男2018-01-31

EVITA 2

伊娃的野心本来仅限於演艺事业,认识裴隆之後,她发现政坛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她堂而皇之的住进裴隆的寓所,几乎完全的控制了裴隆的生活......

内容介绍

本周介绍剧名:艾薇塔(Evita)
首演年份:1978(伦敦)丶1979(百老汇)
作曲者:安德鲁洛伊韦伯(Andrew Lloyd Webber)
作词者:提姆莱斯(Tim Rice)

PART 2

了解了这出戏大致的背景之後,现在我们来看看它是如何叙述这个故事的。

第一幕

幕起的时候,是1952年的七月二十六日晚间。当时二十四岁的「Che」还是个医科学生,他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家戏院里面看电影。片子上演到一半,突然中断了。观众不满的鼓噪,戏院把电灯打开,经理面容哀戚的上台宣布噩耗:阿根廷的精神领袖伊娃裴隆不幸在当天晚间八点三十分病逝,得年三十三岁。这个消息使得原本十分愤怒的观众面面相觑的安静下来,然後很多人开始啜泣,甚至痛哭失声。(歌曲:A Cinema in Buenos Aires, 26 July 1952)

透过广播,所有的阿根廷人都知道了他们昵称为「艾薇塔」的伊娃裴隆已经永远离开他们的消息。阿根廷举国上下如丧考妣,为她举行备极哀荣的丧礼,综合了梵谛冈式的庄严,以及好莱坞式的奢华。「Che」冷眼旁观,感觉这一切有如马戏一般的荒唐,对於同胞们的反应,他认为简直是莫名其妙。(歌曲:Requiem for Evita/Oh What a Circus)

为什麽「Che」的感觉会如此的与众不同呢?序幕之後,主戏开始登场,时间回溯到1930年代。出身寒微的伊娃,虽然有个豪门巨富的父亲,但她是个私生女,父亲的家族根本就不承认她,甚至在父亲过世的时候,她想要参加葬礼都遭到拒绝。无情的现实,使她从小就充满野心,打定了主意,不择手段也要享有荣华富贵,不再让人瞧不起她。

1934年,十五岁的伊娃在她的家乡胡宁市遇见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马加迪。马加迪前往该地一家夜总会演唱,这天是他档期的尾声了,他唱完最後一首歌,然後走到台下去跟他注意到的一个美少女搭讪,当然,那就是伊娃,而故事的主讲人「Che」则坐在吧台旁边。当伊娃表现了心中对马加迪的仰慕,而马加迪则开始自吹自擂丶说自己在布宜诺有多受欢迎的时候,「Che」在一旁泼冷水,可是伊娃根本不予理会,直率的表明自己很希望也能够到布宜诺去见识大场面,甚至不惜以身相许。马加迪半真半假的提醒伊娃,大都会可不是那麽好玩的,那里的世界冷漠无情,只适合有钱人,但伊娃心意已决,而马加迪则半推半就的接受了飞来的艳福。(歌曲:On This Night of a Thousand Stars/Eva and Magaldi/Eva, Beware of the City)

伊娃跟着马加迪来到了布宜诺。花花世界固然令她眼花撩乱,但是她心中自有打算,她要靠着自己的演艺才华,让布宜诺的大众为她倾倒,她要藉此获取名利,永远的摆脱贫贱的过去。为了争取更好的工作与机会,她很快的就甩掉已经开始过气的马加迪,利用自己的美色和才艺,换了一个接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作者用一首蒙太奇式的「Goodnight and Thank You」,简单俐落的交代了这个过程。透过「Che」的叙述,第一个被三振出局的,当然就是马加迪。「晚安了,谢谢你,马加迪,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任务,我们还能对你要求什麽?请在你出门的时候顺便签个名留作纪念,其他的就不必了。如果我们需要你,我们会跟你连络,不过我想那是不太可能会发生的。」伊娃也说,「一段恋情结束总是很伤感的,但是我们不必再自欺欺人,我们最好还是分手,不要再愚弄自己。」

先後受到利用的,包括一位摄影师丶一位传播界的公关丶一位电台主管……没有多久,不断攀龙附凤的伊娃就从模特儿丶广播节目主持人到电影红星,成了阿根廷大众的梦里情人,大家昵称她为「艾薇塔」。最後出现的,是当时正在阿根廷政坛快速崛起的胡安裴隆上校,带着他年轻而美艳的情妇,不过伊娃还来不及展开行动,上校就已经带着女友离去了。(歌曲:Buenos Aires/Goodnight and Thank You)

时间,到了1943年。胡安裴隆是「裴隆主义」的创始人,他在那一年跟他的支持者们发动政变,推翻了阿根廷的文官政府,以一个上校的身分,担任了劳动与社会福利部长,成为阿根廷几位主要的军事领袖中,问鼎阿根廷总统职位呼声最高的一位。由於原先的政府统治多年,始终无法改善社会严重的失业问题,因此他的出现为贫穷的百姓带来了曙光。他的支持者们甚至透过关系,要求在广播界人气旺盛的伊娃运用个人魅力,协助他们宣传自己的理念。伊娃看到了另外一个更好的机会,欲迎还拒丶半推半就的同意帮忙,希望藉此打进裴隆上校的世界。(歌曲:The Art of the Possible)

性喜渔色的裴隆,最爱结交女明星,他换了一个又一个年轻貌美的情妇,没有一个能够长久的,伊娃自信能够改变这点。就在1943年,阿根廷发生了地震。在老情人马加迪为筹募灾民救助基金而主持的慈善晚会中,伊娃和胡安裴隆终於正式见面了。这两人立刻发现,彼此是最合适的一对,双方的才华和野心,正好可以相辅相成。伊娃的野心本来仅限於演艺事业,认识裴隆之後,她发现政坛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她堂而皇之的住进裴隆的寓所,几乎完全的控制了裴隆的生活。(歌曲:Charity Concert/I’d be Surprisingly Good for You)

搬进裴隆住所的伊娃,立刻展现了强悍的作风。她毫不留情的对裴隆原先的情妇下达驱逐令,提醒对方,在开始跟裴隆交往的时候,应该早就知道这样的一天迟早会到来的。尽管那位原任的情妇也是明星丶也是美女,碰上了伊娃,也只有黯然的收拾行李,唱起「Another Suitcase in Another Hall」,搬出了裴隆的家。「Che」在一旁煽风点火,要那个女孩把墙上自己的照片带走,同时告诉那可怜的女孩,这不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甩了,离开了这里,她还是会继续活下去的。(歌曲:Another Suitcase in Another Hall)

伊娃的这种作风,招来了不少流言,人人都对「裴隆的新欢」议论纷纷,同时军方和政坛的权贵们也对她大为反感,成了她一生最头疼的两大死对头。至於其他的人,伊娃根本不放在眼里。她我行我素丶步步为营的,展开了颠覆政坛的计划。她更加的努力,以极具亲和力的形象,到处跟群众接触,宣扬裴隆的政见。大众见到的她,诚恳而亲切,正如邻家的姊妹,因此对於她所说丶所作的一切都深信不疑,让裴隆的竞争者丶以及她的那些死对头恨得牙痒痒的。(歌曲:Peron’s Latest Flame)

1945年,胡安裴隆当上了阿根廷的副总统,兼任国防部长。可是伊娃并不就此满足,甚至在裴隆本人都还不是那麽积极的情况下,极力的鼓动裴隆出马角逐总统的宝座。就在那年的十月,在她的怂恿之下,裴隆再度发动政变,但不幸失败被捕。伊娃找来工会的支持者,全力救出裴隆,几天之後,他们正式结婚,并且进而宣布出马竞选总统。他们夫妻联袂向以劳工阶级为主的阿根廷大众许下辉煌的承诺,将要营造一个全新的阿根廷。(歌曲:A New Argentina)第一幕到此告一段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