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HOME/Collabro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7-03-10

HOME/Collabro

2017年初,曾經非常被看好的「美聲暖男」也似乎不甘寂寞,在發布第三張專輯即將推出的消息時,歌迷們赫然發現,原先五人組合的該團,已經縮減為四重唱.....

內容介紹

本集介紹專輯:
HOME/Collabro
家/美聲暖男
發行:Syco
推薦指數:★★☆

俗諺說,「天下事合久必分」,似乎演藝界也很難逃過這個定律,固然歷史悠久的著名團體總是難免會有部分團員因為各種理由而宣告退出,就連一些還沒有真正站穩腳步的新秀團體也往往出現陣容異動的情況。從2013到2016年間,先後有幾支近幾年在跨界美聲歌壇非常被看好的團體都傳出有人決定單飛、或甚至「被請辭」的消息。首先是崛起於2007年的英國團體「布雷克」(Blake),他們在成立之初原本是一支四重唱,但2009年就有一位演員出身的創始團員多明尼克提格(Dominic Tighe)因為決定重返戲劇舞台而宣告退出,團體趕緊找人填補他的空缺,但另外一位創始團員裘爾斯奈特(Jules Knight)也在2013年岀了相同的狀況,剩下的三個人經過研商之後,決定改變組合,以三重唱的姿態繼續努力,因此他們從2014年的「In Harmony」專輯起,就是三重唱了。裘爾斯奈特在2015年重返歌壇,先參加另外一支團體,接著又推出個人專輯,但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聽說他有意歸隊。

繼「布雷克」合唱團之後,2009年崛起於加拿大的四重唱「加拿大男高音」(The Canadian Tenors)也相當成功,經營團隊後來更討巧的把團名簡化,從2012年八月起改用「高音男伶」(The Tenors)的姿態繼續衝刺,擁有了不少支持者。但是,他們出了狀況。2016年七月,美國職棒大聯盟全明星賽在聖地牙哥舉行,該團應邀前去場內演唱加拿大國歌的時候,團員之一的雷米吉歐培瑞拉(Remigio Pereira)不曉得哪根神經不對,竟然手持帶有政治色彩的標語牌,並且竄改了歌詞中的兩句,引發軒然大波,團隊隨即發布消息,宣稱直到有進一步消息之前,他將不再參與團體的任何活動,他和其他團員也就此形同陌路,雖然他曾公開道歉,卻顯然已經回天乏術,而他也等於「被請辭」,使得團體縮減為三重唱的編制。2017年初,曾經非常被看好的「美聲暖男」(Collabro)也似乎不甘寂寞,在發布第三張專輯即將推出的消息時,歌迷們赫然發現,原先五人組合的該團,已經縮減為四重唱了。

「美聲暖男」是因為在2014年奪得「不列顛達人秀」(Britain’s Got Talent,簡稱BGT)第八季冠軍而崛起的,從一開始就擺明了來自戲劇舞台的歌曲是他們的最愛。有趣的是,當初他們以音樂劇「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插曲「Stars」頭一次參加BGT試唱的時候,大家原本以為他們不過又是一支妄想以男孩偶像團體的姿態闖蕩銀河的合唱團,甚至連外型都不是特別出色,更何況他們還坦白承認,到當時為止,幾個人一起合作的期間還不到一個月,所以大家根本不把他們當一回事,卻沒有想到他們不但與眾不同的選擇了表演來自音樂劇舞台的歌曲,而且表現令人驚艷,更一路過關斬將,贏得冠軍的頭銜,連向來以口舌狠毒著稱的賽門考威爾(Simon Cowell)都搶先把他們收編到自己旗下,跟「美聲男伶」(Il Divo)成了同門,開始有計畫的予以提攜,而台灣代理商則因為他們的長相實在是比較缺乏偶像特質,特別動腦筋為他們想了個中文團名,稱之為「美聲暖男」。

「美聲暖男」原本共有五位團員,分別是麥可歐格(Michael Auger)、理查哈德菲德(Richard Hadfield)、傑米藍伯特(Jamie Lambert)、麥特培根(Matt Pagan)和湯瑪斯瑞德格雷夫(Thomas J. Redgrave),由於彼此都熱愛來自音樂劇舞台的歌曲,決定一起報名參加選秀節目,希望能夠獲得闖蕩銀河的機會,因為那是他們共同的夢想。他們把「Collaborate」(合作)和「Bro」(兄弟)結合起來,為自己命名為「Collabro」,象徵他們決心跟兄弟一般的合作無間,並且在2014年二月站到BGT倫敦試唱會的舞台上。起先,幾位評審看到他們的外型,又聽說他們合作還不到一個月,都毫不掩飾對他們沒有任何期待的心態,但是當他們開口唱出「Stars」之後,全場立刻一片瘋狂,不但考威爾當場誇獎,另一位女性評審還感動落淚,最後終於讓他們美夢成真。贏得比賽的一個多月之後,「美聲暖男」的首張專輯閃電推出,曲目多半是人們耳熟能詳的音樂劇名曲,毫不意外的引來一些負面的批評,但他們很不以為然,認為大家不該把他們歸類為普通的「翻唱」歌手,因為,如果他們唱的是一般的流行歌曲,或許真的就只是依樣畫葫蘆,但他們唱的是音樂劇的曲目,還得結合他們自己對戲劇情感的詮釋,所以跟一般人定義中的「翻唱」是絕對不同的。事實證明他們的表現是成功的,命名為「Stars」的那張專輯直接空降英國排行冠軍,成了金唱片,而不到一年後的第二張專輯「Act Two」不僅走相同的路線,也獲得同樣的成功。

在成功的表面背後,其實有著外人不知道的暗潮。2016年六月,他們正式宣布,理查哈德菲德已經跟團隊分道揚鑣。他們並沒有說明確實的原因,只知道早在BGT的決賽過後,哈德菲德就已經有意退出合唱團。根據哈德菲德的友人表示,他「不快樂」已經很久了。不過,儘管落到分手的局面,他們並未撕破臉,表示大家都還是好朋友,不但彼此祝福,在有需要的時候,還會互相幫忙。也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美聲暖男」縮減為四人團體,並且在2017年三月初發表他們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Home」,仍然都是來自音樂劇舞台的知名曲目。為專輯開場的,是「變身怪醫」(Jekyll & Hyde)最常被男性歌手們拿來展現技巧的「This Is the Moment」。這本來是可以好好表現的歌曲,但他們雖然號稱熱愛音樂劇,卻依然秉持著「男孩偶像團體」的路線,只是以他們自認的美聲來演唱,幾乎完全沒有把戲劇的張力放進去,相當可惜。

在商業市場上,「美聲暖男」擁有一批為數不少的支持者,甚至在各網站的留言版大量貼上讚美他們的文字,推崇他們是「有史以來最成功的音樂劇合唱團體」,我不能說他們不對,但就事論事,音樂劇歌曲其實不同於一般的流行歌,他們的處理方法真的有點糟蹋了那些歌曲。接著登場的「悲慘世界」插曲「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情況也是一樣,原本應有的傷感與絕望不見了,非常可惜,甚至就連跟普通情歌比較接近的「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同名主題曲也是這樣,讓人有點懷疑他們當初選擇專唱音樂劇歌曲的動機何在。其他曲目還包括「歌劇魅影」續集(Love Never Dies)的「Til I Hear You Sing」、「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的「Send in the Clowns」、「妙女郎」(Funny Girl)的「Don’t Rain on My Parade」、「西貢小姐」(Miss Saigon)的「Bui Doi」、「澤西少年郎」(Jersey Boys)的「December 1963 (Oh What a Night)」、「安娜塔西亞」(Anastasia)的「Journey to the Past」,還有迪士尼動畫「獅子王續集」(The Lion King 2 Simba’s Pride)的「He Lives in You」,以及「壞女巫」(Wicked)的「For Good」等等,在豪華版中還另加部分曲目的鋼琴伴奏版。整體而言,如果你只是純粹當它是一般男孩偶像團體的流行歌,或許還會覺得不錯,但假如你真的是喜愛音樂劇的感覺,那就不一樣了。當然,這可能是魚與熊掌的情況,消費者如何評斷,大概還是得看掏錢買單的你來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