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DECADE: BEST OF THE HIGH KINGS/The High Kings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7-11-24

DECADE: BEST OF THE HIGH KINGS/The High Kings

愛爾蘭民歌四人團體「天籟男伶」合唱團在成軍屆滿十年、先後發過四張錄音室專輯和三張演唱會現場專輯之後,推出他們的首張精選。不過,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以原始陣容跟大家見面.....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DECADE: BEST OF THE HIGH KINGS
十年最精選/天籟男伶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Celtic Collections

2017年十一月下旬,擁有不少粉絲的愛爾蘭民歌四人團體「天籟男伶」合唱團(The High Kings)在成軍屆滿十年、先後發過四張錄音室專輯和三張演唱會現場專輯之後,推出他們的首張精選。不過,這也是他們最後一次以原始陣容跟大家見面,因為就在精選輯發表之前不久,團員之一的馬汀傅悠瑞(Martin Furey)已經公開宣布他即將退休的消息,至於他的空缺是否將會有誰來替補,到本文截稿日為止都還沒有確定。

如果你還沒有聽說過這支非常優秀的團體,這裡先來作個簡介。台灣的唱片界為他們賦予的中文名稱「天籟男伶」可說是相當荒唐而可笑,因為那樣一個名字跟他們的本質真的很有距離。他們原本的英文團名,其實是「至尊王者」的意思,而說到他們的英文團名「The High Kings」,我又要給大家上歷史課了。正如同許多最古老的民族,居爾特人也有著無數的民間傳說,而居民以居爾特人為主的愛爾蘭當然也不例外。早在幾千年前,愛爾蘭就處於群雄割據的狀態,不過根據傳說,總是有一個地位最高的君王來統帥群雄,也就是所謂的「High King」。只是,到了十二世紀中葉,盎格魯撒克遜人和諾曼人相繼入侵之後,愛爾蘭就再也沒有「High King」了,留下來的只剩下許多流傳在民間的故事、音樂和歌謠,提醒著愛爾蘭人,他們的歷史上曾經有過那些傳奇,人們甚至無法確信那些傳說的真實性。過去這些年來,不斷有一些居爾特民歌團體用「The High Kings」的名稱表演,活躍於英倫三島、歐洲和加拿大等居爾特民族的社會,但是從來沒有一支能夠像現在被台灣代理商叫做「天籟男伶」的「The High Kings」合唱團這樣的引起廣大的注意。

「天籟男伶」的幕後推手是擅長編曲與製作的大衛道恩斯(David Downes),曾經跟許多流行與古典巨星合作、並且擔任過「大河之舞」(Riverdance)美國演出音樂指導的他,在2005年夏天親手打造了「天使女伶」(Celtic Woman),本來不被看好,沒想到透過公共電視網播出的電視演唱會卻造成轟動,使得該團在國際上竄紅,因此他決定另外打造一支男性的團隊。就在這個時候,有消息傳出,居爾特音樂界的女強人,當初跟他一起製作「天使女伶」電視處女秀的雪倫布朗(Sharon Browne),也在著手規劃男性版的「天使女伶」,也就是「居爾特霹靂」(Celtic Thunder,也有廠商翻譯為「王者之聲」或「居爾特男伶」),並且聘請名家菲爾寇特(Phil Coulter)擔任音樂總監,準備採用五位各有特色的歌手和管弦樂團合作的相同模式。或許是為了想要有所區別吧,因為「天使女伶」的團員們雖然也會合唱,但大部分時間都是分開輪流獨唱,比較像是五個獨唱歌手在共享一個舞台,於是他決定改走不同的路線,讓新團隊的歌手們展現更密切的合作,真正發揮「團體」的特質。

道恩斯在2007年春天開始物色成員,到了那年夏天,陣容終於敲定。四位團員其實早在加盟之前就已經各自有了不少知名度,他們分別是芬巴克蘭西(Finbarr Clancy)、布萊恩鄧菲(Brian Dunphy)、馬汀傅悠瑞和達倫荷頓(Darren Holden),他們幾乎都是出身音樂世家,除了歌唱之外,也都具有各種樂器演奏與作曲的能力,其中芬巴克蘭西的父親跟幾位叔伯共同組成的「克蘭西兄弟」樂隊(The Clancy Brothers)曾經是60年代民歌復興運動最重要的推手之一,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甚至直到目前都還繼續活躍,而馬汀傅悠瑞的父親芬巴傅悠瑞(Finbarr Furey)則是「傅悠瑞家族合唱團」(The Fureys)的主唱,同樣享有盛名。另外,布萊恩鄧菲也曾在「大河之舞」的百老匯演出與國際巡迴中擔任主唱歌手。四個人都不是很年輕,也沒有突出的外型,憑藉的完全是實力。在道恩斯的策劃之下,他從傳統中找到靈感,為團體命名為「The High Kings」,希望他們能夠重現「克蘭西兄弟」和「都柏林人」(The Dubliners)等愛爾蘭傳奇樂隊的精神,不強調團員們各自的個人色彩,甚至也不使用大型管弦樂團,包括道恩斯本人在內,伴奏樂隊只有五個人,但每個都是一流的好手,而四位主要團員自己能夠玩的樂器,總計竟然多達十三種。

道恩斯的眼光與策略果然成功。他們為自己訂定一個基本的「座右銘」,從「Rock & Roll」衍伸而來的「Folk & Roll」,也就是說他們的演出將融合傳統的居爾特民歌和現代流行的搖滾樂,因此他們的曲目包括傳統民間歌謠、流行搖滾經典、外加部分新的創作,但加以巧妙的包裝,用他們自己特有的風格來表現,而市場的反應果然也證明他們是對的,雖然沒有能夠像一般的流行樂團那樣席捲國際,卻也獲得了肯定,從2008年的首張同名專輯、2010年的「Memory Lane」到2013年的「Friends for Life」和2016年的「Grace & Glory」,都有相當不錯的成績。由於備受喜愛,他們還曾先後發過三張演唱會現場的專輯,甚至同步推出影像專輯。如今馬汀傅悠瑞宣告退休,想要找到可以替代他的適當人選,看來還真的不容易。

「天籟男伶」首度推出精選,正如它的標題「Decade: The Best of the High Kings」所揭示的,收錄的十八首歌曲都是他們在過去這十年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曲目。「The Rocky Road to Dublin」不但是他們當年首張專輯的第一首歌,也是他們在幾乎所有演唱會都拿來用作開場的招牌歌曲,先以清唱展開,接著用明快而充滿男性力道的和聲,唱出一個愛爾蘭移民的故事:一個年輕人帶著夢想遠離家鄉,一路上卻受盡屈辱,不但只能跟畜生一起窩在底層的船艙,到了利物浦還因為無法忍受英國人侮辱他的祖國而跟人家大打出手,同行的伙伴也加入混戰,最後他們決定踏上崎嶇坎坷的歸途。「Spancil Hill」是樂迷們相當熟悉的居爾特民歌經典,描述淘金熱時代一位遠離愛爾蘭家鄉前往美國尋夢的人對家鄉的思念,「天籟男伶」擅長的風格得到了很好的發揮。「Fields of Athenry」所描述的,是一個發生在十九世紀中葉的故事。當時,由於當地居民主食的馬鈴薯因為病害而連續多年欠收,全國人民為飢荒所苦,據說餓死的民眾多達一百萬人,而許多愛爾蘭人民也紛紛開始向蘇格蘭、甚至海外遷徙,也再度展現愛爾蘭人至今依然無法忘記當初曾經受到多少迫害與歧視。

在其他歌曲方面,「Marie’s Wedding」是一首愉快的樂曲,四位歌手把幾種愛爾蘭人最常見的無唱詞「過門」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描述鄉親們一起去參加一個女郎的婚禮,致上誠摯的祝福,內容很簡單,卻很有味道。動人的敘事歌謠「The Black Velvet Band」敘述一個年輕人是如何的在貝爾法斯特見到一個髮梢繫著黑色天鵝絨緞帶的美女,情不自禁的跟在美女身邊,沒想到那個女人卻是個扒手,偷了人家的金錶,結果不慎失風,情急之下把贓物塞在他手中,讓他成了代罪羔羊,鋃鐺入獄。這也是該團最受歡迎的拿手曲目之一。為選輯壓軸的,是他們首張專輯最後一首歌、也是他們經常用作演唱會收場曲的「The Parting Glass」,這同樣是一首膾炙人口的名曲,事實上,有著將近三百年歷史的這首歌,在「Auld Lang Syne」出現之前,曾經是愛爾蘭人在每次聚會結束的時候最愛唱的歌曲,彼此藉著斟滿「惜別的酒杯」互道珍重,它可以很傷感,也可以很快樂,而「天籟男伶」選擇後者,甚至安排一支風笛樂隊加入,帶來悠揚而濃郁的愛爾蘭風味,令人難以抗拒。這四個熟男的歌聲真的不算天籟,而他們的長相更毫無標緻的明星味,但他們的音樂確實充滿了生命與魅力,絕對值得你的細細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