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爸試聽

銀河網路電台 > 蔣爸試聽室 > SONGS OF CINEMA/Michael Bolton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主持:蔣國男2017-02-17

SONGS OF CINEMA/Michael Bolton

儘管人們都肯定麥可波頓在歌壇的地位與貢獻,但他決定趁著還能唱,留下更多印記,而這回他挑選的,則是一系列曾經因為被採用為電影插曲或主題曲而轟動國際的經典.....

內容介紹

本週介紹專輯:
SONGS OF CINEMA/Michael Bolton
銀幕之歌/麥可波頓
推薦指數:★★★
發行公司:Frontiers

睽違整整四年之後,曾經寫下過不少暢銷紀錄的資深創作歌手麥可波頓(Michael Bolton)終於再度出擊,在2017年二月中旬推出他生平第二十三張錄音室專輯,不過這回他再度把自己擅長的創作才華放在一邊,以翻唱一系列電影史上的經典名曲為號召,專輯的標題命名為「Songs of Cinema」,而且唱片公司也改為一家來自義大利、但是由他的老東家Sony機構負責發行的獨立品牌,在宣傳的氣勢上跟昔日相去甚遠,幾乎堪稱靜悄悄的,讓人難免多少為他感慨。還好,他畢竟也還算是唱將型的人物,至少仍舊維持了固有的演出水準,至於市場的銷售反應將會如何,可就很耐人尋味了。

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樂壇不斷出現優秀的新生代,雖然麥可波頓曾經紅極一時、在全球各地擁有無數歌迷,但是年輕一輩的消費者可能就會感覺這個名字有點陌生,所以我們還是很快的為大家簡報一下。在本文截稿的時候已經六十三歲的麥可波頓來自康乃狄格州的紐海文,他很早就展現音樂方面的天賦,年方十三歲就開始作曲,甚至在十五歲那年就為Epic唱片灌錄了第一首單曲。1975年,他加盟RCA,以本名「麥可勃洛汀」(Michael Bolotin)推出過兩張專輯,可惜並不成功,反倒是作曲方面的能力逐漸獲得肯定,陸續開始有好些知名藝人採用他的作品。70年代末期,他努力的寫了不少歌曲,打算自己灌錄,但是他的經紀人說服他,自己組一支團體,改用合唱團的姿態進行衝刺。就這樣,他成立了「海盜旗」(Blackjack)合唱團,灌錄了兩張聽起來比較類似「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和「壞伙伴」(Bad Company)那樣重搖滾風味的專輯,可是仍然沒有多少表現。

1982年,在新的經紀人安排之下,麥可與CBS的樂曲出版部門簽約,同時加入哥倫比亞唱片的旗下,改用「麥可波頓」為藝名,在1983年發表首張個人同名專輯,仍然不見起色,但他沒有因而停止創作方面的努力。就在那年,樂曲出版公司的經理要他到辦公室見面,介紹他認識另外一個歌曲作家,道格詹姆斯(Doug James),同時把他們兩人推進一間裡面放著一台鋼琴的工作室,就這樣要他們開始合作。初次相見,兩人有點尷尬,花了不少時間互相自我介紹。最後,該是開始工作的時候了,詹姆斯在鋼琴前面坐下,麥可站在他後面,一個開始彈奏,一個則開始歌唱,透過這樣的合作方式,兩人譜寫出第一首合作的歌曲,叫作「How Am I Supposed to Live Without You」。經過幾次修改後,經理充滿自信的認定這首歌一定會紅,同時開始把歌曲送出去,希望找到買主。

當麥可和詹姆斯聽說「空中補給」(Air Supply)打算要採用這首歌的時候,他們興奮極了,因為該團當時正紅,陸續推出過好些暢銷百萬的錄音。可是,由於該團的唱片公司老闆克萊夫戴維斯(Clive Davis)要求修改副歌的部分,他們堅持不肯,因此錄音的工作也就遲遲無法展開。這個時候,女歌手蘿拉布蘭妮根(Laura Branigan)發現了這首歌,表達了高度的興趣,希望能夠使用。CBS的經理特別警告布蘭妮根,最好重新考慮,以免花了時間和金錢錄製完成之後,卻撞上「空中補給」的版本,落得個吃力不討好、血本無歸。可是,布蘭妮根實在是太喜歡這首歌了,情願冒險,就這樣推出了「How Am I Supposed to Live Without You」,結果順利的一炮而紅,至於「空中補給」則因為修改的問題沒有解決,始終未曾正式的錄製這首歌,而詹姆斯和其他朋友也因此建議還在迷戀重搖滾的麥可嘗試一些比較軟調的風格。當他1985年的專輯仍然失敗之後,他總算看清自己並不是玩重搖滾的材料,於是採用了大家的建議,開始轉型。

1987年,麥可波頓的唱片生涯終於有了突破,「That’s What Love Is All About」拿到了第十九名,然後又以翻唱的「(Sittin’ on) The Dock of the Bay」拿到第十一名,連帶的,專輯「The Hunger」也大為暢銷。為了繼續跟進,他決定採用相同的風格,同時在下一張專輯「Soul Provider」中把「How Am I Supposed to Live Without You」收錄進去。布蘭妮根的版本雖然相當討好,但是麥可在喜歡之餘,仍然覺得她的表現與自己當初的構想有著相當大的差距,因此決定按照自己當初Demo的風格來予以重新灌錄。專輯完成之後,公司首先挑選標題歌曲「Soul Provider」當作首支主打單曲,獲得了第十七名。接著,「How Am I Supposed to Live Without You」在1989年十月推出,很快的風靡起來。三個月之後,這首歌在1990年一月二十日登上榜首寶座,成為90年代的第一首冠軍名曲,不但為麥可奪下了生平的第一個冠軍,更蟬聯三個星期,使他就此名揚四海,成了90年代最受歡迎的超級巨星。

前後十多年的時間,麥可波頓的專輯幾乎張張暢銷,可說是得意到了極點。不過,所謂風水輪流轉,他還是無法逃過逐漸走下坡的命運,即使他好幾次努力尋求變化,甚至不惜挑戰歌劇詠嘆調,成效依然有限,有時候連排行榜都上不去,唱片公司也從原先的龍頭主力品牌變為副牌、甚至小型的獨立品牌,儘管人們都肯定他在歌壇的地位與貢獻,身為當事人的他畢竟還是很難接受事實,因此他決定趁著還能唱,繼續努力,留下更多印記,而這回他挑選的,則是一系列曾經因為被採用為電影插曲或主題曲而轟動國際的經典。

對麥可波頓來說,翻唱老歌可不是甚麼新鮮的嘗試,更何況他連歌劇都唱過,應該難不倒他。為專輯揭開序幕的,是黑人靈魂歌手帕西史雷吉(Percy Sledge)在1966年唱紅、後來在1994年被安迪賈西亞(Andy Garcia)和梅格萊恩(Meg Ryan)共同主演的「當男人愛上女人」採用為主題歌的「When a Man Loves a Woman」。事實上,麥可波頓早在1991年就推出過翻唱的這首歌,並且還勇奪全美冠軍,這次重新詮釋,他特別加註是2017版,希望能再度帶來好運。大體說來,他仍然保持著固有的風格跟水準,沒甚麼好挑剔的,但可能還是有人會忍不住問,就這樣嗎?

第二首登場的,是另一位黑人靈魂歌手班伊金(Ben E. King)在1961年唱紅、在1986年被根據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小說改編的電影「站在我這邊」(Stand by Me)採用為主題歌的「Stand by Me」,麥可波頓的翻唱動員了相當華麗的合聲,聽覺效果挺不錯的。「I’ve Got a Woman」是已故傳奇盲歌手雷查爾斯(Ray Charles)發表於1954年的經典,後來在2004年出現於雷查爾斯的傳記電影「雷之心靈傳奇」(Ray)裡面。桃莉芭頓(Dolly Parton)譜寫的「I Will Always Love You」應該是大家記憶猶新的,當年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在「終極保鑣」(The Bodyguard)裡面的演唱更曾刷新排行紀錄,而麥可特別請來原作兼原唱者的桃莉芭頓跨刀合唱,可聽性非常高。巴布席格(Bob Seger)在1979年推出的「Old Time Rock and Roll」,雖然在排行榜不是很紅,但包括1983年讓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一炮而紅的YA電影「保送入學」(Risky Business)在內,許多電影和影集都曾採用為重要插曲。

在其他歌曲方面,「I Heard It Through the Grapevine」是已故黑人歌手馬文蓋(Marvin Gaye)在1968年唱紅的不朽經典,後來曾在1983年的熱門電影「大寒」(The Big Chill)用作開場的歌曲,所以也算是跟電影扯上關係。「Cupid」是另外一位已故黑人歌手山姆庫克(Sam Cooke)在1961年唱紅的名曲,許多歌手都曾先後予以翻唱,梅格萊恩和丹尼斯奎德(Dennis Quaid)在1987年共同主演的科幻喜劇電影「驚異大奇航」(Innerspace)曾經用作插曲,「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的不朽經典(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更是有如二十世紀流行音樂文化的圖騰,因為「北非諜影」(Casablanca)而流傳全球數十年的「As Time Goes By」同樣堪稱不朽。說老實話,麥可波頓確實很認真的詮釋,不過仍然沒有多少讓人驚艷的感覺,會不會是我們太貪心了呢?

這張專輯總共只收錄了十首歌曲,好像比較不是那麼大方。放在最後壓軸的「Jack Sparrow」稍微有點格格不入,因為它並非真的來自電影,只是借用了熱門電影「神鬼奇航」(Pirates of the Caribbean)角色之一的「傑克船長」來當題目。它本來是搞笑樂團「寂寞孤島」(The Lonely Island)在2011年邀請麥可波頓客串跨刀演出的歌曲,樂團以嘻哈的風格呈現,內容還提起其他好幾部著名電影的角色,同時特別拍攝了一支MV,在YouTube播放,正反兩面的評價都有,大體上還算是正面的。在這張專輯中,麥可波頓特別去除了原先的嘻哈色彩,改用抒情歌謠曲的方式來重新表現這首歌,因此在標題後面加上了「歌謠曲版本」的字樣,感覺果然完全不同,但是消費者是否買單,我倒是蠻想知道的。整體而言,這張專輯聽來還算順暢,至於對他的生涯會不會有加分的效果,我個人的態度可能比較保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