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經典

銀河網路電台 > 百老匯經典 > EVITA 2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8-01-31

EVITA 2

伊娃的野心本來僅限於演藝事業,認識裴隆之後,她發現政壇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她堂而皇之的住進裴隆的寓所,幾乎完全的控制了裴隆的生活......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劇名:艾薇塔(Evita)
首演年份:1978(倫敦)、1979(百老匯)
作曲者: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
作詞者:提姆萊斯(Tim Rice)

PART 2

瞭解了這齣戲大致的背景之後,現在我們來看看它是如何敘述這個故事的。

第一幕

幕起的時候,是1952年的七月二十六日晚間。當時二十四歲的「Che」還是個醫科學生,他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家戲院裡面看電影。片子上演到一半,突然中斷了。觀眾不滿的鼓譟,戲院把電燈打開,經理面容哀戚的上台宣佈噩耗:阿根廷的精神領袖伊娃裴隆不幸在當天晚間八點三十分病逝,得年三十三歲。這個消息使得原本十分憤怒的觀眾面面相覷的安靜下來,然後很多人開始啜泣,甚至痛哭失聲。(歌曲:A Cinema in Buenos Aires, 26 July 1952)

透過廣播,所有的阿根廷人都知道了他們暱稱為「艾薇塔」的伊娃裴隆已經永遠離開他們的消息。阿根廷舉國上下如喪考妣,為她舉行備極哀榮的喪禮,綜合了梵諦岡式的莊嚴,以及好萊塢式的奢華。「Che」冷眼旁觀,感覺這一切有如馬戲一般的荒唐,對於同胞們的反應,他認為簡直是莫名其妙。(歌曲:Requiem for Evita/Oh What a Circus)

為什麼「Che」的感覺會如此的與眾不同呢?序幕之後,主戲開始登場,時間回溯到1930年代。出身寒微的伊娃,雖然有個豪門巨富的父親,但她是個私生女,父親的家族根本就不承認她,甚至在父親過世的時候,她想要參加葬禮都遭到拒絕。無情的現實,使她從小就充滿野心,打定了主意,不擇手段也要享有榮華富貴,不再讓人瞧不起她。

1934年,十五歲的伊娃在她的家鄉胡寧市遇見了一個小有名氣的歌手馬加迪。馬加迪前往該地一家夜總會演唱,這天是他檔期的尾聲了,他唱完最後一首歌,然後走到台下去跟他注意到的一個美少女搭訕,當然,那就是伊娃,而故事的主講人「Che」則坐在吧台旁邊。當伊娃表現了心中對馬加迪的仰慕,而馬加迪則開始自吹自擂、說自己在布宜諾有多受歡迎的時候,「Che」在一旁潑冷水,可是伊娃根本不予理會,直率的表明自己很希望也能夠到布宜諾去見識大場面,甚至不惜以身相許。馬加迪半真半假的提醒伊娃,大都會可不是那麼好玩的,那裡的世界冷漠無情,只適合有錢人,但伊娃心意已決,而馬加迪則半推半就的接受了飛來的豔福。(歌曲:On This Night of a Thousand Stars/Eva and Magaldi/Eva, Beware of the City)

伊娃跟著馬加迪來到了布宜諾。花花世界固然令她眼花撩亂,但是她心中自有打算,她要靠著自己的演藝才華,讓布宜諾的大眾為她傾倒,她要藉此獲取名利,永遠的擺脫貧賤的過去。為了爭取更好的工作與機會,她很快的就甩掉已經開始過氣的馬加迪,利用自己的美色和才藝,換了一個接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一步一步的往上爬。作者用一首蒙太奇式的「Goodnight and Thank You」,簡單俐落的交代了這個過程。透過「Che」的敘述,第一個被三振出局的,當然就是馬加迪。「晚安了,謝謝你,馬加迪,你已經完成了你的任務,我們還能對你要求什麼?請在你出門的時候順便簽個名留作紀念,其他的就不必了。如果我們需要你,我們會跟你連絡,不過我想那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伊娃也說,「一段戀情結束總是很傷感的,但是我們不必再自欺欺人,我們最好還是分手,不要再愚弄自己。」

先後受到利用的,包括一位攝影師、一位傳播界的公關、一位電台主管……沒有多久,不斷攀龍附鳳的伊娃就從模特兒、廣播節目主持人到電影紅星,成了阿根廷大眾的夢裡情人,大家暱稱她為「艾薇塔」。最後出現的,是當時正在阿根廷政壇快速崛起的胡安裴隆上校,帶著他年輕而美豔的情婦,不過伊娃還來不及展開行動,上校就已經帶著女友離去了。(歌曲:Buenos Aires/Goodnight and Thank You)

時間,到了1943年。胡安裴隆是「裴隆主義」的創始人,他在那一年跟他的支持者們發動政變,推翻了阿根廷的文官政府,以一個上校的身分,擔任了勞動與社會福利部長,成為阿根廷幾位主要的軍事領袖中,問鼎阿根廷總統職位呼聲最高的一位。由於原先的政府統治多年,始終無法改善社會嚴重的失業問題,因此他的出現為貧窮的百姓帶來了曙光。他的支持者們甚至透過關係,要求在廣播界人氣旺盛的伊娃運用個人魅力,協助他們宣傳自己的理念。伊娃看到了另外一個更好的機會,欲迎還拒、半推半就的同意幫忙,希望藉此打進裴隆上校的世界。(歌曲:The Art of the Possible)

性喜漁色的裴隆,最愛結交女明星,他換了一個又一個年輕貌美的情婦,沒有一個能夠長久的,伊娃自信能夠改變這點。就在1943年,阿根廷發生了地震。在老情人馬加迪為籌募災民救助基金而主持的慈善晚會中,伊娃和胡安裴隆終於正式見面了。這兩人立刻發現,彼此是最合適的一對,雙方的才華和野心,正好可以相輔相成。伊娃的野心本來僅限於演藝事業,認識裴隆之後,她發現政壇有更大的發展空間。她堂而皇之的住進裴隆的寓所,幾乎完全的控制了裴隆的生活。(歌曲:Charity Concert/I’d be Surprisingly Good for You)

搬進裴隆住所的伊娃,立刻展現了強悍的作風。她毫不留情的對裴隆原先的情婦下達驅逐令,提醒對方,在開始跟裴隆交往的時候,應該早就知道這樣的一天遲早會到來的。儘管那位原任的情婦也是明星、也是美女,碰上了伊娃,也只有黯然的收拾行李,唱起「Another Suitcase in Another Hall」,搬出了裴隆的家。「Che」在一旁煽風點火,要那個女孩把牆上自己的照片帶走,同時告訴那可憐的女孩,這不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甩了,離開了這裡,她還是會繼續活下去的。(歌曲:Another Suitcase in Another Hall)

伊娃的這種作風,招來了不少流言,人人都對「裴隆的新歡」議論紛紛,同時軍方和政壇的權貴們也對她大為反感,成了她一生最頭疼的兩大死對頭。至於其他的人,伊娃根本不放在眼裡。她我行我素、步步為營的,展開了顛覆政壇的計劃。她更加的努力,以極具親和力的形象,到處跟群眾接觸,宣揚裴隆的政見。大眾見到的她,誠懇而親切,正如鄰家的姊妹,因此對於她所說、所作的一切都深信不疑,讓裴隆的競爭者、以及她的那些死對頭恨得牙癢癢的。(歌曲:Peron’s Latest Flame)

1945年,胡安裴隆當上了阿根廷的副總統,兼任國防部長。可是伊娃並不就此滿足,甚至在裴隆本人都還不是那麼積極的情況下,極力的鼓動裴隆出馬角逐總統的寶座。就在那年的十月,在她的慫恿之下,裴隆再度發動政變,但不幸失敗被捕。伊娃找來工會的支持者,全力救出裴隆,幾天之後,他們正式結婚,並且進而宣佈出馬競選總統。他們夫妻聯袂向以勞工階級為主的阿根廷大眾許下輝煌的承諾,將要營造一個全新的阿根廷。(歌曲:A New Argentina)第一幕到此告一段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