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BEAUTY AND THE BEAST SOUNDTRACK/Walt Disney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7-03-17

BEAUTY AND THE BEAST SOUNDTRACK/Walt Disney

剛開始的時候,迪士尼當局甚至還曾經打算大幅度刪減歌曲的份量,拍攝成比較驚悚的奇幻動作片風格,後來才回心轉意.....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BEAUTY AND THE BEAST (2017) SOUNDTRACK
美女與野獸2017電影原聲帶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Walt Disney

在全球影迷的密切矚目之下,迪士尼真人翻拍版的電影「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終於推出了,但雖然星光閃閃,卻可能會讓音樂劇迷有那麼一點失望,因為它並非同名音樂劇的電影版本,當初作曲者特別為音樂劇而譜寫的幾首插曲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新歌似乎也不是非常的討好,難以讓人一聽鍾情。事實上,根據側面的消息指出,在剛開始的時候,迪士尼當局甚至還曾經打算大幅度刪減歌曲的份量,拍攝成比較驚悚的奇幻動作片風格,後來才回心轉意,不過仍然跟音樂劇迷們的期待有一段落差。

在美國的娛樂界,迪士尼可說是公認的巨頭之一,先是以卡通打出一片天下,繼而進軍電影、電視和唱片,然後又創立了舉世聞名的迪士尼樂園,更在90年代開始進一步介入百老匯音樂劇的市場,成功的開拓另一個迷人的世界。該公司的音樂劇創業之作,就是於1994年推出的「美女與野獸」。迪士尼會介入音樂劇市場,其實並不是突發奇想,因為該公司的卡通和電影一向非常注重音樂,而且表現極為突出。根據統計,他們在歷年奧斯卡金像獎音樂方面所拿到的獎項,至今還沒有其他任何一家公司可以分庭抗禮。他們的動畫長片很早就已經具有「電影音樂劇」的意味,而到了1980年代的末期,從「小美人魚」(The Little Mermaid)開始,這個傾向更加強烈,除了不是由真人演出、插曲的數量也比較少一些之外,幾乎跟一般的「電影音樂劇」沒有多少差別了。卡通的「美女與野獸」是迪士尼的第三十部動畫長片,這個流傳在歐洲的古老故事,據說已經有了超過一千年的歷史,也曾一再地被許多文藝作家拿來當作題材。迪士尼版本的這個故事,其實已經跟人們過去所熟悉的面貌略有不同,比方說,它把女主角兩位愛慕虛榮的姊姊刪除了。不過無論如何,迪士尼的版本是根據法國女作家波蒙夫人(Mme. Marie Le Prince de Beaumont)發表於1756年的著作、在1783年被譯成英語在英國發行的版本改編的,而波蒙夫人的版本又是根據另外一位更早的法國女作家薇蕾努芙夫人的作品改編的,至於當初究竟是誰第一個創作了這個故事,現在已經很難查考了。

在迪士尼的動畫版本之前,從40年代起,至少就已經出現過四部「美女與野獸」的電影,更曾經在1987年被改編為電視影集,獲得相當高的收視率。挾著動畫在全球各地造成的轟動來進軍百老匯,應該可以有相當高的勝算。百老匯音樂劇,一直都是美國娛樂業界最重視的「金礦」,華特迪士尼過世之後改組的迪士尼機構不斷的擴充版圖,對於音樂劇這塊大餅自然不肯放過。不過依照他們的作風,任何行動必定事先經過縝密的籌畫。在迪士尼前後數十年的卡通與電影歷史中,他們曾先後跟幾位優秀的作曲家有過長期的合作,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曾經譜寫「睡美人」(The Sleeping Beauty)、「101忠狗」(101 Dalmatians)、「石中劍」(The Sword in the Stone)和「森林王子」(The Jungle Book)等片插曲的喬治布倫斯(George Bruns),和曾譜寫「歡樂滿人間」、「小熊維尼」(Winnie the Pooh)、「飛天萬能車」(Chitty Chitty Bang Bang)以及「貓兒歷險記」(The Aristocats)等片插曲的雪曼兄弟(Robert B. Sherman & Richard M. Sherman)。雖然這幾個人在1980年代仍然繼續創作,但畢竟都已經不再年輕了,迪士尼需要更新、更能掌握市場脈動的新人,於是他們看上了亞倫曼肯(Alan Menken)和霍華艾胥曼(Howard Ashman)這對搭檔。

紐約大學音樂科班出身的亞倫曼肯在1978年被當時已經頗有劇作編寫經驗的霍華艾胥曼發掘而應邀開始合作譜寫百老匯音樂劇,但直到1982年,他們根據一部導演羅傑寇曼發表於1960年的電影「恐怖奇花」改編的同名音樂劇轟動了外百老匯,才獲得重視。1986年,該劇被搬上大銀幕,並且被提名角逐該年度奧斯卡最佳電影歌曲,也讓迪士尼對他們另眼相看,邀請他們攜手為「小美人魚」譜寫全部配樂和插曲,而他們的表現也果然沒有讓迪士尼失望,不但大受歡迎,更一舉獲得奧斯卡音樂方面的三項入圍,最後以其中的插曲「Kiss the Girl」奪得了金像獎的肯定,接著,「美女與野獸」受到的評價更高,在1991年度奧斯卡入圍的五首歌曲中,該片就包辦了三首,並由其中的同名主題曲「Beauty and the Beast」得獎,連同「最佳配樂」,曼肯抱走了兩座金像獎。透過當時首度嘗試進軍英語歌壇的席琳狄翁(Celine Dion)和黑人男歌手比柏布萊森(Peabo Bryson)的演唱,更是轟動了國際。

1991年,在他們聯手為「阿拉丁」(Aladdin)譜寫插曲的時候,艾胥曼不幸因愛滋病而過世,尚未完成的工作由來自英國的作詞名家提姆萊斯(Tim Rice)拔刀相助,而曼肯又再度以配樂得獎。當曼肯繼續應邀為「風中奇緣」譜曲的同時,迪士尼也決定把「美女與野獸」搬上百老匯的舞台,當作該公司的音樂舞台劇創業之作。迪士尼之所以會萌生這個構想,是因為他們在1991年嘗試於佛羅里達的迪士尼樂園中,由該公司與環球影城合作的主題公園劇場內推出根據卡通「美女與野獸」設計的一段二十五分鐘歌舞節目非常受歡迎,繼而又在自家的迪士尼樂園上演類似的設計,同樣備受喜愛,才認真的考慮進軍百老匯。當然,只靠著卡通裡面現成的歌曲,以舞台音樂劇來說,在數量上是不夠的,必須加以拓展。而由於艾胥曼已經過世,迪士尼便邀請在「阿拉丁」裡面跟曼肯合作愉快的提姆萊斯出馬,幫音樂劇版本的「美女與野獸」添加幾首新歌,而該劇推出之後,叫好又叫座的反應,也證實迪士尼當局沒有看走眼。

只是,決策單位的想法往往跟一般人不太一樣。迪士尼原本有意把「美女與野獸」的音樂劇拍成電影,但可能是因為一些賣座音樂劇的電影版本票房都不是特別理想,他們改變了心意,曼肯更在2011年對外宣稱該劇電影化的計畫已經胎死腹中。後來,迪士尼開始著手把一系列自家的動畫經典改拍為真人演出的版本,因此又從2014年起著手規畫「美女與野獸」的電影版。接著,由於環球電影把「白雪公主」的故事改編為有點驚悚的「公主與狩獵者」(Snow White & the Huntsman)而賺進滾滾鈔票,迪士尼也打算跟進,甚至告訴導演比爾坎登(Bill Condon),雖然他們對音樂劇還是很喜歡,但歌曲的份量只要保留一半就好了,讓原本希望盡可能保留音樂劇版本所有插曲的坎登幾乎傻眼。還好,「冰雪奇緣」(Frozen)的成功證明了看似保守的音樂劇還是很有魅力,迪士尼趕緊回頭同意維持音樂的份量來挽留一度表明去意的坎登,並且找人著手重新改寫劇本。

從2015年五月起開拍的「美女與野獸」,陸續網羅了幾位相當有票房號召力的明星,其中當然首推曾在「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電影中擔任「妙麗」的角色而備受喜愛的女星艾瑪華森(Emma Watson),出任女主角貝兒,曾經主演「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和「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等熱門影集的丹史蒂文斯(Dan Stevens)則擔任野獸的角色,反派的加斯東由音樂劇舞台出身的路克伊凡斯(Luke Evans)飾演,其他還有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凱文克萊(Kevin Kline)、愛瑪湯普森(Emma Thompson)、以及曾在「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片集中飾演「白袍巫師」甘道夫的伊安麥凱倫(Ian McKellen)等影迷們熟悉的名字。不過,雖然恢復了歌曲的份量,也沿用了早先已經因為動畫版本而出名的那些歌曲,但迪士尼已經擺明了新版本不是音樂劇的電影化,因此雖然亞倫曼肯和提姆萊斯接受邀請、回來譜寫了幾首新歌,當初兩人為音樂劇版本而寫的那幾首備受好評的插曲卻全部遭到刪除。為了配合現代化的市場,迪士尼當局甚至大膽的把加斯東的跟班「來富」設定為同志的角色,成為迪士尼影片史上第一個同志人物,雖然喜感不錯,卻也引發不少爭議,據說某些國家還因而將本片禁映或列為限制級。

在電影版本裡面添加的新歌中,主要包括由貝兒和她的父親分別唱出的「How Does a Moment Last Forever」,以及由野獸唱出的「Evermore」。所有歌曲都由演員們親自演唱,由於他們多半經驗豐富,甚至根本就是音樂劇演員出身的,所以表現都相當稱職,唯一比較弱的,大概就是艾瑪華森了,雖然她也刻意去接受歌唱訓練,但這種事不是可以速成的,觀眾們必須有包容的雅量,還好她的演技還是不錯的。而為了商業的考量,迪士尼特別重金禮聘席琳狄翁和喬許葛洛班(Josh Groban)兩位超級美聲,分別演唱上述兩首歌曲,放在片尾,並且當作宣傳的主打。另外,人們早已耳熟能詳的主題曲「Beauty and the Beast」也出現了新的版本,由才華洋溢的黑人歌手約翰傳奇(John Legend)與音樂劇舞台出身的新生代女歌手亞莉安娜格蘭德(Ariana Grande)合唱,只是,有了席琳狄翁和比柏布萊森的經典錄音先入為主,老實說很難討好,不過或許年輕消費者的感覺會不一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