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專輯

銀河網路電台 > 專輯介紹 > 伍佰『太空彈』專輯介紹

Since1999

往明星博物館

來訪次數:000記載年份:1999~2024專輯紀錄:015

新聞檔案:061照片蒐藏:390資料總量:077

icd

音樂博物館

網路電台


  • 演唱歌手:伍佰&China Blue
  • 專輯名稱:太空彈
  • 唱片公司:月光音樂
  • 發行時間:2008/11

伍佰力圖打造一張華語流行音樂裡的科幻片,更意圖奮力一飛,擴大無限視野空間,也讓所有聽者能享受凌空漂浮的空間快感!

Disc 1

  • 01 太空彈 詞:伍佰 曲:伍佰
  • 02 寂寞叢林 詞:伍佰 曲:伍佰
  • 03 天晴時刻 詞:伍佰 曲:伍佰
  • 04 太多的愛 詞:伍佰 曲:伍佰
  • 05 閃光魔術 詞:伍佰 曲:伍佰
  • 06 風火 詞:伍佰 曲:伍佰
  • 07 時尚狗 詞:伍佰 曲:伍佰
  • 08 新聞秀 詞:伍佰 曲:伍佰
  • 09 迷航記 詞:伍佰 曲:伍佰
  • 10 時光雨 詞:伍佰 曲:伍佰

專輯介紹


從2008的時間,到2406的空間
相互交錯迴旋的時空,伍佰最新的科幻音樂寓言
『太空彈』恐怕是伍佰出道以來最不受羈束,也最天馬行空的一次奇幻旅程了。在唱片工業急速萎縮,過去唱片工業裡的獨特創意也被壓縮替代成規格化的情歌罐頭,此時伍佰反倒決定逆向操作,矢志要以『太空彈』這張科幻風格的音樂劇作,作為睽違兩年的國語新作品;讓人無法不為他的前衛觀瞻驚訝不已,同時也印證了這位向來在主流/非主流中反覆跳躍的搖滾變色龍,屢屢變身,不讓人輕易捉摸的超強意志了。
2406年『太空彈』號艦艇的星際航程~
新專輯『太空彈』的故事發生時間設定在距今數百年後的2406年,從一艘名為「太空彈」號艦艇的星際太空航程開始。這艘載滿染色體為XYZ的中性新人類與先進科技設備的艦艇,身負人類生存的重要使命,目的就是為了尋找下一個可資移民的新地球。在向來歌頌天地神鬼實虛和諧的華人流行文化裡,科幻主題向來就不算當道課題,這也讓伍佰的舉動更加引人好奇:他要如何把未來世界的太空漂浮異境的旅程給呈現出來?在科幻的無邊想像之外,人性慾望血肉與靈魂又該如何表現?
在2008與2406的時空裡迴旋~
聽完專輯,只能說伍佰在一個看似龐雜巨大的科幻主題下,聰明且浪漫地,找到一個包容音樂的方法。他把時間的軸心設定在"2008的現在"與"2406的未來"之間迴旋往返。一方面避開了聽眾對於未知的星際可能帶來的疏離感,另一方面把2008當代的社會萬象,置放於遙遠的2406空間裡,彷彿未來的人類後裔正參觀著數百年前的博物館----儘管未來科技大幅進步,城市街景彷彿第五元素的飛馳呼嘯而過,但是活在一個即將毀壞的地球,每天望去的太陽星月隨時都要消逝不見,置身在這樣地球的人們,對未來還能懷抱多少希望?伍佰以現在之有限時間與未來之無垠空間兩個軸心,百繪勾勒出現在進行式的人類對真善美與單純的渴望,還有身不由己的慾念與掙扎。無疑地,『太空彈』是伍佰力圖打造的一張華語流行音樂裡的科幻片。
首創華語流行歌的科幻音樂劇,對未來世界的浪漫寓言~
的確,『太空彈』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精確形容出專輯神色的一張專輯。撇開創作豐富深沉的概念不說,『太空彈』是搖滾,是科幻音樂劇;有電玩配樂的風火熱鬧,有電影第五元素的飛馳街景;有藍色金屬的科幻色澤卻沒有制式的科技冰冷感。看似意念深沉,卻無垠奔放,是現今市場罕見的另種流行樂。
初聽『太空彈』立刻就會發現歌曲籠罩在一股奔馳詭譎的氛圍,像電影配樂般的戲劇起伏著,動輒長達五六分鐘的歌曲都以相當篇幅的前奏序曲開啟(「迷航記」與“閃光魔術」的前奏甚至都超過了一分鐘),精心統一了整張專輯的聽覺。為了讓聽眾將注意力移至歌曲整體的氣氛,伍佰甚至打破流行歌曲的圭臬法則,刻意昇華了他最擅長引人傳唱的副歌旋律,為的就是要挪出更多的空間來包容他所打造,一個不斷飄浮、不斷移動,讓人聽著聽著就跟著跌入無重力的太虛空間。
架構在此主體之下,讓人感動或發人深省的,還是伍佰的詞境功力----書寫重心由過去的個人情感轉為對現今都市人們外/內在處境的探討,以及面對虛無苦悶浮華歡樂的無力感。除了擅長的人性剖析、不時跳躍的意象空間、對細節的傳神描述,都不難窺見伍佰天性中浪漫情懷的流洩(「天晴時刻」、「寂寞叢林」、 「迷航記」)。儘管新專輯的背景如此未來,你還是可以從伍佰歌聲裡的穿透張力、奔竄迴盪的吉他聲效、搖滾中夾雜的原始氣息,辨認出那個總是飆汗的搖滾大帝還在身邊。讓這張來往於時間洪流內的專輯,有著比想像中更溫暖更可親的感動。
這可能是許多人聽到這張『太空彈』專輯時都會有的撞擊,畢竟這次伍佰選擇的是疾飛,而非快步。『樹枝孤鳥』他選擇站在原地展翼,開展出被大家習慣卻遺忘的台語歌筋脈,從古至今的溫暖相傳;『純真年代』則是不畏眾目光的直接歌詠那些青春與單純的期盼;『雙面人』諷喻當時台灣社會亂象,褪下憤怒面具之後,仍是一張燃燒著對台灣深深期許的一張淨臉。但『太空彈』不同,身為專業音樂創作人的伍佰,意圖奮力一飛,擴大無限視野空間,也讓所有聽者能享受凌空漂浮的空間快感。
伍佰談『太空彈』專輯
一開始,在作這張專輯的時候,我就沒有考慮商業的事情。因為不想重複自己,因為有一股探求自己可能性的欲望,而這欲望已經堆積蠻久了。所以是自我而獨斷地,進行每一首歌的建構,是很個人的,連China Blue都是到最後才知道歌曲的樣子。
『太空彈』的主題也是因此而更確定
我想做一個在國語歌裡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科幻片。我想像我是一個太空艦隊的司令,每一首歌的口氣、心情,包括歌詞的寫作,都是用他的心情角度去唱的,我把自己的狀態調整成那個太空司令,因為他還是有人的狀態……
我刻意拋開國語歌曲原先該有束縛,包括歌曲的行為、用詞、旋律,所以這些歌都很難唱,甚至不再把重心放在朗朗上口的經營上,這樣做了之後,反而覺得更加自由,也成功製造出一個我要的氣氛。
整體來說『太空彈』講的是一個外太空跟地球上的人類的對立,設定在未來,西元2000多年未來的事。衝突、對立跟拉扯,讓旋律跟歌曲的內容跳脫了國語歌,甚至我原本歌曲的內容;於是就產生了一種類似電影第五元素感的街景感覺,
是未來卻又很原始的,做的是一個很科幻的唱片,動機跟感情內容卻是很原始的,
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科技的進步、傳播的方式、記錄時代的方式已經不一樣了,音樂在現代社會所扮演的角色……這是我每天都會面對的,對我會有一些影響。這可能是我對世界快速變化所做的回應,包括所謂音樂這個事情。
如果我把我的作品當作一個藝術品,而不只是傳唱的歌曲,那就可以再個人化一點,現在就是個很好的時候。所以這次在創作時,我也就不考慮別人的耳朵了,
算是我自己的藝術使命感吧。
伍佰談「寂寞叢林」
這樣的族群、這樣的事情會引起我的興趣,跟我有若干的重疊。
譬如,雖然我的工作很忙,為什麼我會覺得我沒有工作?
我自己的時間不多,寫歌的時間是我最快樂的。
那時跟自己相處了兩個月,為什麼還會跑出來像死魚一樣的感覺?
我覺得這個社會氣氛莫名其妙感染到我,引發我的共鳴:不是我對別人的共鳴,
是我看到別人而有的共鳴。
我想,很可惜,是因為台灣太小,無法有一瀉千里的狂奔到底,很容易就碰到無法前進的地方,只能繞圈子。對應到外太空的話,衝突感就會出來。我說的那個所謂原始是那些動機跟講的方式,但是它的心是不受羈束的。
應該是說生活在這個小圈子,團團轉,無法讓我有一瀉千里、狂奔到底,所以渴望有一個外太空的腹地讓我可以去前進,這也是擺脫團團轉的渴望。這一點就夠了。
所以你可以看到太空彈寫的還是地球上的事情,都市生活上的事情,是2406容量腹地的事情。
每首歌都是我對當今都市人們原始的情感。
一出手造千古樂 再回神已成鋼鐵人By 樂評人 小樹
無論如何,我將喚起任一世紀,好進入其中,並建造我的屋宇…
—〈生活.生活〉阿爾謝尼.塔可夫斯基
當『浪人情歌』爽唱、當『空襲警報』響起,全華語圈強烈有感震撼,從心裡到腳底…儘管我們未必那麼明白自己正在經歷什麼,卻隱約感到伍佰之於我輩的意義,模模糊糊地,將遠大於一名很夠味來勁的國台語雙聲帶創作人而已。
當『雙面人』現身、當『人面鯊』竄出,那已非"轉型"或"進化"等單向詞彙能描述的質變,證明了那預感,他一邊與其所領軍的China Blue繼續幅射無人能敵的搖滾火力,同時重整內在的創作思維與邏輯。沒有切斷過往的急切、沒有刻意展現的噱頭,一切得來漸進天成。
當『樹枝孤鳥』高鳴、當『純真年代』來臨,眾人才驚覺伍佰之"鋼鐵人"竟已誕生,目的並非在"超前時代"(自然也閃開了同儕與後輩每逢專輯就需面對"招牌風格"與"求新求變"之雙面刃反覆迴旋),他要解決的,是自身與當代生活的問題。
此刻,伍佰著裝完成,『太空彈』發射。經常被高舉為"台客文化"代表人物的他,此刻開始航向宇宙。
星際的迷幻聯想,搖滾史上典範不少,伍佰大步跨開的同名開場曲,恢宏大氣的Space Rock格局,卻幾乎可追溯那曾經滾動「少年仔,安啦!」的藍調基底。速度加快至碎拍奔馳的「寂寞叢林」,反差地呈現著失重飄浮感;一路殺到「閃光魔術」及「風火」,充滿遊戲性格的歌詞已藏不住後頭爆烈的音場,至此,聽者幾近可全窺他冷峻卻華麗的"鋼鐵人"全貌:搖滾和電子、激昂與迷幻,從Primal Scream(原始吶喊)到Prodigy(超凡),甚至是初出道時的Black Rebel Motorcycle Club(黑色機車俱樂部)與當紅新寵Glasvegas,互通的視野、共震的心靈。近尾聲的「新聞秀」又再驚人翻轉出Massive Attack以降的Goth-Hop路線,闇黑歌德,威脅潛伏,已達同儕難及的高度。
若說「失敗的權利我想每一個人都有 / 成就的意義 / 對我很難懂」這歌詞,是對李宗盛「和自己賽跑的人」所代表的那個世代的反思,「為什麼都不在乎小孩子成長的回憶」等對現況的回應,無疑更展現伍佰擁有如當代饒舌歌手般敏銳直言的本質。
有意思的是,「鋼鐵人」之外,伍佰以「太多的愛」那Stereolab式的簡約Synth-Pop,再次洩露他對可愛一事,有超乎期待的掌握。以此角度來看,伍佰恐怕比當下任一偶像都更顯年輕(內地媒體以"妖男"、"冷豔"讚賞他於《你是我的花朵》巡迴演唱會的表現)。
最終從內在、外在,回到大家熟悉的現在,重溫『愛情的盡頭』時期招牌情歌風格之「時光雨」為『太空彈』作了結。
這一切,伍佰顯然並非企圖令我們吃驚而為之,但我們的確深深地感到,未來正在發生,因而無止盡的,興奮。