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SOMETHING ELSE/The Cranberries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7-06-02

SOMETHING ELSE/The Cranberries

2013年十月,陶樂絲對吉他手諾維爾霍根提出訴訟,至於詳細的原因和經過則到2015年七月、案件撤銷為止,始終沒有對外界公開過,外人也無從得知,只知道陶樂絲跟幾位另類搖滾的樂手在紐約......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SOMETHING ELSE/The Cranberries
另當別論/小紅莓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BMG

曾經備受推崇與喜愛的「小紅莓」合唱團(The Cranberries)似乎總是喜歡讓歌迷們等待。在推出上一張專輯,也就是發表於2012年的第六張專輯「Roses」之前,他們曾經讓大家癡癡的等了十年多,現在他們的第七張專輯終於問世,雖然這回沒有那麼久,但是也足足間隔了五年又兩個月。由於許久不見蹤影,比較年輕一點的愛樂者或許不太認識他們,這裡先來為你簡報一下。他們是繼U2之後最成功的愛爾蘭搖滾樂團,寫下全球銷售超過四千萬張專輯的驚人佳績。他們自然而不造作的音樂風格,獲得全球各地無數歌迷的熱愛,尤其是女主唱陶樂絲歐萊奧登(Dolores O’Riordan)穿插著假音與氣聲,卻又充滿爆發力、夢幻一般的特殊唱腔,更曾引起許多女歌手們的爭相仿效。陶樂絲來自一個保守的天主教家庭,從四歲起就開始在學校與教堂裡面歌唱,展現了她的音樂天賦。「小紅莓」的吉他手諾維爾霍根(Noel Hogan)跟他彈奏貝司的弟弟麥克(Mike Hogan)和鼓手菲格爾羅勒(Feargal Lawler)原本隸屬於另外一支叫做「小紅莓看見我們」(The Cranberry Saw Us)的樂隊,但始終沒有任何表現。1990年,該團主唱決定退出,他們刊登廣告徵求新的女性主唱,陶樂絲前去應徵,他們請她嘗試為該團已有的一些Demo填詞,當她交出「Linger」的時候,三個男生立即決定邀請陶樂絲加盟,並且把團名更改為「小紅莓」。

1993年三月,「小紅莓」的首張專輯「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So Why Can’t We?」在英國推出,並且以「Dreams」和「Linger」當作主打的單曲。那年十月下旬,他們的「Linger」首度打進美國排行,後來不但拿到第八名,還成為金唱片,開始快速竄紅,被冠上「另類流行新王者」的封號,其後幾年間,他們陸續唱紅了「Zombie」、「Salvation」、「Hollywood」和「I Just Shot John Lennon」等令人印象深刻的暢銷曲,而陶樂絲更成了焦點人物,除了獨特的歌喉與唱腔,她變化多端的髮型也是備受矚目的話題。2002年夏天,為了慶祝出道十週年、以及專輯銷售突破了三千五百萬張,「小紅莓」推出首張精選集,也再度造成轟動,但他們卻在2003年九月宣布暫停合作,分頭嘗試個人單飛,原本已經在進行中的新專輯也就此擱置下來,不過四位團員之間仍然維繫著友好的情誼。2009年八月,陶樂絲推出第二張個人專輯的時候,宣布「小紅莓」將在她的北美與歐洲巡迴上重新合作,除了演唱她個人專輯的曲目和該團過去的暢銷名曲,也將包括一些新作,而那次巡迴也促成了他們正式的重新出發,接著果然在2012年推出「Roses」,雖然銷售數字跟過去的成績有一段距離,但依舊是備受喜愛的。

好不容易恢復合作,照說他們應該快馬加鞭的努力修補停滯期間流失的人氣,但事情顯然不是那麼單純。就在「Roses」出版一年多後的2013年十月,陶樂絲對吉他手諾維爾霍根提出訴訟,至於詳細的原因和經過則到2015年七月、案件撤銷為止,始終沒有對外界公開過,外人也無從得知,只知道陶樂絲跟幾位另類搖滾的樂手在紐約共組了一支名為「D.A.R.K.」的樂團,並且從2014年四月開始進行新作品的錄音,後來更在2016年九月發表專輯「Science Agrees」。不過,或許是因為糾紛已經落幕,同時也難捨多年來的交情,他們決定恢復「小紅莓」的運作,繼續共同合作,除了從2016年五月開始歐洲的巡迴,還接著在2017年四月下旬推出他們的第七張專輯,命名為「Something Else」,內容則是以「不插電」和與管弦樂團合作的方式重新錄製他們過去發表過的十首舊作,加上另外三首新的創作。

或許是因為內容懷舊、同時也希望團員彼此之間能夠重拾往日一起攜手奮鬥的情誼吧,他們在拍攝專輯封面照片的時候,刻意模仿他們當初在1994年的「No Need to Argue」專輯封面上的照片,甚至連位置、姿態跟表情都很類似,熟悉他們的樂迷應該會覺得很有趣。當然,更有趣的是熟悉的經典如今呈現的新風。他們請來著名的愛爾蘭室內樂團(The Irish Chamber Orchestra),並且在林姆瑞克大學的禮堂進行現場錄製,帶來典雅的聽覺效果。為專輯開場、並且當作首支主打單曲的,是他們當初在1993年首度風靡樂壇的成名曲「Linger」,果然讓人耳目一新。接著出現的,是第一支新歌「The Glory」,顯示他們寶刀未老,依然保有昔日的魅力。陸續上場的,包括了1992年的「Dreams」、1996年的「When You’re Gone」、1994年的「Zombie」和同一年的「Ridiculous Thoughts」在另外一首新歌「Rupture」之後,是1994年的「Ode to My Family」、1996年的「Free to Decide」、1999年的「Just My Imagination」、以及1999年的「Animal Instinct」,當然,也都全部改用不插電、跟古典室內樂團合作的風貌重新詮釋,讓人在熟悉之餘又感到無比新鮮。

這張專輯總共收錄了十三首歌曲,不算特別大方,但就像我經常說的,品質好壞才是真正重要的,不好聽的歌曲,再多也沒價值。專輯在1999年的作品「You & Me」(當然是新風格的版本)之後,以另外一首新歌「Why」壓軸,相當討喜,喜歡「小紅莓」的歌迷們可別錯過了,搞不好你又要再等好多年才能聽到他們的新專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